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明星养鬼这种事,在我们内地因为各种社会因素,比较少,港台以及新马泰比较多。但是很少有长期养鬼的,都是在事业最低谷,遇到很大的坎时,才会养鬼,改善一下运气,然后用今后的运势慢慢的加倍弥补。

  我跟着师父也见过不少明星,以前太小,对他们没有什么感觉。后来我慢慢长大了,也有自己的偶像了,所以就很希望能有明星找我们养鬼。

  终于在2009年,有个老顾客搭桥联系师父,说香港有个女明星要养鬼,让师父过去谈一下。师父以为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养鬼,就带着我一起过去了。

  见到那位女明星的时候,我惊讶的合不上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女明星。当时我激动的搓手搓脚,好一会后才缓过情绪来。

  那位女明星,我们暂且就叫她A吧。A当时遇到了一件大事,事业已经全部停下来了,停了一年了!我也在网上看到了很多相关新闻,算是年度最大的新闻了。她老公也要跟她离婚,她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很憔悴。

  她告诉师父,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也不会出此下策。师父点头,问了下她具体要求,但是随后师父就摇头了。

  因为A女星要求的太大了,一般人都是在低谷的时候,才会养鬼慢慢改善运气。而她却要求事业一下子到巅峰,婚姻什么的全都要美满。

  养鬼,有顺势催运,也有逆势改运。顺势催运的话,用些魂薄的小鬼就行了,遗留问题也不大。逆势改运,那就需要很重的小鬼,但是只是一点点的改,尽管这样,遗留问题很大。而A女星所要求的逆势改运,则是颠覆性的。这种小鬼,在外面收的都没用,必须要用活人炼魂。

  养鬼本来就损阴德,用活人炼魂,更是禁忌。

  师父很坚决的拒绝了,A女星出价一百万,师父都没有同意。最后A无奈之下,同意师父提的用薄魂慢慢改运。但是A女星后来找了别人炼活鬼,不过这是后话,后面会提到。

  当时家里只有一只小鬼,并且魂很薄,是师父收的游魂。所以需要出去找新鬼,那时是夏天,经常有小孩溺水身亡。我们回到家后,师父就让我出去找鬼了,我骑着自行车在隔壁乡转了两天,终于有个村子有小孩溺水死了。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我在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才进村,在小孩溺水的那个渡口引他过来。引鬼用的是黄杨木。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黄杨木,《酉阳杂俎》记载“黄杨每岁一寸,不溢分,至闰年反缩一寸,是天限之命也。”就是指黄杨木每年只长一寸,不多分毫,并且在闰年的时候,不但不会生长,反而会缩小一寸。曾经有人研究过,确实如此。并且黄杨木放水里会沉,还烧不着。具体详细的应用以后慢慢提。

  我把黄杨木人绑了根红线,丢进水里,慢慢的哼着儿歌。

  很快就感觉到线在动,我顺速将黄杨木抽出来,并且用黄宣纸包好,塞进单肩包里。

  准备回去的时候,我不禁望了下北面,往北行一百里,就是我的老家,一个贫穷的小镇。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回去,起码现在还不能回去。

  我对家人的记忆很模糊,因为七岁左右,我就跟着师父走了。当然,我不是被师父拐走的,而是师父拿钱“买的”,三十二岁之后,我就可以回家了。

  可能有人以为我爸妈贪钱,卖子女。当然不是这样,是因为我八字太弱,活不过十二岁。师父带我走,帮我慢慢改命,他是个好人,但是却做养鬼这一行。师父经常跟我说,在他死后,一定要为他做场大法,消一下孽,来世的时候做猪做狗,也是有主人的狗,而不是一只流浪狗。

  其实我个人觉得师父并不是在造孽,而是在积福。他虽然养小鬼,但是都是收外面的游魂,或者收河里溺死的水鬼。而不像其他人一样挖小孩的坟炼鬼,更有甚者用活人炼鬼。师父将那些游魂收取炼成小鬼后会养着,在有买家需要的时候就拿去,换的一笔财富,而后两三年后买家不需要养鬼了,师父就会收回来,并且超度小鬼。

  不过,他始终违反了天地法则,所以,阴德损的很厉害。

  我带着小鬼回家,但是这还不够,因为A女星不是催运,而是逆势改运。所以我还要找去找别的小鬼,并且不能再是溺水死的,溺水死的是因为做替身,轮回上来讲,算不上枉死,因为他让另一只鬼脱离了。这种鬼用一只就够了,我还要去找一个枉死的。

  由于我十五岁开始就出去找鬼,所以有了经验,我骑车去了一个小山村,这个山村由一条省道穿过,来往的车很多,但是相关的保护措施,例如避震带和预警牌却都没有,这种地方是车祸高发地。

  已经下午了,我在村头的一家大槐树下睡觉,玩手机。等了一下午,没有事故发生,但是我不能离开,因为这种东西急不得。我在村里的小店里泡了盒方便面,多买了些零食,顺便在那给手机充电。充好电后我就继续回大槐树下等。

  槐树下面藏鬼,鬼多,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有很多游鬼在那了,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而那些鬼,也能感觉到我的身上的味道,会明白我从事的行业跟他们相关。所以,大家谁也不得罪谁,两不相犯。

  当然,我还是扯了半包酒鬼花生丢地上给他们享用。

  最√新Gz章…4节$上●酷S匠网

  很快我在槐树下睡着了,第二天天刚亮,我被一个小孩弄醒了,他大概五六岁,很可爱,用狗尾巴草转我鼻子。我醒来后用矿泉水漱口,然后逗他玩,知道他叫天宝。

  得知他爸妈在不远的田里里收割稻子,农忙时期,乡下的小孩都没人看着。我跟小孩玩的很投缘,他很爱笑。中午的时候他爸妈回来,是个很热心的夫妻,见我跟天宝玩了一上午,就热情的邀我去他们家吃饭。

  我也吃腻了方便面,索性就跟着去了。结果这一去,就后悔了,因为有些事情,真的不如不知道。

  我看见他们中堂上放的灵位,是天宝爷爷的。上面写着生卒年,我算了一下,这个老人命中本无后人。

  而我在吃过午饭后,跟天宝的奶奶在院子里乘凉,套了下她的话,原来天宝的父亲是“借”来的。所谓的借,不是借种,而是借命。老太太或许是秘密压在心里太久了,所以见到一个可以说话的陌生人时,把当年的事情告诉我了。

  天宝的爷爷到了四十岁还没后人,于是找了个道士,道士施法,借了村里另一个恶霸的命。那个恶霸本应该有后人,但是后人的命被借到这个家庭来了。之后那恶霸无后,又因为平时作恶太多,老年凄惨,前几年死了。

  知道这一切后,我吸了口凉气。

  什么是借?借了就是要还的!不能还给当事人,就要还给天地。也就是说,那个天宝,是留不住的,迟早要死。

  我离开了这个村子,因为天宝太可爱了,我不怕自己会做出一些禁忌的事情。

  我去了另一个村子,三天后一个下午,听到一个从游村过来的人说,刚刚游村有个小孩被撞死了,压到车底下,头卡在地盘上,拖了两里路,身体都被磨烂了,头也扯断了。司机跑了,现在那里被警察围起来了。

  游村,就是天宝家的村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