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说再拍一次,华哥用手指着隔壁仁兄,阴笑着骂道:“扑街啊!你个扑街!”

  之后再有几次,我们就只负责做背景墙,没有动作,没有台词。

  折腾了几个小时,总算是出厂棚了,一出厂棚,那仁兄也就出戏了,先跟说了声抱歉,然后说他们现在就是要去一个做观众,一个女星来录谈话节目。

  我问她来录谈话节目的是谁,他说他也不知道,他是出来混的,没钱了,才来做群演。难怪刚才他演的那么像,原来本身就是个古惑仔。

  我们像鸡鸭一样被人从这个厂棚赶到那个厂棚,最后进了一个录影棚,这里环境好多了,还开了空调。看见上面的台上背景板上贴的海报,我知道,要来录影的就是A女星。总算是找到机会了!

  我们在那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A女星才姗姗来迟,跟主持人谈笑进来,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他们就座后,几台摄影机都准备就位了,开拍了,A女星马上就收住笑容,一副刚被人QJ过的哭相。

  主持人先跟她聊着家长,然后问到她之前出的事,A女星眼泪马上就下来了,梗咽的说不出话来,主持人也吸着气,轻轻安慰着她。

  摄像机对准我们,我们也按照之前的要求,配合着吸唢。A女星控制住了情绪,才开始将那些经历,将到动容处,又开始梗咽。

  主持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往后一靠,耷拉着个脸。

  过了一会,A女星一抬头,主持人马上喊摄影师停!因为A女星哭破了妆,A女星见摄影机停了,马上笑了起来,笑着说不好意思,然后一工作人员上来给她补妆。打好了粉,助手正要离开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化妆盒洒了A女星一身。

  A女星马上站起来,一巴掌抽过去,然后骂工作人员脑子进水了还是进屎了。

  主持人赶紧解围,让A女星去化妆间换下装,我也趁机从后门溜了出去。在走廊上见到了A女星,她朝我反方向走,我赶紧埋头跟上去。

  转了个弯,A女星进了化妆间,助理则在外面守着,我想难得有这好机会,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壮着胆走过去,一副很熟的样子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

  她自然迷惑,问我什么考虑的怎么样。我说我是蔡导演的助理啊,他上次见过你,觉得你很适合新戏的主角,还跟A姐姐说了啊!然后我又一副纳闷的样子,质疑难道A姐姐没有告诉她?

  看她的表情,有些温怒了,但是对着我,又笑了,说她并不知道这件事。于是我谎称正好蔡导演就在前面的会议室,你现在过去跟她聊聊啊!

  可以当明星,谁还愿意做明星助理啊?她一溜烟的跑了,我则混进了化妆间,里面有两个女孩在在忙乎,我顺着旁边的假发架,找了个套上,然后再戴上墨镜,最后再披上一件大的女士风衣,把我的衣服遮住。

  捏着声音走近,对那两个工作人员说那主持人又是找她们过去,这边有我看着就行了。她们两个走了,A女星在格子间里换衣服,一会后丢了一套衣服出来,说不行,要粉色那个。

  于是我又挑了个粉色的给她丢进去,谁知她突然开门,破口大骂,说我是猪头,不是这个款式。不过她很快就发现我不是原来的人,问原来两个人去哪了,我说原来的人有事走了,现在我帮她忙。她冷哼哼着,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阔太而不是打工的呢。

  A女星哼了一声,挑了那个合适的衣服进去了,我则在门口等着,从门缝中瞄进去,啧啧啧,真的好平,估计我挤一下都有她的大。

  她换好衣服后出来,坐在梳妆台前,让我帮她淑一下头,再画个妆。我TMD哪里会梳头啊,于是让她闭上了眼睛休息片刻,我弄好了再叫她。

  她一闭上眼睛,我就迅速拉断了她的头发,然后说A姐姐你的手好漂亮啊,伸手去握她的手,爱尼玛,真干!梳妆架上什么都有,我迅速剪下她的指甲,她惊讶的问我干嘛?我说哪里断了一点点。

  谁知道她突然抓起桌上的一瓶润肤水,转身砸我脸上,叫我滚!

  我正想滚呢!于是呜呜呜的跑了。

  出化妆间的时候那两个工作人员正回来,说哪个主持人找她们啊?我没理,继续呜呜的跑了。

  离开了摄影棚,我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就压着速度往外面走。保安也没多问什么,离开了电视台,我现在就直奔A女星家,她家我可知道在哪的!湾仔!

  虽然白天溜进她家里不大实际,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我坐车到了她家的小区,这一区明星多,有钱人多,所以门卫特别森严。我在外面一个角落徘徊,找机会,不过可惜的是,等了一天也没有机会。到了晚上,想翻墙出去,可是又到处都是摄像头,门卫巡逻,并且我之前去过她家,知道除了小区这道坎,还有每栋楼下面都有锁,并且都是指纹锁,我是干玄学的,对高科技的东西一窍不通。

  酷匠!●网首M发*-

  所以,唯一能进去的方法,就是找个内应!

  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我就先回去吃个夜宵,同时想想对策,应该能有破绽。

  晚上九点多,我到了九龙城区的旺角,旺角的马路上似乎二十四小时都挤满了人。我找了好几家饭店,都坐满了人,正徘徊的时候,却有个人拉住了我的手。

  一看,原来是白天一起在电视台做群演的仁兄,他见到我很高兴,问我上午好好的,干嘛溜掉,工钱还没拿了。

  我笑说尿急,忍不住。他很热情的拉我到旁边的大排档,一桌子上坐了七八个古惑仔,仁兄很热情的给我介绍那些都是他兄弟,挨个报了下名号,他自己叫春哥。我笑说内地最火的就是春哥了。

  而要介绍我的时候却卡住了,他顿了一下,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咳了咳,缓缓的说出三个字:“陈一刀。”

  “扑街!”仁兄和他的兄弟全都惊讶的站起来了,仁兄指着我,颤抖着手,嘴巴蠕动,却说不出话来,似乎在措辞,一会后终于想到用什么词了,“你这名字,真的是,按内地兄弟的说法,屌爆天了!”

  我谦虚的说惭愧惭愧。其他几个兄弟也很热情,问我干什么的,我看他们那么热情,都是没有心机的人,所以也不骗他们,说自己是捉鬼的。

  谁知我话一出口,他们又张大了嘴,而后又说了刚才那一番话:“扑街!屌爆天了!”

  年轻人坐一起,很快就打成一片了,期间我说我是内地来的。他们就很高兴的说着内地怎样怎样,女孩在比较矜持,不像香港一样,个个朝前看,巴不得用钱cao自己了。内地环境好,风景靓之内的。

  我才找到,其实也不是每个香港人都歧视内地的,主流上,大家还都是很喜欢的,毕竟同文同源,只是个别的,喜欢像狗一样的吠,而这些人有容易博版面,媒体又不停的报道,所以就造成整个香港人都在跟内地过不去一样的假象。

  酒过三巡,春哥突然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我,说有事找我帮忙,问我能不能帮他。

  他那个热情,我怎么能够拒绝他呢,借着酒劲,拍胸脯说能帮的一定帮!

  原来他有个兄弟,两年前犯事坐牢了。然后他就没怎么去看他,奇怪的是,从上个月开始,他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位兄弟,梦里他兄弟浑身湿答答的,缩成一团,不停的说冷。后来他就去监狱探监,谁知道那位兄弟已经死了,从赤柱监狱后面逃跑,一路狂奔,跳下了悬崖,被水里的尖石头插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