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让他在那休息一下,自己想到井里面去看看,丢了个石子下去,过了五六秒,才听见落地的声音,而不是落水的声音。看来这下面是干的,我得下去看一下。

  春哥很想跟我一起下去,但是又怕在里面碰到了什么鬼怪,跑都没地方跑,坐在上面吧,他一个人,而身后的庙堂又全是鬼,安全感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后只好坐在井边上,用他的话就是,“刀哥,现在我只要听见你的声音,就觉得有安全感了。”

  如果是个妹子对我说这句话,那我肯定会心怦怦跳,但是春哥一个古惑仔对我说,我怎么觉得头皮有点发麻。

  转了一圈,没有找到粗绳子,好在井口不是很宽,所以我从包里含了个小电筒,撑着两边的壁砖,慢慢往下移,也不会太难。随着往下移的距离越深,就发现这口井跟别的井不一样,这口井是朝外开的,越往里越窄。

  枯井的直径越来越窄,最后只有我双肩宽了。于是我就松开了手,滑下去。结果落进了一个地下洞,原来这口井下面,还有另一番天地。

  我拿着电筒照了一圈,有一条浅浅的水沟,但是水里已经没有水了。看来这是一条暗河。

  我摸了摸鼻子,自己下来后并没有感觉头晕,也就是说,这个地下是通风的,不然不会有足够的氧气让我呼吸。

  正当我要抬头喊春哥也下来的时候,一道白影,在我的余光边界闪过。

  我立即提高了警惕,慢慢的往墙上靠,慢慢往墙上靠。循着刚才白影闪过的地方,又没什么情况。

  “叭!”

  在我左前方的一个小岩洞里,突然一声巨响。好像石头裂开一样,我拿着电筒,照着声源方向慢慢靠近,一步一步,前方穿来“吱……”的声音,好像是墙壁正在裂开。

  当我里小岩洞只剩下三四米距离时,突然剧烈一声叭。我吓得往后退了两步,可是里面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正当我在犹豫要不要再靠近观察时,一个浑身光秃无毛的东西走了出来,不对,他不但没有毛,甚至连眼珠都没有,两个眼眶里面空洞洞的,显得无比恶心,最恶心的是他浑身还有一种乳白色的粘液。

  我被这恶心玩意弄得有点想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无毛怪缓慢的转动着头,活动下手臂和脚,骨头声卡卡卡的响。

  他对我应该没有什么敌意吧,我心里这么自我安慰着,然后慢慢的往井口挪动,想再爬出去。可是当我好不容易把头和身子挤进洞里,准备往上爬时,我的腰被那无毛怪给抱住了。

  我越挣扎,他报的越紧,由于位置关系,所以我被他给拽了下去,这一拽,还把腰给闪了,我躺在地上,一时无法挪动,一动就痛。这无毛怪似乎不想伤害我,而是用力嗅着气味,最后趴在我身上,张开了嘴,连牙齿都没有。无毛怪伸出了长长的舌头,在我胸口上舔了舔,恶心之极,黏黏的舌苔分泌物散发做令人作呕的气味。

  我忍不住了,大喊春哥快点下来救命。春哥不知道是因为太勇敢,还是我和他已经绑了共生术。所以很快就滑了下来,落在地上。

  可是他看见无毛怪时也愣住了,不敢上前,无毛怪像狗添地上的油一样舔着我的胸口,最后慢慢上移,这厮居然要舔我的脸。

  我大喊,春哥帮忙啊!春哥恶心的看着我,说:“好恶心啊,他身上的那个,好像那个!真的好那个啊!”

  “什么那个那个那个啊!”我无语的吼道。

  春哥耸了下肩,无奈道:“精液咯!”

  我眼睛瞪大了,瞪得都快眼珠子都快爆出了!

  无毛怪已经舔到我脖子里了,从胸口到脖子,全都黏糊糊的,再往上……你想我被颜(射)吗?

  我怒吼春哥,春哥终于架不住了,歪着头,战战兢兢的抱住了无毛怪。那无怪也乖,不再惹我,而是去跟春哥“玩”。

  我让春哥hold住,等我马上恢复。其实闪腰这种东西,就是腰里面一根筋给抽了,一时不会不能动,一动就痛,那种痛,很难形容,反正只要下半身一动,就会让你疼的很爽,绝对爽到透心凉和心飞扬。

  不过闪腰也不是很麻烦的事,只要用力蹬一下腿,让自己一次疼的爽爆了,就好了。

  我在地上瞎摸了几下,摸到了一个小木头,咬在嘴里,然后用力一蹬腿,哇,爽的灵魂都要出体了,好了。

  我爬起来时,春哥已经被无毛怪逼到角落了,无毛怪一直在舔着他的脸,他脸上都是粘液,结合岛片中的桥段,我忽然想吐。我让春哥坚持住,马上就好了,然后拼命爬上井里,在上面支撑稳身体后就喊春哥快过来,我拉他上来。

  春哥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可是无毛怪也从下面抱住了他。我不能太用力,因为我两只脚岔开固定在两边井壁上,太用力的话,就可能会被一起拉下去。春哥哭着我说让我千万别松手,而我这边脚又在一寸一寸的往下滑。

  关键时刻,我让春哥赶紧解裤带,春哥哭了。说我不要太残忍,居然想让他用牺牲色相把这五毛玩意搞定。我吼了吼,赶紧让他解开,春哥不敢吭声了,松开了一只手,去解裤带,然后无毛怪把他裤子剥了下去,与此同时,我一把把他拉了上来。

  我在上面,春哥在下面,慢慢的往井口爬,出洞后,春哥拼命擦着脸,说太恶心了,怎么这个像那玩意。

  而我却在思考,这里怎么会有这么个东西,虽然不明白具体作用,但是可以肯定与风水阵有关。我让春哥舔舔那粘稠液是什么味道,春哥一开始拼命摇头,但是在我诚恳的要求下,他终于答应了,然后说没啥味道,有点像他闻自己的那东西。

  更-新^最快7D上f酷?匠网=

  我明白了,这就是那东西——精液。中医上讲究汗为心液,所以盗汗的人会体虚。而运动出汗的人,加剧了心液的循坏生新,所以阳刚正气。而血为魂,阳气极重,所以很多时候对付一些阴沉东西时,往往都有用到血。而比血更重要的,对男人而言,就是精液了,一滴精十滴血……

  推测到这,我头越来越大了,风水上用上了精魂,那绝对是一盘很大的棋,可是这棋有什么作用,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风水已经被我和春哥的误入而触发了,相信很快就会起作用。

  第二天,YouTube上有人上传内地游客与香港民众起了冲突,只是一件小事,但是经过媒体的大肆渲染,好像就变成了大事件。

  第三天,有一家大型港媒用整个版面分析个别内地游客,并且将至与整个内地游客捆绑,误导大家一起排斥内地。照这趋势,事件会产生连锁反应,只会越来越恶劣。

  当日晚上我马上擦看了一下香港的卫星地图,结果发现,这真的是一盘超大的棋。整个香港就是一条盘着的巨龙,以屯门为龙脊,香港岛为龙爪,八仙岭为龙头。桔子山虽然不起眼,但确实盘龙的后脑勺位置。

  现在这条盘龙正北望神州,但是却无法确定是要成为一条祥龙,还是突然发怒成一条恶龙。

  这是个大阴谋,算出来之后,我整个人都瘫坐在沙发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