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行道里也弹出了一个男人,在急追双魂煞,那男人我见过,就是在荒庙的那个。

  我跑到春哥身体,问他怎么了,春哥捂着裤裆,说步子跨的太大,扯到蛋了。

  我们三人都摔的不轻,我赶紧扶起阿雯,阿雯揉着肩,春哥拦下一辆出租车,把里面的乘客拉了出来,然后对司机说警察办案。上车后,我回头看了一下,那辆摩托车也砸到了人行道护栏上,问春哥为什么会没事,春哥呵呵笑了笑,说有兄弟在电影公司做特技演员,教了他一些技巧。只是那个神龙摆尾,他没有料到自己会扯到蛋。

  呵呵,神龙摆尾,没练过的人会摆成赖皮狗撒尿。

  双魂煞和那名神秘男人跑的都很快,但是,呵呵,两只脚的怎么也跑不过四个轮子的。现在虽然急,但是总算有个喘息的机会,我问春哥怎么弄得摩托车,又是说“警察办案吗?”

  春哥摇摇头,“古惑仔砍人,现在抢你的车!”

  说完哈哈大笑,给我解释说屋村的人会怕警察,因为警察有权利,但是不会怕古惑仔,因为屋村里一群古惑仔。而这种有钱人的地方,他们不会理警察的,因为他们会钻很多程序漏洞,他们只怕古惑仔,因为古惑仔不跟他们讲程序。

  我忽然想起有些部门的作风了,“你跟我讲道理的时候,我跟你耍流氓。你跟我耍流氓的时候,我跟你讲道理。”

  追了一段路,到山区路了,司机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头,因为前面一男一女,动作速度都太怪了,而我们追他们,肯定也不会正常到哪去。于是突然一脚刹车,让我们赶紧下去,他还有老婆儿女要养,别害他!

  我们三个灰溜溜的下车,然后在后面跟着追。追了大概十几分钟,春哥越来越慢,落下一段路后,干脆直接滚地上,大声说他不玩了。倒是阿雯,我以前一直以为她是个文员,但是现在看她的体质,还有脸上那种坚韧的神情,绝对不会只是文员这么简单。当然,我把这个疑惑暂时藏在了心里。

  因为我们和神秘男人还有双魂煞的实力悬殊太大,所以最终还是跟丢了,不得不沿路返回。春哥还躺在地上,不过已经滚到路边了,估计是怕被过往的车子给碾爆了。

  回到家后,我追问梁伯现在的情况,她找了一下客户的记录,打了那个土豪地产商的电话,原来梁伯已经帮他看好风水了,只是要回来的时候突然有事去东北了。而后经过几番周折,终于联系上了梁伯,梁伯说他的手机掉了,所以才没法跟我们联系。我跟他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时,他停顿了十几秒,很坚定的告诉我,这件事不要再插手,就当作不知道。

  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装着不知道呢。但是梁伯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再理会这两件事,不管是双魂煞还是风水阵,这个自然会有人来处理,我还不够资格去管这两件事,分分钟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既然他如此坚定,并且说会有人来处理,我就不再管了,乐个清闲自在。

  可是在家里悠闲了两天后,骨头又痒了,不知道是不是梁伯也猜到我会坐不住,所以吩咐阿雯让我去做一些事情。

  长长的备忘录上,有十几宗单子等着解决,有些是灵异事件,有些是风水,都差不多,我就先挑了一个最简单但是钱最多的来做——给一个富翁续命。

  我撕下了那张单子,跟阿雯说先搞定这个,要去地点看看。阿雯就先打电话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