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一片黑,楼下的歌声在继续,我在二楼走廊上,扶着护栏听,就像梦里一样。这歌声确实有种魔力,很动听,可是却也不适合这个时代了。

  凭着记忆,我从楼梯上慢慢下去,歌声很飘,若即若离。我放佛能感觉到在我面前坐着一个少女,虽然资料显示自杀的歌手已经很大年纪了。

  酷u0匠网V唯u一s正8版d,其I他都是盗(?版

  我想我知道了,她自杀不是因为没钱了。而是因为没人欣赏她的歌,她的歌声就像她的孩子一样,没人愿意付钱可以,但是不能没有人认同。其实有时候我们很努力拼命的去赚钱,为的也只是一份认同,只不过这份认同来的最直接而已。

  或许是由于我一直在乡村生活,离这个浮夸年代有点路,所以比较容易欣赏她的歌吧。

  当天晚上我听完歌之后就上楼继续睡觉,第二天我买了个木质的八音盒,将这股尚存之气收了进去,带回了梁伯哪里。

  自杀者,罪同杀佛。她没法去超度,慢慢的消耗掉自己所有的精魂,最后投胎为鼠蚁,但是会保留今生的记忆。这在轮回上来讲,确实很残忍,一只老鼠拥有人的记忆,却要躲在阴暗潮湿的臭水沟里。不过,这也是轮回的大法则,是对自杀者的惩罚。

  不管怎样,自己做的决定,对或错,自己承担,没人帮你。

  梁伯见我消沉了几天,说带我去做个大买卖,我说抓鬼么?他笑说不用,动动嘴皮子就厉害了。

  我以为又是骗人,所以就不想去,但是梁伯却说别以为动嘴就没用,当年他动动嘴皮子帮了整个香港。我好奇的看着他,他很得意的挥手说,十二年前,香港回归,董剪花上任,找他看港督府的风水,他看了之后说港督府不能住,那里本来是风水宝地,但是因为人格调动,洋鬼子跑走了,所以也有变动,一时不能入住。

  董剪花就听了他的话,怎么都不肯入住港督府,情愿住自己家里去,不管媒体和记者怎么报道猜测,他就是不搬到港督府去。不过董剪花也不错,他上任那几年,香港也算繁荣,随后后来经历了非典。

  之后郑荫权上任,这家伙是个天主教徒,但是也有点怕,咨询了一下梁伯,问他是不是也住家里。梁伯去他家看了一下,说“扑街,你家风水仲坏过港督府!”后来就在港督府做了些阵,改善了风水,郑荫权才住进去。他也不错,一上任香港经济会回转,喝彩声一片,不过就是教堂的人不怎么搭理他了。

  听了这些大人物跟梁伯的陈年往事,我心情好了很多,便答应跟他走一趟。

  梁伯一开始说漏了嘴,说成这次要坑很大一笔钱,虽然他很快就改口说要赚很大一笔钱。但是看的出来,他是故意口误,想逗我开心。老头子胖乎乎的,心底很善良。

  找梁伯做事的是一个地产商,现在他老爸死了,想找梁伯寻个风水宝地。梁伯对我说去新界或者南丫岛踩踩点,那边山多。

  我善意的提醒,就香港这弹丸之地,虽然有很多好风水,但是这么多年了,应该被占完了吧。梁伯哈哈大笑,说确实如此,不过那地产商不是什么好货,把房价抬得那么高,现在香港的年轻人没有了信仰,一天到晚看着钱转,更多原因是被这些地产商给逼的。

  要出门见大客户,所以我也不能再穿的跟以前一样,安踏李宁之类的,得去换身阿尼马之类的。我一个人去了专卖店,一看标价,阿尼马,真是阿了你的妈!贵的要死!不过要派头吗,所以就忍疼刷卡了。

  买好衣服回去的路上却碰到了一帮倒霉蛋,一群香港废青举着牌子将几个妇女围了起来,在唱歌。

  我走近一听,王八蛋,这群畜生在唱蝗虫之歌,叫骂内地人是蝗虫,滚出香港,同时还拿手机拍着这些女人,不过这些视频我们看不见,因为都是上传到youtube。而那些妇女可能不是广东广西的,所以听不懂粤语,一脸迷茫的看着大家。

  如果这是在老家的话,我肯定拿着棍子一人给上一棍,然后撒腿跑。不过这始终不是在自己家,人在屋檐下,我不得不低头,再气,也没有办法,去梁伯那里,客人已经来了。

  在办公楼下,梁伯和一个财大气粗的老板下来,然后我们一起上了一辆房车。在路过刚才那条街时,那群废情居然还在那里叫嚣,正好土豪老板在跟我套近乎,说有事找他帮忙,在香港没有他办不成的事。

  于是我就问了下能不能揍那帮废青一顿。

  土豪面露为难之色,我笑了笑,有些轻浮的说没事,明白,理解。然后转过头偷笑,当然,我故意让土豪看见我在笑。

  土豪当即让司机把车停下了,然后打了个电话,挂掉电话之后让我在这看着,马上就有人来收拾这帮废青。

  果然,几分种后,就来了一辆面包车,五六个人拿着棍子下车,二话不说,照着那帮废青一头闷棍,然后快速上车跑掉。

  我笑了,钦佩土豪本事确实很大,可是笑到一半,又笑不出来。司机可能因为无聊,打开移动电视,而电视里播着一条娱乐新闻,关于A女星的。

  报道说她接了很多电影,档期都拍到2011年了,两年的档期都满了。我心里堵得慌,土豪却哈哈大笑,说A女星现在爽了,已经跟老公离婚了,现在又有赚不完的钱。

  出于传统思想的习惯,我问了句,她离婚了怎么办?

  土豪一句话把我点通了,一个女人,无儿无女,又有很多钱,这个时候不要老公最好了。在香港,你没老公,无所谓,但是你没钱,屁都不是。

  或许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们觉得艰辛,人家乐在其中就行了。

  梁伯看了看我,说,你的事,差不多就去办吧。

  土豪地产商吩咐司机开车,我们在尖沙咀码头停车,一样望去,都是豪华游轮,土豪的生活真美好。

  上了游轮,在后面坐着,海浪吹着,小红酒喝着,再看梁伯那样,我真的为师父抱不平。师父可是在乡下蹲着,虽说也存了不少钱,但是在乡下,有钱和没钱的区别不明显,师父可算是过了一辈子的清淡生活。

  土豪和梁伯聊了一会,怕冷落我了,过来跟我聊天,问到我为什么要打那帮废青。我只是随口说路过那的时候,被那帮废青喷到口水了。

  而土豪又哈哈大笑起来,说其实那帮人也没做错,内地人确实讨厌,跑到香港来稀释香港的资源。本来香港物价就贵,那帮人还来哄买,什么奶粉啊,什么什么的,滚回去吃内地的毒奶粉,跑这里来干嘛。

  我脸黑了,反问土豪知不知道我是广西的?

  土豪尴尬的笑了笑,我又问土豪祖籍哪里的,他告诉我说佛山的,小时候跟父亲逃难来的香港。

  我不说话,让土豪自己去纠结歧视内地人,是不是在歧视自己的父母,在歧视自己。

  挺纳闷的,以前内地和香港差距大的时候,内地以香港为豪。而今内地高速发展,经济上已经毗邻香港了,为何香港却憎恶内地了呢?

  难道说,我好的时候,你为我自豪可以。但是当你好了之后,我却憎恶,巴不得你回到贫穷时刻。

  我转身看着海景,还有渐远的香港岛,心情好了些。梁伯指了个地点,绕到南丫岛的南面停船,上山找风水好地。

  梁伯拿了块罗盘,装模作样的看着,我知道,这家伙压根就没打算帮土豪找块好地。尽管在土豪夸他的时候,他嘿嘿一笑说自己是业界良心之类的。

  我和梁伯,还有土豪老板以及他的一批跟班,在山上转了两个多小时,梁伯面露难色,因为这一块压根就没有什么合适的坟地了。因为这一片,风水好的,以及一般般的,全都被人占了,剩下的都是些渣渣。

  我想梁伯还是有点良心的,他虽然不想给土豪找块宝地,但是也不能坑人家,毕竟拿了钱的。我热的不行,想快点下山,于是走过去故意问梁伯有没有中意的坟地,梁伯摇了摇头,土豪老板马上凑过来,大声的说:“梁师傅,这里没有没关系,我们可以再去新界找,新界没有就回祖国找,一定要找到一个好墓地。”然后估计是怕我们嫌麻烦,补充了一句钱不是问题。

  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我咳了一下,说新界估计也没好地了,得回大陆找了,但是这一行过去,梁伯就要耽误很多生意了,某某大厦还等着梁伯去找地基呢,人家时间都定好了,这一推,梁伯就要损失三十多万了。

  土豪赶紧摆手,按着我的肩膀,很深情的说:“后生仔,三十万而已,只要找到一块风水宝地,再加三百万都没事!”

  如此最好了,既然你让我坑,那我不坑你,岂不是要招天谴?

  一行人又下山,但是因为在山上走了不少路,所以不原路回去,而是就近下山,派两个人过去把船开过来。到了山脚下,大家在一家小店歇脚,土豪一直在吹嘘他多么多么厉害,然后又跟我吹梁师傅多么多么神,我敷衍的点头,不说话。

  梁伯则始终微笑,很少说话,要说也是一两个字,跟私底下那个嘻嘻哈哈的老头一点也不像,用他的话来讲,这是门面。

  土豪指着旁边正在建的别墅,又开始吹了,说这种别墅建一栋能赚多少多少,然后又骂那些工人,建房子的没房子住,活该之类的。我听不下去,就出去了,到处逛,走到正在建的别墅前,看着那些工人。

  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他转过身的时候,我看清了他的脸,但是却躲开了。因为那是我好朋友,初中高中一直都是同桌,他家境不错,对人也大法。以前师父怕我多用钱,养成了坏习惯,所以总是很拘谨,他也每次都会借我钱,当然都不用我还。

  暑假的时候,我如果不跟着师父出去做事的话,就会跟他厮混在一起。快要高考的时候,我们都确定考不上好大学,我的打算是跟着师父干,传承他的本领,而他则准备出国,可惜最终还是不行,他父亲生病,把家里的积蓄掏空了。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很可能是偷渡过来做黑工的。我想他也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与我见面,于是便避开了。

  躲开朋友后我顺便看了一下这的风水,结果吃了一惊。

  此处虽然背山面水,按风水学来讲,山旺人,水旺财,此处虽然背山面水,但是却不如此。如无意外,这间别墅在施工期间,就要死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