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1 招魂

  唐枫看了看我,看他的眼神,估计纳闷我怎么会知道春哥有事,并且好奇春哥挨揍,我怎么会有事。但是职业性格促使他什么都没问,站起来拍了拍手,说他要回去了,他老板虽然躺在家里,但是家里才是最危险的,几个儿子个个都心怀叵测。

  我谢过唐枫,自己也是筋疲力尽,瘫坐在地上。春哥一滩下来就不愿站起来,在地板上滚啊滚的,滚到了茶几边边上,拿了烟和打火机,又滚啊滚的,滚回来,发了我一根烟,说抽根烟把自己魂招回来。

  我吸了口咽,好奇为什么会有人在杀春哥。春哥一时也不知道,说他好像没有得罪过什么医生之类的,他们出来跑的,在古代就有忌讳,杀谁都不能杀医生。所以现在的古惑仔也都有这种精神在里面,因为你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去找医生救命了。

  我同情的看着春哥,真实个单纯的春花,人家穿白大褂就是医生了?

  和春哥瘫在那里坐了一个多小时,春哥说让我先睡一会,他看着,怕那个杀人医生还会再回来。

  我怎么睡得着,一开始是怕春哥落单时会被双魂攻击,才绑的共生术,现在看来,反而会害死他。想想这一切的源头,都是春哥的兄弟还有前女友,是啊,这么多日子了,我居然把这茬给忘了,是时候把他们两个超度,然后跟春哥解了共生结,让他继续古惑仔去,跟着我才最危险。

  于是便问春哥关于那个兄弟和前女友的细节,听到一半,根本听不见去,脑子里都是杀手的事。便又打断春哥,问他屠夫医生是怎么攻击他的。

  春哥说就是拍啊,这里拍一下,那里拍一下,拍的很重。有时候还会戳一下他,反正就是打的挺奇怪的,一点也不像他们古惑仔打架,拿着家伙照着头一通乱打就完事,好像很讲究。

  拍人的打法?通臂拳?可是通臂拳不是这么个打法啊,并且那是个胖子,是万万打不出通臂拳的!那是什么拳法这么怪?我在脑海里搜索着任何一种可能,忽然眼睛一亮,绣春拳。

  这东西很冷门,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因为实战的话,除非练到一定程度,不然攻击性不强。并且打起来还很娘炮,就像女人打架一样,这里拍一巴掌,那里拍一巴掌,有时候戳你一下。知道这个拳法,也是小时候喜欢听稀奇故事,师父给我讲的。说是宫里的太监常见无所事事,打出来的一套拳法,这种拳最奇特的地方还在于它能拍散人的“阳”魂,所以被打者在挨打时,会产生女性化的思想。

  席八!难怪当时我躺在唐枫怀里时,会有幸福感,他撕掉我衣服,我居然感觉到一种狂野的兴奋。

  咦,真恶心。

  不过我想,那个人或许真不是冲着春哥来的,因为春哥的人际圈,好像不会出现什么高手。而如果这样一推测,那个人就是冲我来的,并且知道我与春哥绑了共生结,所以杀了春哥等于杀了我。

  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来对付我呢?这一点我有些琢磨不透,哎,有问题慢慢想,先把眼前的事料理好,我打通了阿雯的电话,想让她过来一下,帮我们找两个医生看看,但是阿雯却说现在有急事,脱不了身,不过没关系,她会打电话通知两个相识的医生过来。

  今天可真怪,我们差点被人给杀了,一向随叫随到的阿雯却说有事来不了。算了,我跟阿雯说不用找医生过来了,毕竟我不习惯让别人在自己的身体上摸来摸去,这里拍一下,那里捏一下。

  春哥还在囔囔着这里疼,那里疼。我知道,他不是矫情,是真的疼,我们都被打出内伤来了。我让春哥也回房休息,我自己一个人在客厅待待,捋一捋其中的顺序。春哥乖乖的回房了,我在佛像前点了三根香,这香很名贵,用的是印度老山檀撵制的,纯度特别高,小小一卷,价格逼近五位数。对提神净心,打坐冥思有很好的辅助。

  我在礼佛蒲团上打坐,调理,冥思。

  师父曾经教过我,若是事情很乱,乱到辨不清真假时,就往源头上捋。就像一团乱麻一样,从中间是无法捋好的,必须找到线头,慢慢捋过来。

  这几件事的线头在哪?我慢慢的往前捋,线头在泰国。对,那是一个线头,梁伯告诉我他是师父的好朋友,师父已经魂飞魄散了,托付他照顾我,于是我就跟着他来香港了。而在香港,发生的这么多事,我弄不清楚是自己误惹起来的,还是根本就一直是个棋子,被一只黑手在暗中推动,从而影响整盘棋的格局。

  从双魂到锁魂女尸,再到风水阵。对于这些事情,我到底是被动还是推动?

  再联系凶手的背影,虽然我一直排斥脑海中去怀疑一个人,但是事情到这,我不得不正视这个想法,并且验证。

  梁伯说师父死了,并且魂飞魄散。那我就起坛作法,为师父招魂,如果招不到魂,我就冒险用奇门寻踪术寻师父的行踪。

  除非人间再无此人,地府再无此魂,不然一定能找到。如果真的找不到,那么梁伯就没有骗我,我应该相信他!

  我在蒲团前打坐至天明,直到阿雯赶来敲门,才终止。阿雯进来后就问我伤势怎么样,昨晚到底出什么事了。我摇头,说没什么大碍,这种伤势就是一口气的事,一口气挺过来了,恢复的快,一口气没挺住,就拜拜。

  阿雯说昨晚她确实有事情,来不了。我理解她,谁还没个紧急事呢。但是我却不会相信她,至少目前不会,所以我没有告诉她我准备为师父招魂。

  白天阿雯带我们去看了看跌打医生,推了推血,算是应付一下吧。到了晚上,我就把阿雯迁走了,和春哥私下商量,问春哥哪里可以买到将信号发到的装置。春哥哈哈一笑,说这种东西去鸭寮街,鸭寮街什么稀奇古怪的电子产品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的,没有买不到的。

  于是我便让他带我去了鸭寮街,打车过去挺快的。这里有很大的品牌专卖店,也有堆满零件的小格子铺,总之一进来,就能感受到浓浓的电子气息味。

  春哥告诉我,以前在鸭寮街开铺子的,现在都是香港数码界大亨。这能理解,就像中关村一样,九七年在卖盗版光盘的,现在都成中关村风云人物了。抓住时机,大势所趋。

  在鸭寮街,我配了一个电磁发射阻止,以及接受装置。电子产品我不懂,但是对方简单教了下我怎么用,怎样是有信号。

  弄好这一切后,我们再去买了些香纸,元宝蜡烛,然后上山,在山顶设坛招魂。招魂用不上那些电子产品,所以就暂时放一边,插上了招魂幡,连着一盏孔明灯,孔明灯算是招魂幡的信号线吧。

  今夜乌云浓密,没有月亮,亦没有星宿,整个山顶,只有我们点的几盏蜡烛散发做微弱的星星之光。

  春哥蹲在盆子前烧纸,一直不停的打哆嗦,不知道是不是天冷了,还是被这气氛吓到了。

  酷U*匠A网唯一正{版qd,l2其L#他都是:盗.c版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分别为天地人三魂。天魂归天,相当于一个种子代码,没有太多的主观意识。

  地魂归地,也是我们常说的鬼魂,控制人的情绪,以及道德三观,人死后多半留在坟墓附近,此时的地魂则会因为生前的意识而做出高低之分。比如一个人心狠手辣,没有感情,那么他的地魂就跟恶犬一样,这样的魂,会自然的进入恶犬的体内,再次轮回出生,就成了一条狗。他的天魂也被销案,不复存在。当然,一只狗如果有灵性,非常的善良,那么他的地魂就已经拥有了成人的资格,狗死后,就会被吸入孕妇体内,出生为人。而佛道中讲的地府体系,其实只是虚构出来让世人更加容易理解而已。

  人魂主命,天地两魂有时候会离开人的身体,但是命魂却不能,因为命魂一离开,而人就死了。命魂也将消散,待地魂从新投胎时,在产生新的命魂。

  所以,我现在要招的,就是师父的地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5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