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街!”春哥大喝一声,然后像打地鼠一样,连着一下踩爆了五六只“螃蟹”。我被他吓得无语,赶紧拉住了他,让他别乱动,这东西还不知道什么个情况。

  被踩爆的“螃蟹”溅了很多荧光液出来,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而那些没踩爆的“螃蟹,”好像也没有自己的意识,都是胡乱往两边爬,碰到墙后又返回,终于,那些“螃蟹”互相碰撞在一起,开始了彼此之间的撕逼大战,你卸掉我钳子,我卸掉你胳膊。

  春哥呵呵一声,说让他们自己咬完了就得了。我也在查看这里的地形,刚刚无毛怪明明不见了,并且已经死了的,怎么突然又出现了。可是我还没有找出无毛怪刚刚藏在哪,春哥就拉着我赶紧往后退。我一看地上,糟了,那些螃蟹被互相咬破壳后,居然从里面爬出了一只只挪动的虫子,这虫子有眼睛,也闪着荧光。

  那些虫子就像蛆一样,足有小手指那么大,并且这些蛆有又长又细的尾巴。好像不是蛆,而是精虫,是真的精虫……那个无毛怪,里里外外都是精。

  这些精虫盯着我和春哥看了一会,似乎在商讨要不要发起进攻。

  我拍了拍春哥,让他赶紧跑,我在这边先顶一会。春哥如获大赦一样嗯一声就往后跑,一只精虫朝我爬过来,我一脚踩爆了他的头,却引起了其他精虫的愤怒,集体发起了攻击。

  席八,我也赶紧跑。在长明灯处时见到春哥又闷着声音跑回来了,张着嘴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不停的指着第二个拐弯口。

  我便自己跑过去看一看,也被吓得够呛,只见第二个拐弯口那边被挖了一个大坑,很深的坑,而坑下面是一条巨蟒,盘在那里,轻轻的挪动,似乎开始苏醒。

  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最怕的就是这些没有脚,在地上蠕动的玩意儿了,现在五路口走了,要想从这条路离开,除非跳下大坑,然后踩在巨蟒头上,让它送我们在坑的另一边上岸。

  不得已,我也往回跑,那些精虫爬的虽慢,但也有条不紊的前进,春哥似乎已经绝望了,走到墙壁上,用头轻轻撞着墙。我问他干嘛呢,他哭着说撞晕了就好了,醒来就没事了。

  紧急之下,春哥给了我灵感,这走廊宽度约一米三左右,好像手脚各顶一边的话,能爬上去。

  我试了一下,墙壁不滑,很容易就爬了上去。我开始爬的时候并没有叫春哥,因为我想让他把恐惧的情绪发泄一点,待爬到春哥头顶时,我哼哼了两声,春哥一抬头,二话不说,照着我眼睛就是一拳。

  打完他也反映过来是我,找到了生机,也学着爬了上来,我们离地约两米多高时停了下来。春哥才跟我抱歉,说把我当成上面的尸体了。我说你丫尸体呢,尸体会跟你哼哼?

  那些精虫在地上转来转去,见我们上来了,也不急,就在下面,抬头看着我们。春哥哭腔说上面那些被当成蜡烛油的尸体,是不是跟我们一样,都是这么被逼上来的。

  我让春哥少说点废话,保存一下体力。上面那些尸体赤裸全身,又用专门的透明带包好,里面还有一种说不来的液体,为的就是保持尸身不腐烂,至于为什么在不用火炼而可以逼出尸油,我想可能跟这洞的结构有关。

  再想想这里面的东西,似乎猜到了一点头绪,无毛怪应该是个生辰特别的人,被挖空双眼,拔光所有的毛,然后用装满精(液)的玻璃器密封储藏,这是人造白虎,急煞。而那只蟒蛇,当属青龙。好啊,这一个洞里面,青龙白虎都全了!

  “死了!死了!上来了!”我还在思考,春哥突然苦到。原来是那些精虫,居然沿着墙壁爬了上来。

  席八!两三只冲锋在最前面的精虫很快就爬到了我手上,顺着我的手爬到了我脖子里,然后在我下巴上往我脸上爬。

  我深吸一口气,鼓着嘴,在精虫爬到我嘴角时突然哈的一声,将精虫爆了下去。但是这样不顶用,因为越来越多的精虫爬了上来。我赶紧再往上爬,春哥却爬不动了,他手脚一直在哆嗦,能不能支撑住都难说。

  “刀哥,你别不理我啊!”春哥侧眼看了一下我,见我在往上爬,紧张的说到。

  “hold住!”我无耻的回到,自己继续往上蹭,然后抱紧了一具悬挂在上面的尸体,总算是可以松口气了。我报的这具尸体的尸油还没开始炼,所以现在仍像刚死一样,睁着已经翻了白的眼睛与我脸贴脸“对视”。

  一只精虫爬到了春哥的脸上,春哥腮帮子胡乱鼓动,然后,那只精虫爬到了春哥的鼻子上,春哥把那精虫给哼飞了。而更恐怖的是,一只精虫爬到了春哥耳朵上,在耳洞前停顿了一会,从那里爬了进去。

  春哥不知道是耳朵太痒了,还是豁出去了,亦或是手软了,掉了下去。

  他一落地,脚上就缠满了精虫,我想这样怎么行,于是也手一松,跳了下去。与此同时,主洞那边也传来了落地的脚声。

  我拉着春哥往主洞那边跑,唐枫迎面赶来。

  “赶紧走!”唐枫大声叫到,然后掏出打火机,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点着丢在地上,那些精虫果然不敢靠近了,而我和春哥裤子里面也都爬满了精虫,索性把裤子脱了,丢进火堆里去助势。

  我让春哥先上,春哥说腿哆嗦,一下缓不过来,让我先上去,再拉他。这时候也不由得我婆妈,我赶紧顺着绳子爬了上去,可是刚出洞口,就见一个男人站在院子里,就是之前交过手的神秘男人。

  “你怎么又到这里来了?”神秘男人阴着声音到,充满了杀气。

  我冷哼一声,“我来搅局的!”

  “找死!”

  神秘男人直奔我而来,又是一拳照着面门,上次上过当,这次肯定不会,我索性不管他出什么招,反正也打不过他。既然要挨打,那你也别想好过。我抬脚直朝他下阴踢去,男人的拳头已经到我鼻子四寸地,不得已突然改变招数,去当我的脚。

  毕竟,我脸上挨一拳没大问题,他下面挨一脚就,呵呵,真的就要屌爆了。

  他一边去挡我下面,我上面也不虚着,照着他头上拍了一巴掌。虽然力都用在了下盘,上身无力,是很弱的拍了一巴掌,但是起码我先攻击到对方,气势上赢了不少。

  神秘男人见被我扇了一巴掌,怒了。

  一套组合拳打过来,我挡了几招后就吃不住了,最后被他一记双龙出海给顶翻在地上。

  “人间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使劲敲!”神秘男人站在我面前,恶狠狠到,我按着胸口,调理着呼吸。这时候春哥也爬了出来,正好在神秘男人后面,他草地地上一块碎砖就冲过去,男人听见了动静,转身一脚就把春哥踹飞了。

  神秘男人正要再动手,唐枫却从洞里出来了,他拍了拍手,很快了解了情况,对我歪了下头,很从容的说:“你们两个先走!”

  `r最(新》z章u节。{上q酷/匠网B@

  这当然好了,唐枫的本事我可是见识过的,我和春哥,两个人穿着短裤爬上了围墙,而这边,唐枫还在和神秘男人对峙中。

  突然,神秘男人突然出招,先是一个虚招,唐枫看穿了,轻轻避开了。而后神秘男人一记右腿高位摆踢,我心都吊到了嗓子眼,可是唐枫却不准备躲避,而是左腿后退一步,侧身,用右手肘硬接,把对方给压了下去。

  与此同时,唐枫右脚点地,顺势转身,左脚背踹在男人的肚子上。

  好了,既然双方实力差不多,我们就不用瞎操心了。我和春哥赶紧往老太太的坟地跑,等我们跑到时,老太太的小女儿已经到了,见到我们两人都只穿着短裤,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们两个。

  呃,她不会以为我和春哥去树林里那啥了吧?

  很快,棺材被刨了出来。我拍了拍手,很严肃的说,左边不要站人,开棺!

  棺材被打开了,老太太的小女儿眼泪就流了下来,跪了下去。

  哎,豪门中还有如此重亲情的女娃子,真是让人怜惜,我蹲下去拍着她的背,想安慰她,谁知她却嫌我恶心,狠狠瞪了我一眼,让我赶紧办正事,现在棺材都开了,还要干嘛?

  我咳了咳掩饰尴尬,走到棺材前,天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我让殇夫打着灯,照着棺材里面。这时候老太太脸上猛地的白布被一阵阴风吹走,她居然是瞪大眼睛的!恐怖的脸让人毛骨悚然。

  我不知觉的往后退了一步,问小女儿,老太太是不是有什么怨气啊?小女儿摇头,说死前见子女都跪在床前,是笑着离开,现在怎么会变成这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是死后遭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