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9 富豪续命

  人行道里也弹出了一个男人,在急追双魂煞,那男人我见过,就是在荒庙的那个。

  我跑到春哥身体,问他怎么了,春哥捂着裤裆,说步子跨的太大,扯到蛋了。

  我们三人都摔的不轻,我赶紧扶起阿雯,阿雯揉着肩,春哥拦下一辆出租车,把里面的乘客拉了出来,然后对司机说警察办案。上车后,我回头看了一下,那辆摩托车也砸到了人行道护栏上,问春哥为什么会没事,春哥呵呵笑了笑,说有兄弟在电影公司做特技演员,教了他一些技巧。只是那个神龙摆尾,他没有料到自己会扯到蛋。

  呵呵,神龙摆尾,没练过的人会摆成赖皮狗撒尿。

  双魂煞和那名神秘男人跑的都很快,但是,呵呵,两只脚的怎么也跑不过四个轮子的。现在虽然急,但是总算有个喘息的机会,我问春哥怎么弄得摩托车,又是说“警察办案吗?”

  春哥摇摇头,“古惑仔砍人,现在抢你的车!”

  说完哈哈大笑,给我解释说屋村的人会怕警察,因为警察有权利,但是不会怕古惑仔,因为屋村里一群古惑仔。而这种有钱人的地方,他们不会理警察的,因为他们会钻很多程序漏洞,他们只怕古惑仔,因为古惑仔不跟他们讲程序。

  更;新最@◇快"上i酷¤匠f网`

  我忽然想起有些部门的作风了,“你跟我讲道理的时候,我跟你耍流氓。你跟我耍流氓的时候,我跟你讲道理。”

  追了一段路,到山区路了,司机突然意识到情况不对头,因为前面一男一女,动作速度都太怪了,而我们追他们,肯定也不会正常到哪去。于是突然一脚刹车,让我们赶紧下去,他还有老婆儿女要养,别害他!

  我们三个灰溜溜的下车,然后在后面跟着追。追了大概十几分钟,春哥越来越慢,落下一段路后,干脆直接滚地上,大声说他不玩了。倒是阿雯,我以前一直以为她是个文员,但是现在看她的体质,还有脸上那种坚韧的神情,绝对不会只是文员这么简单。当然,我把这个疑惑暂时藏在了心里。

  因为我们和神秘男人还有双魂煞的实力悬殊太大,所以最终还是跟丢了,不得不沿路返回。春哥还躺在地上,不过已经滚到路边了,估计是怕被过往的车子给碾爆了。

  回到家后,我追问梁伯现在的情况,她找了一下客户的记录,打了那个土豪地产商的电话,原来梁伯已经帮他看好风水了,只是要回来的时候突然有事去东北了。而后经过几番周折,终于联系上了梁伯,梁伯说他的手机掉了,所以才没法跟我们联系。我跟他说了一下这边的情况时,他停顿了十几秒,很坚定的告诉我,这件事不要再插手,就当作不知道。

  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装着不知道呢。但是梁伯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再理会这两件事,不管是双魂煞还是风水阵,这个自然会有人来处理,我还不够资格去管这两件事,分分钟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既然他如此坚定,并且说会有人来处理,我就不再管了,乐个清闲自在。

  可是在家里悠闲了两天后,骨头又痒了,不知道是不是梁伯也猜到我会坐不住,所以吩咐阿雯让我去做一些事情。

  长长的备忘录上,有十几宗单子等着解决,有些是灵异事件,有些是风水,都差不多,我就先挑了一个最简单但是钱最多的来做——给一个富翁续命。

  我撕下了那张单子,跟阿雯说先搞定这个,要去地点看看。阿雯就先打电话约了一下,那边求之不得,让我们赶紧过去。富豪住在山顶,我就纳闷了,为什么人这么怪呢,我们乡下,住在山顶的想拼命赚钱住到城市里去,而城市里面特别有钱的,又要住到山上去。人啊,奇怪的物种。

  保安开门后,几个男人还有女人一窝蜂下来,迎接我们,表现的很热情,很急切,就像见到救星一样。可是当我下车后,他们就都愣住了,阿雯给他们介绍,说梁伯会的我也都会。这真是高抬我了,别的不说,就说梁伯能用奇门制造幻境,这一点我估计再修炼二十年也不行。

  看他们似乎有点看不起我,行,那我等会坑死你们!

  我耸了下肩,问要不要去看看,不要的话,我就回了。

  这时一个老妇人走了出来,杵着拐杖,旁边跟着个佣人,阿雯给她介绍了一下我。那老妇人点头,说行,英雄出少年,说让我赶紧去看看她老伴。

  我打量了一下老妇人的样子,想先看看她的相,判断一下这家人到底什么个情况。都说看人先看眼,我首先第一印象就是这妇人眼角尾的夫妻宫,虽然此时已经因为年纪问题而起了很多鱼尾纹,但是从其皱褶程度来看,应该是平滑,夫妻和谐恩爱。但是位于眼下的子女宫却有颗痣,看来再有钱,也注定为儿女操劳。像叶子一样的时风眼,是个有涵养的人。

  大致瞄了这三点,对这个女人也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我被领进了别墅里的一件病房,虽说这不是医院,但是里面的器材感觉比医院还多,还有一批医生围着转。医生见我过来了,有点不屑的样子,我也理解,毕竟大家的立场不一样吗。

  我粗看了一下富豪的情况,一个中年男人过来问我是否能够续命,因为现在公司出现了状况,他必须好好的活着,等把事情交代清楚,过渡成功了,再死也没关系了。

  我心里呵呵,你就直接说交代分你钱吧!

  再看了下中年男人的眼睛,眼珠不是很黑,眼型平稳对称,但是下面中间却凹进去一点,是羊眼。这种人责任心比较强,但是却不会说话,人缘差。所以看来刚才我误会他了,他只是实话实说了而已,没有恶意。再看这男人眉毛,断了一点,兄弟无情的表现,哎。

  我不想再看下去了,富豪家庭,真的很乱啊!赶紧把富豪续命的事给办了吧。

  我咨询了一下富豪的主治医师,问富豪的具体情况,医师告诉我是正常的身体器官衰竭,人老了就是这样。这样,我心里就有底了,既然是命中所限,我可以用很简单的方式给他续命。

  我咳了一下,让富豪的儿子女儿都赶紧去洗个澡,好好的拉一拉,把身体拉干净,再饿一饿,让灵魂清醒一点,然后晚上咱再来做个小小的搭桥续命。

  由于晚上就要开始做事,所以我也懒得再回去,在这个豪华别墅转了几圈。忽然有点心疼师父了,他本领也不小,可是一生却没有怎么享受过。而梁伯就不一样了,那个胖子懂生活,圆滑而又不奸诈。

  中午我和老妇人坐在长长的桌子上吃是山珍海味,不过老妇人只喝了一点汤就回房休息了。但是他们一家人其他人却都饿着肚子,在旁边看着我吃,等我吃完了下指示。呵呵,有两个男的已经在咒骂我了,感觉我在耍他们。其实没错,我确实在耍他们,谁叫他们看不起我呢?

  我刻意眨巴眨巴着嘴,吃出声音来。这帮儿女确实饿了,有些已经在咽口水了。

  我吃完了,像土鳖一样擦着嘴,故意让他们嫌我。

  他们见我终于吃完了,等我下指示,我却拍拍手,让他们都打坐去。今天一下午,要撒尿拉屎的赶紧解决,解决完了再洗澡,今天一下午必须打坐,谁也不能动。

  于是,他们一边诅咒我,一边在院子里的草坪坐下。而我,在他们的骂声中微笑,见到这批人受罪,心里痛快多了。

  我饱饱的睡了个午觉,再开着别墅里的豪车出去转了一圈,兜了下风,路上遇见好几个爆乳美女对我抛媚眼,把我激动的差点出车祸。哎呀,对女人这方面,始终不能淡定处理。

  回去后,老妇人有点不好意思的问我,是不是该准备一些东西做法了?我说不必,要准备的东西随时都能拿,让她放心,然后再在游泳池里游了个泳,佣人贴身伺候着。

  享受了一天的富二代生活,我也是要干活了,不然这家人非拨了我的皮不可!

  我把草坪里的人全召集到客厅,让佣人把富豪平时用的碗拿过来,再拿双筷子。

  碗装上了清水,放在长长的餐桌上,我把筷子一啪。脚一抬,踩在凳子上,像个劫道的土匪一样说道:“你们都是老人家的亲人,有血缘关系,所以可以搭桥,借命给老人家!但是我事先说明,搭桥成功,就借了十年的命,给老人家的却只有一年的命。”

  我话音刚落,他们就开始嗡嗡嗡了。说这也太黑了吧,借了十年,却只给老人一年的命。我咧了下嘴,说:“没办法,谁叫这是天道的垄断行业呢!你们一群人,谁先来,自己主动点!把筷子根立在碗两边,然后筷子尖靠近,形成三角状。如果松手后筷子不倒,说明就搭桥成功了,筷子倒了,那就换人,就这么简单!”

  说完后我扫着一众“孝子孝孙”,居然没一人肯上前。

  我再要说话时,左眼皮突然跳了起来,很激烈凶猛的跳。再看了一下时间,晚上八点,戌时左眼跳,小人来到!

  有小人要算计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