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去,问她刚才有没有见到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小女孩点了点头,然后指向左边那条路。

  我说了声谢谢,沿着路追过去,路上偶尔一些飘离的亡魂,但是我没怎么搭理。追了一段路,还是没找到春哥。我拦下了一个苍白的瘦弱亡魂,这魂一看就知道是吸毒吸死的,现在正不停的缩鼻子呢。

  他见我拦下了他,问我有没有粉。我去,人都死了,还要吸粉,我说粉有,但是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和一个男的路过。

  毒鬼点了点头,指着旁边的一栋房子,说看见他们进去了。*我赶紧往那房子里冲,毒鬼在后面虚弱的问我粉呢?我跑了进去,这栋房子跟春哥的差不多,也是回型楼梯,我跑到四楼的时候见到一个小男孩,在那里不停的晃头。问小男孩有没有见到一个姐姐和哥哥,小男孩没有理我,依旧不停的晃头,我正想放弃的时候,他却开口了,“妈妈,我没有偷钱,我真的没有偷钱。”

  哎,或许这小孩是因为被妈妈误会偷钱,并且惩罚他,而失手死了吧。不然不会呆在这里,人没有到本应该有的年龄而死,地府是不会收的,一直流荡在世间,做孤魂野鬼。

  我继续往上跑,上了天台,终于见到春哥了,春哥被一个白色长裙的女鬼牵着手,慢慢的往边沿走。

  “扑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大喊了这么一声。

  女鬼和春哥都停住了脚,女人转身看着我,月光下,长发中分,脸色惨白,尽管这样,依旧遮掩不住她的美丽。

  一般鬼不会无缘无故的害人,要害人的,一就是恶鬼,就像恶人一样,害你不需要理由。二就是找替身,代替自己收飘荡之苦,这个也没办法,生死轮回,自有它的法则和漏洞。第三个,就是有仇有怨!

  这妹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恶鬼,之所以要害春哥,或许是找替身,或许是有仇。

  不过,我现在没心情去理会那些,救人要紧。

  女鬼对着春哥耳边说了几句,春哥继续慢慢的往前走,而女鬼则拦住路。

  酷匠网rn首《发'

  都说干这行的随身都会带糯米,师父也有这爱好,但是我却不喜欢带糯米,因为小时候好奇学师父带糯米在口袋里,被老师嘲笑我是饿鬼投胎,上课都要带糯米。所以我再也不带糯米在身上了。

  虽然不带糯米在身上,但是我会带香灰在身上,一来小时候经常摔跤,流血时候就用香灰捂住伤口,二来吗,现在派上用场了。

  我突然抓出一把香灰,朝那妹子身上一撒,她马上实体化了,然后我猛地一个横身侧踢。香灰散了,妹子飘出了天台……在她飘出天台的一颗,一道鲜红的液体从她大腿内侧流下。这是不应该存在的现象!

  我赶紧过去拉住了春哥的手,用力一扯,一左一右抽了两个响亮的耳光。

  春哥醒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他怎么到这来了。我问他泡妞嗨不嗨?他嘿嘿笑着说嗨,我说我要再来晚一点,你更嗨了!春哥不明所以,却左右看着,问靓女去哪了。

  呵呵,真是不知死活。

  在下楼的过程中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到二楼时春哥突然脚软,坐在了楼梯上。我以为他受伤了,便问他哪里不舒服,他摆了摆手,说没事,只是腿软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我们回到了住处,躺在床上,我细想了一下,那妹子身上一股怨气,冲天的怨气,现在还没到气候,假以时日,可能更猛,至于一个漂亮的妹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怨气,我就无从得知了。

  春哥一宿未睡,但是我睡的挺香的,因为太累了,早上六点钟,我不情愿的被闹钟叫醒,然后下楼打车去湾仔。春哥因为害怕一个人独处,也跟着我去了,这样也好,有个帮手,在车上报了地址,就补了个回笼觉,到的时候已经精神了不少。

  我在门口等了一会,没见到A女星的佣人,然后去了附近的菜市场,找到她了。

  我问春哥想不想当一回男主演,他连连点头,我说这就行了。让他等会扮个恶人,打劫女佣,并且假装要杀了她。

  春哥有点担心太危险,被警察抓到就要洗屁股蹲监了。我说没关系,打开了手机拍摄,万一被抓了,我们就说是录恶作剧的节目,反正现在也挺流行的。春哥一看自己又要上镜了,连连说好。

  女佣买好菜回来的路上,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被春哥一把拉住了,抽出了随身带的水果刀,说了几句就要捅这时我英雄救美,大喊一声小贼哪里跑!春哥溜了,女佣赶紧的看着我。

  由于春哥浑然天成的精彩表演,女佣丝毫没有怀疑这是一场戏。

  女佣看出我后,很快就认出了我,问我怎么这个时候来。我掐了下手指,说几个月前在A女星家里,看她的脸色就算出她这个时候有一劫,我现在就是过来帮她渡劫的!

  女佣对我感激不尽,问我劫数过了没有。我告诉她还没有,刚才的只是劫的一种形式而已,劫不灭,会有不同的形式出现。要想破了她的劫,必须在她房间做场小法。她面露难色,说现在不方便,A女星回来了,我说这个不急,其他时间也一样。

  我不急,她怎么会不急呢,翻着眼睛想了一会,说晚上A女星要去见一个导演,依照惯例,可能不会回来睡觉。

  天赐良机,我和她约好,晚上她带我进去,我给她做法!

  春哥因为一宿没睡,所以到天亮后,有安全感了,趴在公园睡着了,好在现在是冬天,不然晒死他。

  由于时间比较足,所以我也得做好充足的准备。让阿雯给我准备了引魂符,还有黄杨木盒子,再准备了一根红线,还有一块死玉。想想,也算差不多了。要走的时候,阿雯给了我另外一样东西,戒指,我看了一下,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阿雯说梁伯遇到大的对手时,都会带上这个,能防身。他临行前特意交代过,如果我真的要动手的话,就把戒指给我,让我带上。

  用红线引魂,到黄杨木盒子里,装起来,让他没地方钻。如果遇到意外情况的话,就用死玉,死玉也能困住鬼魂,仔细推敲,我感觉自己不会落下什么东西。

  下午无所事事,找出了那个之前我收女歌手的盒子,拉下了所有的窗帘,把木盒子放在桌上,余音渺渺,好不享受。

  傍晚时分女佣给我打电话,说A女星出门去了,让我赶紧去给她做法。我也迫不及待,赶到了小区门口,女佣出来接我,进房后我假装掐指算了算,说现在还不适合做法,得让她先洗个澡,等半个小时再动手。女佣很怕死,乖乖的去洗澡了。

  而我,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点,看来A女星把小鬼藏到房间里去了。于是我试探的推了一下房门,锁了,密码锁。

  虽然我像柯南一样思考,但是我却没有灵机一动的时刻,直到女佣洗了半个小时的澡出来,我也没法子打开房门。

  突然发现,自己如果不干这一行,真会饿死,因为我不但不会读书,连做个贼都那么艰难。

  女佣紧张的问我是不是可以开始给她做法破劫了,我含含糊糊的说不行,得先了解这屋子的结构,算出七脉的位置,反正一大堆术语,忽悠她要把A女星的房门打开。

  女佣皱着眉,说她也不知道密码,不过她想了想后又笑了,说知道怎么开了。她在厨房找了些面粉,对着密码键吹了一口气,键盘上布满了面粉,她再用对着键盘吹了一会,最后只有四个键上的面粉最多。

  我有种一头撞死的冲动,一个女佣都会的法子,我却不会!虽然女佣告诉我,她也是从电影里学来的。

  确定了哪四个键,就好办了,排列组合吗,试了几下,就把房门打开了。房门一开,我和女佣都吓了一大跳,这哪是女明星的房间,分明是神婆的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