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唐枫收了伤,还没完全恢复过来,所以今晚的行动就没有准备通知他。我和春哥两人过去踩点,并且,估计也不会遇上什么大麻烦。

  在路上的时候,夜幕已经拉开,这个不夜城的夜生活开始拉开序幕。路上一些打扮妖异的年轻人,不知道是要去参加那个舞会,还有推着骨架车和吉他的少年,不知道是要去那个街边点唱歌赚钱。

  春哥看着车外的风景,笑说以前他也这样,迷迷茫茫,到晚上就出来玩,也不知道自己玩了什么,怕空虚,所以结伴,可是结伴也不能抵御空虚,只能是一群空虚的人一起空虚。然后可以骗自己,说自己其实不空虚,没有在虚度这最美好的青春光阴。

  我惊奇的看着春哥,问他怎么突然这么文艺了。春哥嘿嘿傻笑,说他现在晚上睡觉时也会看看书的,虽然一开始有点吃力,但是慢慢发现,文字也有很独特的魅力。

  最mO新8章|节R上酷匠网

  我拍了拍春哥的肩膀,让他继续保持下去。春哥点了点头,然后有些犯愁的说这本书看完了,不知道还有什么好看的。于是我问春哥看的什么书,结果差点喷血,居然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潘金莲的艺术人生》。

  虽然我内心在喷血,但是我脸上没有太大愕然表情,因为我也不懂文学上的东西,或者这本书真的很有艺术价值呢。于是悄悄用手机谷歌了一下,呵呵,搜不到。估计是地摊文学。

  下车后走了一段路,就到了阿雯待过的村屋,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因为好像没有哪个独立的村屋,会在门外挂上监控头。

  我对春哥使了个眼色,然后两人退出监控范围,想着怎么混进去。

  可是在村屋转了个圈,发现这里每个地方都有摄像头,一点死角都没有。这可真的麻烦了,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阿雯百分百有问题。

  春哥摸着下巴,想了会,说不如他找几个兄弟过来帮忙,打一场架,然后我混进去。我想了想,目前也只有这个办法了。于是让春哥打电话叫人,春哥掏出手机,走到一边,我看着他正要拨号,他手却抖起来了。

  “怎么了?”我急忙问道。

  春哥哆嗦着手,指向前方,嘴里呢喃道:“波,波,好大的波!”

  我顺着他抬头看去,原来是一个穿着暴露,胸器大的吓人的女生冲我们走来,嘴里还带着坏笑。

  不得不承认,我也咽了几口口水,手脚也有点抖了。

  大波妹走近后,刻意的抖了抖胸器,波浪耸起幅度惊人。

  “两个哥哥,要不要开心一下啊?”大波妹对我们说到。我咽着口水,紧张的摇头,额头也都是汗。

  春哥倒是没有急着摇头,而是坏笑着问自己会不会被这两个大波给闷死。大波妹哈哈一笑,说春哥好坏,然后说我还怕你顶死我呢。

  看春哥迷乱的眼神,我知道这家伙,哎……精虫上脑了,我得体谅一下他。但是可以体谅他,这个时候肯定不能依着他,于是抢话对大波妹说不用了,我们是文艺青年,在这里看风景呢。

  说完我也奇怪了,这个地方,不是繁华区,只是屋村而已,怎么会有小姐突然出现?我警惕的打量着大波妹,大波妹又抖了抖她傲人的胸器,这一抖,春哥也跟着颤抖了一下。

  大波妹看出我比较有话事权,于是勾着我肩膀,问我叫什么。春哥连忙回答说了刀哥。然后大波妹哈哈一笑,勾着我下巴:“刀刀,你的小刀刀呢?”

  算了算了,受不鸟了,下次再来吧!我赶紧拉着春哥走,春哥不知道是不是脚软了还是舍不得,几乎是被我拖走的。出了屋村,春哥突然指着一只猫,说那是母猫。

  我眼睛一亮,春哥怎么这么好本领了?问春哥怎么看出来的,他痛苦的说因为他有反应了。自从那条精虫钻进他脑子里后,他看见母的就会有冲动……

  人活到这份上,跟牲口没区别了。我苦心教育春哥,说我们是人,人不能单纯的为荷尔蒙而活,不然就是牲口了。

  春哥叹气说他懂,但是现在精虫上脑了,他也没办法。我脑子一翁,哎呀,真是够畜生的,春哥精虫进了脑子,我却没有想过怎么弄出来。看来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把春哥脑子里的精虫弄出来,不然他做事的时候看见一些母的牲口,突然发qing了,就完蛋了。

  春哥问我可有什么良招,我想了想,说拿烟熏,或者闷气,让大脑缺氧,把精虫闷死去。实在不行的话,就把脑壳撬开,把精虫挑出来。

  听完我的对策后,春哥连连摆手,说不必了,其实精虫上脑也没什么,感觉挺良好的。他蛮享受这种随时随地的勃起,这种感觉很好。

  看他这样,我内疚,不是我,他也用不着受这么重的罪。这边由于设防了,所以一时没法潜进去,只好搁置,改天做好了准备再来。

  第二天上午过去帮老太太找了个墓地,给埋了。下午再接了一单案子,之所以接的这么紧,是想让阿雯误以为我们都在做事,没时间去理会别的事情,让她放松警惕。

  这个案子主人是对很逗的父子,姓张,有点钱,这钱好像是08年金融危机赚的。当时所有人都看好市场,这老张去买对冲基金,一点也不懂,但是有个算命的说他应该进入金融市场,发大财。然后把所有的钱都砸了进去,当时金融市场一片欣欣向荣,老张觉得只有与别人逆着来,才有可能赚大钱。

  结果,刚买进去之后,雷曼兄弟就申请破产保护了。整个金融圈崩了,这个不懂行,听算命先生乱进场的家伙,独傲群雄,赚的满贯。

  我看了看他家的环境,左边竖起了几根长长的杆子,还有一些红旗。右边结了做了一个大的平台,有一白多平米。前面还种了一些竹子,后面有口小小的水塘。看的出来,是刻意布置过的。我点头,说这风水布的不错啊。小张听见我夸后,赶忙邀功,说这是他布的,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老张见小张邀功,又抢话,说自从布了这个风水之后,家里反而慢慢的倒霉了。

  我笑了,问小张,是谁告诉他左青龙右白虎的?

  小张说电视里都这么讲的啊,这个怎么可能有错。

  我呵呵,中国人喜欢押韵这个习惯,真是害死人啊。

  然后跟他解释,首先东西南方各有七个星宿,东方的角亢氏等七星形状如龙,西方七星似虎,南方七星似鸟,北方七星似龟,这是在星宿上定四大神兽的方位。所以确切来讲,应该是南朱雀北玄武,东青龙右白虎。

  而古代建房通常都是门朝南开,习惯性的将南方称为前方,而小张家的门是朝东开的,还好是朝东开,如果是朝西开的话,更麻烦了。西在奇门八位中是死门,在风水中是鬼门,几乎没谁会把自己家的门朝西开,但凡朝西开的,也都会吸引很多灵界西。

  如果要四大神兽护家的话,应该按照他们的细心排阵,比如白虎,白虎凶煞,必须要低一点,并且一马平川任他奔驰。小张做了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平台,这是没错的,可是他弄错方位了,现在在平台上的不是白虎,而是朱雀,朱雀要在茂密的深林飞才行,怎么能在一个大平台上呢。

  听我解释到这,小张着急的问:“那白虎呢?我家的白虎呢?”

  “你家的白虎被你扔到玄武池里去了,淹死了。”我指了指西边的水池。不过幸好他门是朝东开,把白虎给淹死了,如果是朝北开,呵呵,白虎的位置太高,非的咬死这一家人不可。因为白虎的位置不能太高,像有些家里面装修,西墙的挂画之类的高过东边,那么这家就肯定会不合,经常吵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