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3 无毛怪

  富豪续命这件案子,就算这么结了。我再去阿雯那里,撕了另一个案子下来,也是一家有钱人,自从老太太去世后,家里就不安宁,觉得老太太阴魂不散,家里有鬼,让我去收。之所以接这个,是因为这家里桔子山的荒庙很近,我们可以偷偷过去,再回井下,了解情况。

  阿雯带我到地方后,我就让她走了。从现在开始,除了我自己招进来的人,都不敢太信任。

  酷G匠Xo网Zt永:久‘*免费看小y说:

  我在那家里四处转了一下,没有灵界的东西,再看了看风水,很明显也是找过师父设计的,风水很好,也没问题。

  再问他家的情况,自从老太太去世后,家里的人挨个生病,有时候甚至会在半夜听见客厅有拐杖声。这些都不算,最严重的是,在老太太入土三七二十一天时,家中老二甚至出了车祸,车头被撞烂,司机当场死亡。本来那天司机是放假的,但是那天他突然有点头晕,就打电话叫司机来开车,自己坐在后面。不然死的就是他了。

  他们说客厅半夜有拐杖声,我就让他们全出去,一个人坐在客厅,坐了一夜,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那拐杖声多半是幻听。

  我琢磨了好久,始终不得其解,风水没有问题,家里也没有灵界朋友,那怎么会挨个生病呢?甚至还有一个差点出车祸死了。

  最终决定去老太太的坟地看看,问了一下具体地址后,老太太坟地离荒庙很近,跑过去大概十几分钟的路程。于是我便说晚上去看看,让他们找几个壮汉,如果风水没有问题的话,就在半夜挖坟起棺。

  之所以半夜去,是因为我怀疑自己被人暗中盯着,半夜去的话,更适合私下行动。

  为了方便掩饰行动,我甚至挑了一个没有星月的晚上出发。那边找了四个壮汉,而老太太的子女,除了小女儿愿意一起去之外,都不敢去。

  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我和春哥马上带他们出发。而唐枫,我始终没有在人多的地方跟他接触,因为我不想他跟春哥一样被对手列进防范的名单里,他是我的一只暗棋。

  这个世界很阴险,要想赢,必须更阴险。

  老太太属马,子鼠午马,所以殇夫中是绝不能有属老鼠的,其次五行中无马三合的是马、虎、狗。但是这些我都没有事先告诉事主,而是到了山上时候,准备开始刨坟了,我才突然提出来,恰好四个殇夫中就有一个是属老鼠的,我让他赶紧回去,然后让老太太的小女儿回去再找个人来,这边接着刨。

  小女儿瞪了我一眼,气我为什么这个时候才说这么重要的事情。我笑了笑,说事情太多,疏忽了。

  小女儿也被我支走了,最后我让他们三个殇夫在这慢慢刨,但是不要太快,一点要慢。而后我找借口,和春哥一路狂奔,到了荒庙的后院。这里比白天更加阴冷。

  后院墙角已经放了一个包裹,里面有很多照明工具,是唐枫事先放在这里的,而他,现在则爬到了庙顶,坐在那里,仔细查看可能会过来的人。

  我先把包裹丢了进去,然后跟春哥翻了进去。这次因为有准备,所以方便很多了,用攀登绳绑在井口,丢了一个照明灯下去,顺着绳索滑了下去。春哥也紧随其后。

  下洞后,我环顾四周,照明灯能照到的范围并不大,其余的地方乌麻麻一片。

  春哥咳了一下壮胆,问我那个无毛怪去哪了。我也不知道,反正如果这是一个风水阵,就绝对不只放一个元素,肯定还有其他的。我们要找出所有的元素,然后推测出这个风水阵是怎么运行的,从而破坏它。

  我打着小电筒,慢慢的往洞深处移动,春哥紧跟着我。光束慢慢的在洞壁中移动,在前行了十多米后,突然,光束刚刚好像从一张人脸中划过。我赶紧把电筒回移,在刚刚人脸的地方,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难道是看错了?

  不管怎样,因为这茬,我们更谨慎了。又前行了十多米时,突然脚上猜到一个柔软的东西。我吓得赶紧往后一退,用电筒照地下,一直盯着前方,却没有看地上。

  地上那东西就是无毛怪,不过他现在已经没了生命气息,死了。怎么会死呢?我赶紧往回走,在上次无毛怪出现的凹口查看了一下,地上还有碎掉的薄玻璃,还有一些液体痕迹。

  看来无毛怪当初就是被保存在这里,看玻璃的工艺,这个风水阵大概布了有四五十年。

  用玻璃保存无毛怪,然后在这个时机点触发,看来这真的是一场很大很大的棋。我跟春哥又跑到刚刚发现无毛怪的地方,无毛怪却不见了!

  “刀哥,那玩意儿不会又爬起来自己走了吧?”春哥战战兢兢的问到。

  我不敢确定,因为那东西真的很古怪。

  先找到无毛怪吧,我们用电筒照了一下四周,空洞洞的墙壁,没有任何东西,倒是前方十米多远,地洞好像有拐弯,并且似乎有微弱的光芒。我大步流星的赶过去,原来那边墙壁上点了一盏长明灯,这等很古怪,一般的火都是红色的,而这个火确实黑色的,只是最外层才有一点点白色,难怪这么微弱。

  那盏灯看来也是风水阵的一个元素,我小心翼翼的靠近,在灯前停下,这盏灯只在墙里露出一个灯芯,没有灯油等,就我观察了五六分钟时间,灯芯一直在燃烧,似乎没有要暗下去的趋势。

  “哎呀!漏雨!”春哥突然叫到,我看着他,额头上一滴油腻腻的液体。再用电筒往上照,我们脚一下软了,只见上面挂满了尸体,用油纸包的紧紧的。

  用电筒扫了一下,那些尸体不下一百具,有些已经干瘪了,有些还很爆满,就像刚死一样。

  “刀哥,我们走吧?这太恐怖了!”春哥哆嗦着到。

  我没有理他,用电筒仔细扫着那些尸体,发现每具尸体的油纸下,都接着一根细管,细管最后汇聚在一起,通进了墙壁中。

  看来这盏长明灯用的就是上面的尸油,难怪会不灭,从尸体干瘪程度上看,这盏等应该亮了几十年。无毛怪,加上尸体炼油的黑灯。

  春哥看着我,眼神里似乎在问我要不要继续往里面走。

  我想了想,还是继续吧,既然已经进来了。可是才刚迈出一步,就听见主洞那边有动静,我按住了春哥的手,赶紧把电筒灭了,准备自己过去看看,紧挨着洞壁,慢慢到转角的地方,轻轻听,是很微弱的吱吱声。

  然后我突然转过去,用电筒照过去。原来是五毛怪,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到了刚才的地方,不过他现在并不是站着的,而是趴在地上,轻轻的用肚皮挪动,手脚摊在那里。

  我咽了一口口水,这有点怪啊,不科学啊。于是轻轻靠近,用电筒戳了一下无毛怪的背,结果他的皮肤一下破了,无数条像螃蟹一样的散着绿色的荧光从无毛怪身体里钻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