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春哥使了个眼神,让她过去摸摸棺材里有没有其他的东西。

  春哥摇了摇头,但是经不住我的犀利的眼神,不得已,过去摸了摸,然后……我居然见他下面升旗了!由于他现在只穿着裤衩,所以很明显,我赶紧走过去挡住,低声呵斥他:“你精虫上脑了是吧?”

  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是啊,春哥刚刚真的是精虫上脑了。

  我在老太太身上摸了一遍,没异常,便让殇夫把老太太搬出来,问题肯定是出在棺材里面的!

  几个殇夫把老太太抬了出来,我在摸了一下垫的布,果然,头下面的布里,摸出了一把剪刀。

  棺里藏剪,后人不死也癫。

  够狠的,我把剪刀拿给老太太的小女儿看,小女儿愤怒了,大骂是哪个王八蛋,干这么狠的事情。不过,这件事是谁干的,就不是我调查的范围了,我只需要把问题解决,然后拿支票走人。不过,看在小女儿善良有孝心的份上,我还是提醒了一下她,能把剪刀放在老太太头下面的,肯定是在能接触老太太尸体的人。

  小女儿听完后恍惚了一下,随后眼神变得犀利。

  然后我问她,这个坟还要不要用,不用的话,就换个地方再埋,不过我的意思是最好别用了。因为坟地,一点再点,始终不是好事。

  小女儿表示这个随我拿主意,我表示钱到位什么都好办。

  然后说老太太的尸体暂时就放在棺材里,先连夜打个帐篷,免得老太太被太阳晒了,这两天就会找到新坟地。

  春哥由于摸了老太太,弄得一身味道,就把衣服脱了。而我,也因为在洞里时报了死尸,味道也不轻,把衣服也脱了。

  然后我们两个人,一个穿着红裤衩,一个穿着蓝裤衩,就像长大了的海尔兄弟一样,浩浩荡荡的下山。当然,下山倒不是急着回家,而是去了我们和唐枫的一个据点,等唐枫。不过可惜的是,等到天都亮了,也没见唐枫回来。

  春哥有种不详的预感,说唐枫可能糟了那怪男人的毒手了。虽然唐枫身手很好,但是那些邪门的东西,唐枫始终是菜鸟。

  我被春哥这么一提醒,也后悔自己大意了,穿上衣服匆匆赶去破庙,唐枫和神秘男人都不在。倒是后院,地上的泥巴被翻得很厉害,好像刚刚经历过炮轰一样。

  春哥怯怯的试探道:“唐枫这是遇害了吗?”

  我不确定,但是看地方的痕迹,肯定不是一般的格斗,而是用上了什么阵法。如果神秘男人在与唐枫搏斗期间,同时布阵,而后跳出去,引爆阵法,那后果确实不敢想象。毕竟唐枫对布阵这些东西不清楚,神秘男人可以边打边布阵,而唐枫不会起疑心。

  正猜测之际,另一边的墙外面,传来了唐枫的声音,他在叫我们,声音不大,但是也不小,就像面对面聊天一样:“在这呢!”

  我和春哥听见后赶紧翻过另一边墙,只见唐枫挨墙坐在地上,见到我们过去后,问春哥要了跟烟抽。我问他怎么情况,唐枫在一根烟燃尽之前,简单的说了一遍,首先我和春哥都猜对了。那男人确实用上了邪门手段,但是唐枫看出来了,他见到神秘男人后退的位置有点刻意,并且想种古怪的图形,就出动离开了后院的战斗圈。

  和神秘男人到了院子外继续战斗,最后神秘男人突然念了一个什么咒,同时一掌拍在唐枫头上,唐枫就感觉头晕晕的,站不住了,挨着墙倒下。而神秘男人要将唐枫置于死地时,突然出来了个老头,那老头穿着一身很大的,像死神一样的风衣,把自己裹的很紧,唐枫也是从呼吸上判断出那是老头。

  老头与神秘男人对打了一会,主动将战斗圈拉回了后院,然后唐枫就只听见后面不停的啪啪啪,就像打爆竹一样。之后老人跳了出来,唐枫喊他,但是老人却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消失在黑夜中。

  我琢磨了一下,能在紧急关头救唐枫,说明这人不是偶然出手,而是一直盯着我们,至少今晚是一直盯着我们的。但是可以判断的就是,对方是友不是敌。

  可以确定的是,现在至少有一正一邪两伙人盯着我们,而我们,虽然是棋子,但是是很重要的棋子,两边的人都在暗中角力,推我这颗棋子,从而决定胜负。

  我们三人一行回到据点,唐枫躺在床上休息,在我和春哥要离开时,他突然叫住我们。我和春哥转头看着我,只见他嘴唇轻动,像是有点害羞。

  我没有说话,让他先自己把情绪调理好。可是他嘴唇动了动,又笑了,摆了摆手让我回去。这怎么行,大家是伙伴,有话肯定要说出来。我想了想,唐枫想知道的应该是我们具体在干什么事。

  酷b{匠网唯◇e一正版,U其1他)r都是f'盗版

  唐枫都差点把命丢了,我再不跟他说实情,就太不厚道了,于是把事情头头尾尾跟他讲了一遍。他却笑了,说他其实对这些并不关心,他以前在垃圾桶里翻垃圾吃,没有人把他当人,所以当老爷子把他捡回家,给他洗澡换上干净衣服,并送他上学时,他就认定自己这辈子要为老爷子而活。

  老爷子要去世的时候,他特别迷茫,他不知道以后该用什么形式去延续自己的生命。所以当我找到他时,他觉得无所谓,可以试一试。但是经过昨晚的事,他体会到一种民族责任感,还有伙伴之间的合作,所以……唐枫抿着嘴点了下头。

  男人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语言,何况唐枫这种本来就不爱说话的人,我也心里神会,点了下头。春哥呵呵傻笑,说大家以后一起进退,就算这场游戏输了,我们的灵魂框架也会很大,来世也绝对是牛气冲天的大人物。

  我笑春哥终于开窍了,回到梁伯家后,阿雯在那边等我们,问我们昨晚的事弄得怎么样。我告诉她老太太棺材下被人藏了剪刀,才会让她家人遭受厄运,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这两天再找个时间,选块墓地下葬就完了。

  阿雯笑了,说让我们别太劳累,这些案子,就当是打发时间,别太拼。我笑了笑,然后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跑进房间里去,拿了一双运动鞋出来,给阿雯,就当是感谢她这么照顾我们。

  春哥在一边鼓动,说这双鞋我精挑细选了很久的。阿雯接过鞋,说谢谢,礼物她很喜欢,收下了。

  然后我让阿雯先回去,我和春哥已经忙乎了一夜,现在好困。阿雯很客气的笑着离开,他一出屋子,我和春哥就赶紧冲到电脑前,打开一个定位软件。

  这鞋子肯定不是普通鞋子,鞋子脚跟出安装了定位仪还有窃听器,这两个都是从鸭寮街淘来的,好装备。阿雯对我们太热情了,完全不像一个打工的,其次就是上次在追双魂煞时,她表现出来的体力,怎么都像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所以,我们要化被动为主动,阿雯很可能就是一把逆转形势的钥匙。

  我已经从梁伯那里找到了阿雯的资料,知道她住在北角。但是电脑屏幕上,显示阿雯离开我们这里后,并没有去北角方向,而是往荃湾方向移动。

  “果然有问题啊!”春哥冷笑一声,“这小妞,我迟早得扑倒她!”

  虽然阿雯此时并不是回家的路,但是我仍旧不愿接受她有问题,毕竟她是那么的热情,给人很善良的感觉。如果一切都是假的,那她真的太恐怖了,这世界太让人心寒了。

  定位软件已经设置好了路程以及时间记录,所以我和春哥洗了澡后放松之后睡了一觉。醒来时已经傍晚了,查看了一下定位软件,发现阿雯早上八点离开我们这,十点钟左右到达荃湾的芙蓉山,并且在山脚下一个屋村里呆了两个多小时,才离开。这两个小时,阿雯几乎都没有活动过。

  那么,突破阿雯的这条线索,很可能就是这栋村屋。我让春哥把地图截下来,传到手机上,然后准备访问一下这栋村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