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最?快上酷匠y5网^W

  我跑到事发地,马路上有肠子,断了的腰,还有一颗头颅,不过头被蒙起来。

  在现场,我没有发现天宝的爸妈和奶奶。心虚的假装从他家门路过,门口为了很多人,还有警车。

  师父因为职业原因,平时很少说话,而我又从小跟他一起,所以也有点像他,隐忍,隐忍的接近麻木。我点了根烟,克制自己的情绪,然后在槐树底下坐着,到晚上两点左右,把天宝的魂收了。

  师父把两个小鬼在木头人里,用符咒控制住,在带着我一起去香港。

  A女星比上次更憔悴,瘦的吓人。不过这时候,我已经没心情去心疼她了。

  在A女星家里摆坛设法,完成了之后,师父叮嘱A女星,需要每天把自己的血滴在这两个木人身上。就算完了,临行前,我特意问了下A女星,什么时候把天宝还回来,我要自己为他超度,她告诉我一两年就行了。

  可是在我和师父回去三个月后,她就通知我们去把小鬼接回来了。师父虽然纳闷,但是也没多问,自己过去把小鬼接回来了。

  这件事本以为就算完了,但是两个星期后,我和师父在电视上看到了一宗新闻,一个十三岁的小女孩,被人用奇异的方式吊死在家里。

  那种死法,稍微懂一点的人都知道是炼魂,并且是最恶毒的那种。

  看来A女星还是不满足慢慢改运的方式。我虽然愤怒,却并不觉得这跟自己有关系,但是师父却开始不说话,不吃饭了。

  A女星很快就复出了,并且片酬高的吓人,外人看觉得不合道理,媒体胡乱推测,但是其实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圈中人心知肚明。并且,我师父也死了。虽然她跟我师父的死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事情源头始终因为她,我不是个恶人,但也绝对睚眦必报。后来我破了她的术,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名堂了,沦落到一些地方电视台赚通告费,靠一些不知廉耻的言论博版面。不过这是后话。

  那次师父就在院子里的柚子树下坐着,坐了两天,不吃不喝,不说话。终于在第三天,他告诉我说他要离家一趟。

  我知道有事情,就问他去哪,什么时候回来,我要不要跟着他去。

  师父让我不必跟着,而后他把存折的密码告诉了我,存折上有一百多万,其实师父赚的远不止这些,他每次完成一个单子,都会匿名捐出一半给红十字会。后来给一个当官的做事时,得知红十字会的钱并不是用在善事上,一生气,就不捐了。另外,他还写了个证明,把他的地契转给我。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脸上始终没有太大的表情,很平淡,平淡的就像是在叮嘱我该去洗衣服了。

  但是我隐约感觉到,师父这是不打算回来了。

  一开始我还能忍住,但是当师父收拾了很多法器,打好包裹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师父先责怪我十八岁的人了,还哭不丢人吗。

  可我依旧不停的追问师父要去干什么,师父只说了四个字:“清理门户。”

  他并没有告诉我要去哪里,但是我却从离家的时间算了出来。他是晚上十点去南宁市里的,而我们这倒南宁市里要一个多小时。师父做事总是把时间掐的很死,我在网上查了下十一点到十二点的火车,猜到了师父要去哪。

  十一点五十,南宁去重庆的火车。

  综合之前的事,我大致猜出了师父具体要去哪。

  第二天,我也上了南宁前往重庆的火车,希望能找到师父,并且帮他一些忙。七岁开始,跟着师父十一年,那种感情很难表达。

  结果我上了师父的当,我到重庆后去了师父可能去的地方,均没有他的痕迹。我恍然大悟,师父是故意那个时间点出门的,误导我。

  我赶紧回南宁,这时候已经折腾了一个星期了。我跑去取了十万块钱,在一个小的移动公司,说自己的电话掉了,要补一张电话卡。但是我报的确实师父的手机号码,营业员问我拿办卡时登记的身份证,我说没有。营业员查了一下,确实没有用身份证登记,然后又让我填五个最近的通话记录。

  我拿着笔假装在写,但是却在偷瞄营业员的电脑屏幕,并且记下了最近两个通话记录的号码。然后我说不补了,就跑了。

  出去后我拨通了偷记下来的电话,几经转折,终于在临近南宁市的北海市见到了师父最近联系的人,原来他是跑船的。

  我不喜欢绕圈,直接给了船家一万块钱,让他告诉我,师父找他干什么。

  船家告诉我,师父做他的船偷渡去了越南广治。于是我又付了他一笔钱,让他也送我去越南广治。在船上,他给我透露了另一个信息,师父以前也坐过他的船,虽然是在广治靠岸,但是目的地确实泰国,因为从广治离泰国最近。

  我很感谢他告诉了我这么个消息,让我不用在越南瞎转。但是又有另一个问题了,我没有相关的证件,不知道怎么从广治偷渡去泰国。

  船家看我年纪小,说到时候上岸后会带我去见个人,让他带我去泰国。或许还能得知我师父去了泰国哪里。

  渔船从北海出发,再前往海南,在海南佛罗镇停了。船家时间掐的很准,海南佛罗镇正对着越南广治,直线路程。他时间掐的也准,下午两点从佛罗镇出发,凌晨两点到广治,虽然晚上也有海军放哨,但是凌晨两点登岸,要容易很多。

  尽管船家时间掐的准,可是差不多要到的时候,还是遇到了巡逻的海警。船家说他不能送我上岸了,要马上回去。师父生死未卜,我不可能就这样回去,于是套着救生圈跳了下海。

  海水挺冷的,但是因为在亚热带,所以还撑的住,只能算冷,算不上冰。

  我游了两个多小时,上岸时候已经是东方鱼肚白了。

  一个人站在陌生的国度,前面又是种种艰辛,过去的日子,算是永远回不去了。我想哭,但是现实不容许我有过多的时间去悲伤,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把随身带的那些钱拿出来晒干,已经只剩下八万了。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后悔没有多取点。

  中午的时候才敢上街,一开始很小心,生怕被警察抓住了。但是在街上转了几圈,我就发现自己太谨慎了。广治那地方跟我们中国的一个小县一样,根本没有什么警察巡逻之类的。毒贩甚至都敢在大街上向过往的行人兜售毒品。

  在这个地球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中国人。很快就看见了一家汉字招牌的饭店,进去找到了老板,流落他乡的,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能说,有些不能说。所以老板并没有问我怎么会到这里来,他做了一盘鱼香肉丝,让我吃饱了饭。

  我问老板怎么可以去泰国,老板告诉我说广治去泰国的话,还要穿过老挝。然后问我带了多少钱。

  师父曾经教导我,出门在外,勿信直中直,须防仁不仁。

  所以我说带了只两万块钱,老板似乎看出来我在骗他,不过他也没有在意。告诉我说人民币在这边也通行,但是有些地方不收,所以要去换越南盾,但是因为我没有证件,不能去银行换,而去黑市换的话,要收一半的手续费。

  所以他想去帮我换泰铢,我给了他两万块钱。过了两个多小时,他回来了,给了我五万多块泰铢,还有三千多万越南盾。

  我见老板人好,就说了此行的目的,问他十天前,有没有见到一个中国人,然后给他描述了一下师父的样子。老板想了想,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来了个乌黑的越南仔,他们用越语交流了一阵。而后老板告诉我确实来过这个人,并且告诉了我师父当时虽然是在老挝泰国边境下的车,但是其实最终目的地是曼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