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7 摆明车马

  再看小张家外的风水。而本应该呆在水里的玄武,现在也东边几个高高的竹竿吊了起来,估计早就晒成了王八壳,不过幸好青龙在竹林上还可以飞飞,但是就不能翱翔了。

  小张知道自己闯祸了,咬着手指头,怯怯的说:“那我把门换个方位开,是不是就行了?”

  我眼珠上翻,这人没得救了。他家的门朝哪开,关神兽方位毛线事。

  现在找出了弊端,就要改一改风水,这是个大工程,我可以在这件案子上耗上一两个星期,慢慢调查阿雯的事情。

  叮嘱了小张一些事情,我就跟春哥告退了,没有回去,而是再探昨天可疑的村屋,这次有了充分准备了,春哥已经邀了一帮兄弟帮忙了。

  路上我还给梁伯打了个电话,问了下他什么时候回来,梁伯说可能年轻是回不来了,他们在东北那边有大案子。然后再咨询了一下关于精虫的事,说我有个好朋友被精虫进了脑,不知道怎么弄,怕时间久了,会出什么大问题。梁伯告诉我说,精虫那东西不会与体内的东西有冲突,只会印象一下思想而已,如果要引出来,也不难,精虫是纯阳,找个纯阴的东西在春哥耳边或者鼻孔上,引诱出来就行了。

  虽然暂时不知道用什么纯阴的东西引诱,但是有了解决方案,我心里也舒坦了不少。

  到了那栋村屋,我和春哥先在角落等着,等着春哥的兄弟来帮忙,可是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见人来。春哥打电话去催,那边才想起还有这茬,才开始动身赶过来。我虽然有点气堵,但是想想也释怀了,古惑仔嘛,那么有时间观念就去中环上班了,谁还当古惑仔啊。

  在等那批古惑仔来的时候,我和春哥还发现了另一个问题。三点多钟的时候,来了一辆轿车,车上下来一个女人,穿着职业装,虽然她穿了职业装,但是和春哥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就是昨晚那个爆乳站街妹。因为那胸器,绝对傲视群艳,现在穿着职业装,也让我担心扣子会不会随时被爆掉。

  我们暂且就叫她爆娘吧,因为实在太爆了。爆娘进了那栋装满摄像头的村屋,很久都没有出来,之后再过了一个多小时,春哥的古惑仔兄弟来了,他们一下车,就装成两派在打架,慢慢将打架圈移动到村屋门口,胡乱砸东西,当然,主要目的是把摄像头和门砸坏,很快,两个摄像头和门都被砸坏了。

  而这时,警车来了,一大批警察下来。这有点出乎意料,在这偏远的屋村,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警察,看来春哥的兄弟要遭殃了,不过没关系,事后我会出钱把他们全担保出来,再每人给点酬劳费,不能让人家吃了亏。

  不过事实证明我多虑了,因为警车一到,那批古惑仔撒腿就跑,很明显见惯了这种情况。

  警察见人都跑了,追了一段路,就又回去了,但是留下了两个人守门。

  真是奇怪了,一个村屋居然要警察来守门。现在摄像头坏了,但是警察却守着,看来还真不好办事。必须得把这两个警察支走才行,我琢磨了一会,拨通了报警电话,谎称有人砍人,地址当然就在这附近。

  我这边电话刚挂,守门的两个警察就有一个跑开了,估计是我去报警时报的事发点查看。现在还有一个警察在这,我拍了拍春哥,春哥一脸苦相,明白我的意思。

  只见春哥绕开了,在警察能看见的地方出现,然后等了一会,一个大妈路过,春哥果然过去掐她屁股。大妈嚎叫起来,那警察也跑了过去。

  我抓紧时机,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过去,然后溜进屋村。

  冲进村屋里,里面跟一般的房子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客厅一个人都没有,我紧挨着墙,开了第一扇门,没人,布了一层灰。然后依次把门全开了,都没人。我干脆不再那么小心翼翼,直接跑到楼上去,依旧没人。

  一个人都没有,那些人去哪了?

  我回到一楼,正犯愁时,反应屋子里很多地方都布了一层灰,显然是没用过的,但是唯独厨房的橱柜,灰尘最少。于是靠近,试探着推了一下,开了,后面是一条通道。

  我舔了下舌头,在旁边找了根木棍,握在手里就进去了。楼梯一直往下,然后转角,我靠在转角墙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里面除了一些微弱的嗡嗡声之外,一个人的声音也没有。

  终于,豁出去了,我一下翻了过去,结果傻住了。

  五个穿着西装的人,齐齐看着我。他们居然都在等我!在那五个人脸上扫了一遍,发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阿雯。

  阿雯和其他三个女的战成一排,他们前面是一个男的,流着中刘海,有点胡须扎,看起来有点痞。

  “不错嘛,还是让你找来了!”那男的说着起身,向我走来,同时伸出了手。

  我像这阵势要棍子也没用,就丢下了,和那男的握手。

  “我叫大兵,你好啊,陈一刀。”男的笑到。貌似没有任何敌意,我出于礼貌,微微点了下头,然后盯着阿雯,阿雯避开了我的目光。

  “找到这里来,想干什么呢?”大兵松开我的手,从新坐回到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我抱起双手,靠在墙上,反问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

  大兵笑了,说他们是超自然事件调查科的,属于警队,但却不在编的一支隐形队伍。不过宗旨都一样,为广大市民服务。

  难怪,春哥的几个兄弟打闹没一会,就有大批警察过来,敢情都是一家的啊。

  大兵和我开诚布公,说阿雯是他们的人,接近梁伯是为了查之前的一宗富豪命案,虽然那间案子在表面上已经结了,但那是给媒体的说法。因为那个富豪的死法不一样,之后大兵还给我看了一下案发地的照片,粗一看确实没什么,那富豪像是自然死亡,但是仔细一看就发现问题了。

  因为富豪房间里,含有一些风水的东西,最明显的,莫过于书桌上的三面镜子还有窗户上的风铃,镜子轻微弧度排开,都照向富豪的床。之后大兵补充说,梁伯曾经为那名富豪看过风水。

  ~酷w匠=网永久W免费-¤看&小说

  明白了,这富豪是被人用风水阵逼死的。不过我的直觉却不认为这是梁伯干的,因为这也太低级了,风铃本来就是招惹灵界东西的,先用风铃把灵界东西招进来,再用镜子聚向富豪床上。这种阵法,初入门的都会,梁伯不可能会这么低级。他完本可以杀人于无形,并且查不到任何痕迹。

  因为这个案子,所以大兵才让阿雯接近他,查资料。之后我的出现,阿雯也如实禀告了,阿雯暗中观察了我一阵子,觉得我跟梁伯不是一伙的。所以今天我混进来后,他们没有及时掩饰逃走,反而从容的等我。

  经过他们的一番介绍,和对我的态度,我弄明白了,这是要拉我入伙。如果不入伙的话,我很有可能被遣返回去。

  呵呵,都说管子两个口,没事少跟他们打交道。

  我现在算是赶鸭子上架,不过想想也不坏,跟他们一起,我也能获取很多我无法弄到的资料。就比如梁伯现在的行踪,梁伯告诉我他在东北,但是他们让阿雯给梁伯打电话,然后定位,发现梁伯还在香港。

  简单表了下态度,我就出去了,阿雯跟着我一起出来。我有点生气,不想理她,但是随后又觉得没什么,可能是性格问题吧,不会生女孩子气。

  从阿雯口中得知,他们手底下有很多案子在进行,都是些超自然力量的,但是没有一个是跟桔子山的风水阵有关。看来现在围着风水阵转的,一共有三股力量,一股是神秘男人一派的邪恶力量,一股是暗中就唐枫的正派力量,第三股就是阿雯这股隐形部队,虽然他们暂时还不知道风水阵的事,但是很快就会查到一些痕迹。当然,还有一股势力最弱的,就是我和春哥唐枫三人。

  这个游戏貌似越来越好玩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