• 0028 摄魂咒

  从阿雯那里获取的信息不单是梁伯没有离开HK,更重要的一点是,阿雯说当初要杀我和春哥的,可能就是梁伯。其实这点我也猜到了,我也去验证了一点点,但是不敢太深入的去验证,毕竟关系那么好,即师父之后另一个似亲人一样的长辈,如果发现是假象,确实难以接受。

  不过既然现在阿雯已经把事情摊了出来,我想我没法逃避了。有些事情,不是你不去面对就不存在。

  我想阿雯见我不经世事,可能以为我真的完全去配合他们。但其实,还是师父教的那句话:勿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何况他们是公家的人,跟公家人打交道,是最危险的,因为官字两个口,出了什么问题,他们怎么说都行,倒霉的绝对是我这种临时工。

  回到住处,春哥已经回去了,我开门的时候他正在看岛国艺术片,坐在电脑前,流着哈喇子。精虫上脑的人,我也不愿多说了。

  点了根烟躺在沙发上,在思考梁伯为什么要杀我们,是他带我们来到这里的。并且很多事情,如果不是他在推动,我们也不可能会接触到。最最重要的是,如果他要杀我们,有很多机会可以下手,犯不着绕这么多的弯。

  如果师父在就好了,他总是能一语戳中要点。我忽然好怀念以前的日子,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师父教我练拳,还有阴阳之理,种种往事像电影一样在脑中回放,似乎还有长笛伴奏。

  在客厅坐到半夜,我想出去走走,顺便看了一眼春哥房间,他已经停了下来,但是纸篓里的卫生纸多了好几坨。这样下去,真担心他随时会暴毙。梁伯说精虫是纯阳的东西,用纯阴的,就能吸引出来。

  可是这纯阴,只是个概念而已,具体什么东西我也想不到。我轻轻合上了门,独自出门。在外面散心,虽然已是深夜,但这个不夜城,似乎并没有冷清下去的准备,依旧热闹非凡。

  我不喜欢热闹,所以不知觉的就往人少的地方走,在一个巷子里时,手表罗盘突然震动起来,这也是梁伯特地为我定制的,像手表一样的罗盘,简化了很多功能,但是带起来方便。

  我一看罗盘指针的方向,快速跑过去,只见一个男人一脸惨白,躺在垃圾桶后面,摸了一下,还有点气息。

  酷匠网)"正'v版首◇发.¤

  这个世界,有缘,总会遇见。有孽,也一定会再遇见。我和双魂煞,就是孽!

  我顺着指针所指方向,拔腿就追,绕过弯后,就发现了双魂煞,她也发现了我,跑的非常快。但是我这次是下定决心灭了她,所以憋着一口气,不停的追。双魂煞跑出了巷子,奔向大街,但是我紧追不舍,随后她上了天桥,然后跳下,落在一辆大巴的车顶上。以为这样就能甩掉我?在这里,最不差的就是各种大巴了,我也跳上了一辆大巴,两辆大巴虽然隔着一百来米的距离,但是幸运的是前面红灯,距离一下拉近了。

  双魂煞又跳回了马路上,我也跟在后面紧追。这时候一声尖锐的刹车声,我本能的撇头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男人从车里下来,也加入了这场追逐战,而那个男人,就是曾经交过两次手的神秘男人。

  男人背着一个挎肩包,好像是有准备来抓双魂煞的。

  我和神秘男人一左一右夹击双魂煞,双魂煞只能直线方向逃跑,最后溜进了一栋烂尾楼里,我和神秘男人同时在楼下汇聚。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心照不宣,不管最终目的如何,但是目前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先把双魂煞搞定。

  “搞定这个,我再废了你!”神秘男人毫不客气的说到。

  我也不示弱,哼了一声,“谁废了谁,还是未知数!”

  然后一起上楼,因为有罗盘指示,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双魂煞的位置,在十三楼的一间房子里面。双魂煞无路可走了,因为这么高,就算他不怕疼,跳下去,也能摔个粉身碎骨。

  “你干嘛这么急,我会去找你的!”双魂煞飘散着长发,对着神秘男人道。

  从这句话,我似乎猜到了一些事情,七脉锁魂的,就是这个神秘男人。而双魂煞,在不停的吸取精气能量,就是为了日后找神秘男人报仇。

  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买包瓜子,坐在一边好好看戏。

  神秘男人哼都没哼一声,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墨斗。

  墨斗,鲁班所创,木匠要割或者劈时,为了准确性,都会用墨斗弹一下。所以墨斗弹了之后,不是用斧头劈就是用锯割,这种意识已经嵌入我们华夏文明的子孙的灵魂中,所以异界东西在潜意识里特别怕这个。这也是为什么墨斗也能辟邪的原因。

  神秘男人抓住了线头,然后将墨斗盒向我抛到,我接住了,两个向双魂煞逼近。随后我突然一个前滚翻,再将墨斗盒抛回神秘男人手中。如此,双魂煞被夹在了墨斗盒之中。

  神秘男人接住墨斗盒之后,转了圈,又将墨斗盒抛向我,我们互动几下,就将双魂煞困在了墨斗线中。

  双魂煞在痛苦嚎叫,我有些于心不忍,但是公义和良心,孰轻孰重我还分得清楚。

  我和神秘男人也算是合作默契,几次双魂煞想逃,都被我们合力按了下来。很快,我们合作无间的将双魂煞用墨斗线捆在了房间的承立柱上。

  我拍了拍手,这一具女尸里面可是藏着三只魂啊。除了女尸本身怨气冲天的魂之外,还有两只无知的双魂。

  神秘男人拔出了桃木短剑,《荆楚岁时记》记载:“桃者五行之精,压伏邪气,制百鬼。"我本以为神秘男人拔出桃木剑是要灭了双魂煞,谁知道他手腕一转,桃木剑刺进了我身体里面。虽然桃木不算太锋利,但是我也被刺破了点皮,连连后退。

  而这时,神秘男人一个测身踢,我直接往后飞撞在墙上,滑落在地起不来。

  “多事!多事!叫你多事!我今天就摄了你的魂!”神秘男人发牢骚般,从包里抽出了一张符,那符我认识,摄魂符。

  干!我手在身后乱摸,烂尾楼里最不差的就是板砖。我也摸到了一块,只等神秘男人一靠近,我就给他来一发。

  神秘男人在摄魂符上呸了一口唾沫星子,然后开始念摄魂咒,向我冲过来。我抓紧时机,迅速将板砖砸出,但是不幸的是,他似乎早就看出了我的意图,轻而易举的避开了,然后将摄魂符稳稳的贴在我额头上。

  随着他嘴里摄魂咒的念动越来越快,我只感觉灵魂快要被抽出身体了,精神越来越恍惚。意识也越来越弱,我拼命的念着:“一加一等于几?等于二,九乘九等于几?等于八十一。”让自己的意识不至于完全瘫痪。

  可是只坚持了三十来秒,我就不记得九乘九是等于几了。

  完了,大意了,自己真的要被摄魂了,魂被摄走了,我就会像个傻子一样,流着口水,见谁都是呵呵呵的笑。

  就在我感觉自己的魂要被完全抽走时,还没来得及安装玻璃的窗户上,一个披着黑衣斗篷的男人吊了进来。听脚步声,应该是个老人。

  老人两步轻点,直奔神秘男人而来。神秘男人赶紧收手停止对付我,转而去接招。

  两人实力相当,但是稍微一比较,还是老人占了上风。神秘男人每次出招,老人都能卸掉,而老人出招,三招就有一招,神秘男人无法躲避,必须硬抗。

  老人和神秘男人激斗一番,正要分高低的时候,门外又冲进来一个人,穿着白大褂,带着一个大大的口罩。应该就是那个杀春哥的凶手。

  席八,全齐了。

  白大褂从大大的口袋里抽出一个黑色的袋子,直奔双魂煞。但是老人一记扫堂腿,把他跄了几步,还没站稳,神秘男人又是一脚踹过去,把白胖子踹翻了。

  白胖子被踹翻后,黑老人趁着神秘男人还来不及收力,顺势锁住了神秘男人的喉咙,这招够奸,我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