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2 双魂
  5◇最?=新!章F`节=_上、酷rN匠c网5

  里面拜了一张桌子,上面一个坛子,前面烧着香,还有一些鸡血或者乌鸦血之类的。

  女佣在这,我不便动手,便回她房间,开始做法,做完之后让她趴着睡一个小时,不管发生什么事,听见什么声音都不能爬起来。

  她按照我的指示做,而我,愉快的去“偷鬼”。

  先将A女星的头发和指甲用符包起来,然后烧成灰,泡在水里一口喝了。半个小时之类,我的气息就会和A女星一样,里面的小鬼不会怀疑。

  然后引魂符点着,念着引魂咒,将符灰在手中搓了搓,然后抹在坛子上,将红线伸进去,另一头夹在我带来的盒子上。很快,坛子那头的红线像涌起的浪一样,慢慢的往盒子这边移。

  么么哒,收了!我盖上盒子,转身要走,却听见后面啪的一声,红线垂在坛子口,而地板之上,显然一个焦黑的小人足印。

  扑街!两个鬼仔?

  我赶紧将盒子放在桌上,去抓地上的鬼仔,或许是因为太着急了,我将死玉朝着足印方向直接砸了过去,希望能把鬼仔吸进死玉里。

  足印没了,或许吸进死玉里了,但是我带来的黄杨木盒子里却一声尖锐的惨叫,然后盒子爆了。

  我抓地上的小鬼,盒子里面的怎么会有反应?双胞胎?我赶紧瞅了一眼原本的坛子,里面只有一个木人啊!一个木人藏一个鬼仔啊,里面冒出两个鬼仔就已经够离谱的了,现在还有感应,神马情况?

  盒子爆了之后,地上多了一对足印,足印冲向死玉,而后,啪一声,死玉碎了。

  死玉碎了之后,地板上应该出现两队足印,可是现在却又只剩一对了!

  阿尼玛!我彻底慌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蒙住了,发愣的一会会,鬼仔从窗户上跑了!

  追已经来不及了,那两个鬼仔肯定跑远了。冷静下来,我开始在琢磨为什么会出现刚才的情况,最后,冷汗从额头流了下来。

  一体双魂!

  双头婴儿的鬼魂!

  扑街,从一开始,在家看到新闻的时候,我和师父就误会了!A女星确实退回了我们的薄魂,找了个厉害的,但是跟新闻那岔没关系,人家找的是双魂!只是时间太近,误导我和师父了!

  现在完蛋了,双魂可不是闹着玩的,双魂从一出生开始就对这个世界充满怨气。给他们两个头,两种思想灵魂,却只给一个身体,能不怨吗?

  看来我搞出大麻烦了,双魂不收了,大家就一起玩蛋蛋吧!

  女佣还躺在房间里不敢动,我琢磨了会,干脆把木人带走,或许能找点线索。这事我一个人肯定是搞不定的,得梁伯帮忙才行。

  我忽悠了一下女佣,让她不许把我来过的事告诉别人。而A女星房间破乱乱的,我想她回来看见了,就算想追究,也不敢报警吧。

  一下楼,我就拨通了梁伯的电话,咨询一下他的意见。而梁伯,依旧用他充满感性的声音会道:“哎呀,现在年轻人怎么都想着别人给他擦屁股呢?你自己搞出来的事,自己承担后果!”

  呵呵,真是一个贱人。

  双魂的事没搞定,春哥又来了,这家伙越来越害怕了,好像一到晚上,离开我半步就要死一样。而我也开始回想昨晚那个女鬼,怎么会流红,还有他的兄弟,犯了什么事坐牢,非要拼死越狱。

  春哥说他兄弟帮人跟人打架,把人打残了,判了一年徒刑。

  一年?就一年而已,有必要越狱吗?在我的追问下,春哥眼神开始闪烁。

  我自己都烦的很,就不愿跟他磨叽了,丢下一句话,你不说实话,那你死定了。

  春哥嘴巴瘪了起来,委屈的说其实他也不愿意,只是男欢女爱这种东西,来了就控制不住的。

  原来他兄弟入狱时千叮万嘱春哥照顾好他女朋友,春哥也信誓旦旦的照顾,可是照顾照顾,就照顾到床上去了。别人在探监的时候把这事告诉了他兄弟,而他兄弟也让人带出话来,只要一出狱,就弄死这对狗男女。

  春哥知道后才后悔,把那女的给踹了,女的不愿意分手,争执之下,踹到了女孩的肚子,她这时候已经怀孕了。女孩流产后落差感太大,前男友方言要杀了自己,现任又不理她死活,脑子一段路,跳楼了。

  听完后我呵呵一笑,想起梁伯对我说的话,于是原番不动的转送给了春哥:“自己做事自己承担,别指望别人替你擦屁股!”

  春哥不停的求情,但是我真心不想再搭理他,就甩下他坐车走了。上到山顶,查看着湾仔的地形,计算此地的“脉搏”,从而判断双魂会到哪里去。双魂的自主意识不会太强,极有可能循着“脉”迹流荡,遇到一些人,也会吸精气壮大自己。

  万事万物皆有脉,人体内有七脉,房子也有,城市也有,只要是一个整体,就有他相应的脉。而从山顶望去,结合山势和海水的流动,湾仔一处的脉应该是平顶村方向流动,那里正是观音山环抱中心,巨阴。

  我得先到平顶村等着,双魂,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晚一天收住双魂,或许就多一个人遭殃。

  春哥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跟到我了。我要下山的时候,就见他骑着摩托上来,见我后如遇救星,把摩托横在我面前,不停的解释着他犯的错怎么怎么样。

  每个错误的决定,都有一个自以为正确的理由。

  本不想搭理春哥,但是现在也没什么车,正好他又骑着摩托,所以就让他带我去平顶村等着。

  路上春哥问我在忙乎什么,我说给自己擦屁股,其他的就没再理他。

  “刀哥,你不要不理我,我好脆弱的。”春哥委屈巴巴的一路重复着这句话。

  到了平顶村,我下车,然后了大致会是脉流汇点的地方,将原本收藏双魂的木头人立在地上。这东西始终有一段时间是他们的“家”。

  该来的,总会来。

  弄好后等了一会,始终觉得还是不妥,想了下,既然春哥这么喜欢跟着,就想看看他能不能帮上点忙。

  便问春哥是哪年出生的,春哥以为我要给他算命,很激动的说他是射手座。我说出生年份,不是问他星座,春哥想了想,有点不确定的告诉我他是87年的。我让他确定自己哪年生的,不然他的事情我不帮了。春哥这才摸钱包,掏出身份证看一下,很确定的告诉我是87年的。

  我算了一下,87年,丁卯年,五行属火,是只火兔。而平顶山在香港南面,也属火,五行上了。

  看来春哥还真能帮上忙。

  我很认真的告诉他,只要他帮我一个忙,我就帮你处理你的事情!春哥激动的点头,刀山火海,一句话。

  “刀山火海到没必要,你就蹲在这里就行了!”说完我让春哥把衣服脱了,乱七八糟的颜色都不行,拖得差不多时,发现幸好他穿的是红内裤,红色属火,不然内裤都要剥掉了。

  由于春哥本身就属火,现在身体佩戴的也都是火,在意识力不强的双魂感应中,春哥已经和这一块地融为一体。不过这还不够,我骑着春哥的摩托去了居民区,买了点小米和白酒过来,还买了个面包。偷偷在面包粒塞了点泥巴,让春哥吃掉,春哥见没什么危险性,就吃了。

  之后他穿着红内裤,蹲在前面的泥坑里,问我到底想干嘛。我也不瞒他了,想让他办一次“迎宾”。把小米交给他,让他用非常友爱的语气说:“来来来,小朋友,哥哥请你吃米!”

  听完我给他的具体任务安排后,春哥脸刷的一下就白了,问我是不是整蛊他。

  我告诉他不是的,他现在这么做,是要帮我引两只鬼仔过来。

  春哥脸色更难看了,身体颤抖着,说:“啊!刀哥,其实你觉不觉得,我这种古惑仔,一身杀气,灵界朋友不敢靠近啊?”

  我笑了,就他还一身杀气。反问了一遍昨晚的事情怎么解释,春哥尴尬的不知道怎么辩解了,然后可能仔细一想昨晚的事后,好奇的问我为什么不认识那女的?他们曾经交往过,为什么昨晚会认不出来。

  我告诉他,昨晚他心窍都已经被关上了,哪有什么辨识力,对事物只会是一个模糊的笼统的概念而已。

  再看了一下时间,快十一点了,巳时,也属火,鬼仔应该会在这个点赶到这里。于是不再多废话,在身上擦了下泥巴,把自己在气息上掩饰掉。

  春哥,开始蹲在那里,腿脚发抖,喊着:“来来来,小朋友,哥哥请你吃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3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