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死异乡的人,魂魄找不到归家的路。我将师父的扳指放在小箩筐里,这个扳指他带了几十年,有一点的感应,若是能感应到我在召唤他,自然会与这个扳指产生感应,很快就会到这里来。

  很多人以为招魂跟跳大神一样,要跳来跳去,其实这没必要,很多人之所以这么做,多半是为了收钱时,给钱的心里舒坦一点,毕竟人家又跳又唱的。

  将三片青瓦并排放好,分别代表天地人三界,木剑在手,快速报了一遍师父的生辰八字及详细的出生地。然后用剑刺向青瓦,青瓦没破。说明天界的门没敲开,无次魂。然后依次下去,三块青瓦都没有破。也就是说,三界都没有师父的阴魂。

  这也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招不到魂,就要奇门寻踪了。当初我进入曼谷,梁伯也是用我的头发和生辰算出我的具体地址,用的就是奇门寻踪。奇门其实应该算是古代的一种超科学,就像现代人能够利用电磁波传递图片和视频信号,转在电视里放一样。奇门用的则脉,与电磁波性质差不多。

  每个人都有独一无二的脉场,所以要找到这个独一无二的脉场,就必须用上那个人身体的东西,比如头发指甲,将头发指甲种的脉频激发出,从而与当事人的主脉产生共鸣,那样便就可以确定其位置了。

  我对奇门之术只是略懂皮毛,所以要用奇门寻踪的话,就必须用到发射器和接收器。

  师父的扳指常年佩戴,他的汗液皮脂,已经形成了扳指外一层光油,所以用扳指,也能激发出与师父相同的脉频。奇门很少用到咒语,大部分都是利用星辰的位置和时辰,风向和气温。然后适当的摆阵,将脉频发出。

  由于天空无星,所以无法参照星辰的引力影响,其实就算看得见也没用,因为我对观星一窍不通。在琢磨与探索中,摆好了阵,只差激发出师父的脉频了。

  小小的电瓶,正负两级都接了一根线出来,线头隔着一点距离,电流在空气中吱吱吱。我慢慢往扳指方向移动,电流吱吱吱,将扳指夹在电流中间,脉频发出。而那些在鸭寮街组装来的东西,将这微弱的脉频放大并且发出。现在只等着接收器有反应,虽然有反应了,我也不确定师父的具体位置,因为我奇门之术只是皮毛,但是如果有反应,那就说明师父还活着,说明梁伯从一开始就骗了我。

  可是,直到小电瓶里的电都放完了,接收器也没有反应。

  或者真的如此,人间地府,再无此人此魂。

  这是一个好消息,也是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梁伯没有骗我,坏消息是师父真的魂飞魄散。那个隐忍的老头,一边帮孤魂野鬼超度,一边担心自己坏了天道,来世要做畜生的隐忍老头,来世不用做畜生了,因为他已经没资格进入轮回了。

  现在这团乱麻已经可以确定了一点,就是梁伯一开始是没有骗我的,那我就应该循着这个线头再往下捋,如果找不出实际证据证明梁伯在摆布我,那就不应该去怀疑他。毕竟他是个胖子,胖子会小气,但是很少会有恶毒的。

  在山顶坐了一会,我打定了注意,遇到的那些事,都要管一管。风水阵,双魂煞,必须去管。就算管不好,也要插一手,搅局!不能让那些阴谋者得逞。

  }{酷:“匠)网3x永久{免费看e/小说`

  我将其中利害关系对春哥讲明了,下山后,他愿意回去,我也不会留,解了共生术让继续过以前的日子。他愿意跟我继续下去,我也不会拒绝,毕竟我也需要有人帮忙。

  春哥哆嗦着,让我说话不要这么严肃,感觉好像就要上战场一样。

  我很严肃的告诉他,这就是上战场。风水阵的阴谋绝对是巨大的,为什么战争时期,连锄地的农民也要去拼命,那些都是老实巴交,畏首畏尾是农民,他们那么怕死,却为什么突然豁出命,也不能让敌人入侵?因为灵魂!敌人入侵,民族文化被颠覆,文明的传承被掐断,后人就像没有了魂一样的人,想想看,你愿意自己的子孙后代成为没有魂的人吗?就像猪狗一样,纵然吃喝再好,也是悲凉。

  春哥思考了很久,到山腰的时候,很委屈的告诉我,让我用一种欢乐的语气跟他说这件事,因为太严肃了,他会紧张,脑子一团浆糊。

  我被他逗笑了,换了种语气说,我们现在要去玩一个游戏,赢了也不会得到承认,但是尽了我们的责任,而输了的话就会死,不过我们依然会顶天立地。

  春哥笑了,说懂了,就像小马哥一样,死也要站着死,而不要等到老了,躲在阴暗的房间里,发霉着死,让人嫌。于是他很愉快的告诉我,愿意陪我一起玩这场游戏,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却告诉他,他这性格跟猴子有点像,灵魂上已经跟猴子很匹配了,所以来生可能不能做人,只能做猴子,不过也好,怎么说也是灵长动物。

  春哥郁闷到山脚,忽然开窍了,说要多读点书,让自己的性格好一点,有修养一点,来世投胎做大富大贵之人。

  出了山,见到一个吸毒的男人在垃圾桶里翻烟头,春哥说这个人来世是不是要做猪狗?我说不用,因为现在已经是猪狗了。

  然后告诉春哥,今晚好好休息,明天继续做事,表面上按照之前的节奏,做好备忘录上的案子,但是私底下,我们要把风水阵和双魂煞的事追究到底。

  第二天,我们再去了要续命的富豪家里,一家人再次见到我的时候,就不怎么欢乐了。这可以理解,毕竟豪门无亲情,我来要他们的寿命,肯定不怎么欢迎。

  我摊开手,说办法已经出了,你们不照着做,我也没办法,这老爷子,要死要活,就跟我没啥关系了。虽然没续上命,但是钱,他们也没少给,支票签的快快的。我这种身份,自然不能去收钱,春哥代为接过支票,我们准备离开。

  到门口时,老爷子的保镖,唐枫追了出来,问我有没有别的办法。他现在倒不是想着老爷子能多活几年,而是喜欢老爷子能清醒一段时间,安排一下事情,不然的话,老爷子一手打下来的江山,就要被这群牲口瓜分了。

  唐枫对我和春哥有救命之恩,他开口了,我自然没法拒绝。何况他现在不是要求老爷子多活,而是清醒一会,交代后事而已。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告诉唐枫,那么老爷子可能交待了下事,今晚就要过世了。

  唐枫点头,反正老爷子也差不多了,与其躺在床上,听着家人争吵,不如让他起来自己做决定。总之,老爷子的心血不能毁了。

  这个其实不用我动手,我找到老爷子的主治医师,聊了一下,医师表示可以是可以,但是违反职业守则,他可能随时被吊销执照。既然医生不干,我就自己动手了,让唐枫弄了老爷子的头发和指甲给我,在香案前烧了三根香,然后把香接住,和指甲头发一起用符纸包好,然后丢进火里。算是催命吧,我这边在外面弄,里面唐枫就给我发消息,老爷子清醒了很多。

  大概两三个小时候,唐枫出来了,说老爷子交代了后事,去世了。而他,也被赶出来了。

  我很纳闷,唐枫怎么会被他们赶出来,他不是老爷子的保镖么。唐枫苦笑,说老爷子的子女,以前经常想通过唐枫知道老爷子的想法,唐枫一一拒绝,一家的人都得罪光了,所以现在,被赶走也是情理之中。

  我安慰的拍了拍唐枫的背,问他以后怎么打算。唐枫说他没有家人,是老爷子以前捡的,送他上学读书,学武,所以他为了报答,就一直陪在老爷子身边,做保镖。

  难怪唐枫愿意拿自己的命换老爷子的命,原来他们不只是主雇关系,还有这一段情结。

  我还想安慰一下唐枫,春哥把我拉到了一边,悄悄说唐枫身手这么好,不如招过来,我们以后做事也方便很多。我眼睛一亮,确实啊,唐枫的身手我见过,跟他对了两招,他几乎是气都不喘的就把我给卸了,如果他反击的话,我觉得自己抗不过三招。

  我对唐枫投出了橄榄枝,他笑笑,说无所谓,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去。我很确定的告诉他,我们现在要干的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

  有了唐枫这个猛人加入,我对这次搅局越来越有信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