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苦笑,梁伯是在逗我玩?可是很明显,他是认真的。

  “需要什么装备,我这里有的,你就拿去,没有的,就跟阿雯说,让她去买。”梁伯指了指他的助手,二十多岁的样子,黑色开口西装,里面白色衬衫,再加隐约可见的黑色bra,标准的officlady。微笑的近乎定格的嘴。

  “快点哦!都快天黑了!”梁伯催促我到。

  我点头,在办公室里找了把桃木剑,一块罗盘,出发。

  闹鬼别墅在深水湾,我下了楼,坐车到尖沙嘴,然后坐游轮到铜锣湾,然后打车去深水湾。到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按照地址,在山路上慢慢寻找,找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那间别墅,房东也是焦急的在别墅门口搓手跺脚,我走过去介绍了下自己,他连连点头,带我进了别墅。

  这什么别墅啊,左边跟后面是山,右面又是树,前面虽然朝海,但是隔得太远了。这么偏僻的地方,还不如我们乡下。

  房东先给我介绍了那位女歌星,以前很红的,后来慢慢跟不上了潮流,就过气了。而那些明星,有钱的时候大手大脚,不知道存起来。没钱了又放不下脸,还要住好地方,所以就租了他的别墅。

  这一租,就是三年,期间那名女歌星一直在找各种关系,发行唱片。可是MP3已经彻底把整个唱片行业打垮了,大部分的歌手都转行演电影了。所以,她吃了三年老本,无路可走,在这间别墅吃安眠药自杀了。由于位置偏僻,死后一个月,房租路过时才发现,尸体已经烂了,整个地板上盘满了尸虫,恶心的很。

  房东赶紧报警,然后还请法师来做了场法。之后再租给别人,却出事了,那名女歌星死后,第一个来租的是个艺术家,画画的,说这里环境好,找灵感,结果两个星期就神经病了。被拉到精神病院去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第二个租客是一对著名导演,看着这里比较偏,装潢也好,适合带女演员回来,所以就租了。结果三天就跑了,说每天半夜能听见楼下有人唱歌。

  之后又租了几批,都差不多,每到半夜,一楼就有人唱歌。

  我吐了口气,说明白了,让房东留下钥匙赶紧走。我则留了下来,在别墅楼上楼下逛了逛,确实不错,中式跃层,装修典雅,除了外面的环境比较阴森森的不好。

  我在二楼的主人房的床上平躺下,看着天花板,想象我是一个红极一时的明星,走到哪里都是闪光灯,到处都是记者追着采访。但是突然有一天,大家都不理我了,我走到哪里,都没有理我,那些曾经巴结我的制作人,我去求他们给我发唱片,也都不理我了。

  夜深了,越过我这栋别墅后面的山脊,那边的跑马地,铜锣湾,湾仔,夜生活才刚开始,正是热闹时候。

  而这边,安静的出奇,出奇到我这么有毅力的人居然睡着了。

  睡梦中,模模糊糊有人在我耳边唱歌,歌声无法用词语形容,就像三十年代的旧上海,细雨天,小胡同里,阁楼少女对着空巷子在哼歌。

  如果非要用词语来形容这歌声,那么就是清澈和朦胧。似乎矛盾,但却是给人那种感觉,就像浓茶里加糖一样,甜和苦混在一起,却又层次清晰。

  我被这歌声带进了一个“旧”梦里。

  梦里面,月光朦胧,天空飘着细雪。我穿着长马褂,系着白围巾,戴着米色爵士帽,手中握着一把收拢的黑色长伞,在三十年代的上海小弄堂里赶路。

  一丝空灵清澈的歌声留住了我的脚步,我似乎忘了原本要去的方向,而是循着歌声,在交接的像迷宫一样的弄堂里漫步。

  ia酷o~匠n^网|首r发?

  终于,我确定了歌声的就来自于前面的房子。我在门口的青石板阶梯上伫足,倾听。最后还是忍不住,轻轻推开了门,木门转轴发出吱吱声,歌声停顿了一会。

  我在继续往前走,不知何故居然到了二楼,这是一座中空跃层式的老别墅。在楼下厅堂里,一个少女背对着我,依旧在轻轻吟唱。

  少女的背影太诱人,我收起马褂的前摆,下楼,在少女身后坐下,轻声问道:“姑娘,能否让我看一下你的脸。”

  “你因何而来?”

  “我因歌声而来。”

  “那你为何要看我的脸呢?”

  少女的声音很平缓,但是话里行间,却充斥着让人无法撼动的张力。

  少女继续吟唱,歌声开始悲伤起来,我被歌声带动,居然流出了眼泪。

  眼泪在我眼角滑下,很冰凉,我从梦境中抽离出来,但是歌声,却还在继续。我擦了下眼角的泪水,轻轻下床,慢慢的打开房门,歌声顿时清晰了很多。

  走出房门,所有的灯突然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