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此地虽然背山朝水,但是却因为两边的山脉往前推,而再蔓延过去又收回。所以这是半环形的山脉。而前面的水,因为被山脉所拥,再加上地里位置特殊,一年四季很少吹到风,那么就是死水。所以,此地在象形上讲,正是虎口。由于身后的山脉逐渐升高,所以还是下山虎。

  在虎口已经够危险了,在下山虎口中,必死人!

  土豪的一个跟班跑过来,叫我上船了,我想过去叫老同学离开,但是却又怕他难为情,而这边又催,为难之际,先上了船。

  游轮渐渐驶离,我找了个间隙,问了下梁伯那里的风水怎么样,梁伯笑了笑,说你自己看这像什么?这么明显,还要问我啊?

  确定梁伯也是这么看的时候,我更难受了,回去劝同学,他面子下不去,不劝,让他处在虎口,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游轮开始转向,朝着香港岛开,同学所在的位置也渐渐被山脉挡住。

  最终,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先让土豪把船停了,然后拨通了报警电话。

  香港的警察效率很高,尽管在南丫岛这么偏的地方,十多分钟后,一大批警察来了。那些在建的黑民工,有些往海里跑,有些望山上跑。

  土豪哈哈一笑,说我够坏,适合做大事。唯有梁伯,冲我会心的笑了一下。我想,那名同学那么好面子,他是情愿被抓,然后遣返回去,也不愿意被曾经的好友见他如此落魄。

  虽然这件事处理的不是很好,但是也只能如此,活着,就是慢慢将就。将就着吃,将就着住,将就着结婚,将就着死去。

  回九龙后梁伯决定去土豪的老家,惠州看一看。而我因为一路上都是A女星的新闻,心里烦躁的很,所以决定不跟梁伯去惠州,而是下来,先把A女星的术给破了,不管怎么说,师父都是因为她而死的,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没有A女星,师父也迟早回去找他师弟算账。

  梁伯尊重我的决定,让阿雯全力协助我,在需要一些人脉以及通行证的时候,找她。

  做了决定,我站在电视机钱,看在A女星的广告,道:“看你能得瑟多久!”

  要出发了,我才发现自己有很多东西都不大懂,比如如果收了A女星养的那只鬼,该怎么处理?会不会伤到我自己。不过既然打算干了,我也不想磨叽,在梁伯的办公室里翻了很多资料,研究了一晚上,算是有了个大概。

  首先,我必须得到A女星的头发和指甲。养鬼的会以为事主是主人,所以我必须用A女星的头发指甲诱导那只猛鬼,让他误以为我是主人,而后的事就好办多了。

  我让阿雯帮我打听一下A女星的行踪。

  梁伯干这行,接触过很多人,一些当红明星,以及制片人,都有人脉在那。阿雯很快帮我打听出了A女星的行踪,明天会去电视台录节目,后天则会去拍广告,不过都在室内,很难接近。知道了她要去哪,就好办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打车去了电视台,如果不是因为看见那个著名的标志,真会以为这是家工厂。

  不过门卫很严,我得先想办法混进去,之后再伺机行动。

  从七点钟到九点,都没有找到机会混进去,肚子饿的咕咕叫,在外面买了碗鱼丸,扑街,要四十块钱!

  其实跟着梁伯混,不缺这点钱,只是跟着师父节俭惯了,不由的心疼一番。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家电视台进去都要打卡,里面也有摄影棚,群众演员进去,都要副导演带着,否则进不去。

  我在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形象,感觉一点也不像群众演员,怎么也得是个男一号,当然,其中加了很多自恋成分,没人觉得自己会是跑龙套的。

  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客人,所以老板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他看我吃鱼丸那么慢,以为我是来撞明星的,就笑道:“我这里,别的没有,明星最多了!好多明星啊,别看他们珠光宝气的,其实都爱吃我这里的鱼丸,你再等等,就有明星的助手来买了!”

  “z酷匠◇%网P:唯一#正版1,%其,他s2都N是盗版q

  我疑惑的问老板,那如果助手忙不过来怎么办?老板哈哈一笑,说那就让伙计送过去啊。并且因为门卫和他们都熟,所以一般伙计送吃的进去,都不会拦。

  我想我知道怎么混进去了,先和老板混好关系先!

  和老板扯天扯地,扯老家,老板老家也是潮州的,很爽快。于是我告诉他自己确实是在等明星签名的,可是怎么都碰不到。

  说话间店里的电话响了,老板接通后,是电视台一导演叫的鱼丸,现在正在拍片,助手忙不过来。我抓住这个机会,和老板说情,希望能让我冒充店员送鱼丸进去。

  潮州男人都有点大男子主义,刚才和我聊的那么嗨,现在也不好拒绝我,所以就答应我了。弄好鱼丸,贴上标签,送去,第三厂棚,蔡导演收。

  老板让我穿上了工作服,叮嘱我千万别去偷拍明星换衣服之类的,找到了,要个签名就赶紧出来。我当然向他保证不会,顺利的流进了电视台,无语,里面外面都像工厂,盒子一个个,一点也不像内地,电视台都要建成城市标签。

  第三厂棚,我拉着个工作人员问了一下,他指了指方向,我便过去了。原来不止外面有保安,每个厂棚还有保安,似乎要更严。

  我说我是来送外卖的,保安放我进去了,里面似乎正在拍戏,我喜欢的一个女明星穿着旗袍,抱着一个婴儿,很怜惜的在哄婴儿睡觉。

  由于太喜欢那名女星,所以我就停下来看看她。随后导演一声咔,那女星马上厌恶的把婴儿推给助手抱,还不停的拍着身上,骂那婴儿身上的味太重。

  一名工作人员看见我了,走过来问我是不是给蔡导演的,我点头,她付了我五十块钱,然后把鱼丸接过去了。我现在有些后悔了,因为我还没有问阿雯录节目是在哪,这电视台太大了,到哪去找啊。

  我把工作服脱下,丢在一边。

  徘徊之际,几个群众演员已经陆续在出去了,一名工作人员大声吼着赶紧的,然后似乎朝着我这个方向在叫骂着谁,一名小青年拉了我一把,说导演叫你呢,赶紧去四厂棚!

  我擦,把我当成群演了,也罢,我就慢慢套下话,再到录节目的地方去。

  我挤在群演中,被带进了另一个厂棚,这里正在拍时装剧,工作人员已经把景板搬好了,里面被装扮成一个酒店模样。副导演让我们赶紧换下民国装,然后还夸我换的真快,眨眼的功夫就换上现代装了。

  换好衣服后,副导演给我们将戏,等会当华哥说到“谁怕谁”的时候,我们就趴桌子全站起来助势。然后我们都五人一伙,围着餐桌坐下,当然,餐桌上除了写塑料水果之外,啥都没有。

  坐我旁边的哼着鼻子,耸起肩膀,把自己弄得很雄壮,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现在入戏了。

  我轻轻碰了下他,问他知不知道录谈话节目在哪。

  他头都不转一下,道:“别害我出戏!”

  靠,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主演了,我们等了十来分钟,华哥才匆匆赶来,一身皮衣,导演给华哥讲了下戏,然后让大家准备,开拍了。

  华哥和一个黑帮头头在聊天,话里咄咄逼人,那模样,让人怀疑他平时是不是就是个混混。

  “谁怕谁!”华哥一声吼。

  我们都唰一下站了起来,唯有我隔壁的那位,拍桌子站起来后还指着对方大喊一声扑街!

  华哥张大嘴,看着他,然后看看导演,说这不是他的台词吗?导演把隔壁仁兄一顿臭骂。仁兄嘻嘻笑着说太入戏了,本色演出,没办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