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听钱景梵大声冲着前台喊了一句:“石老板!生意兴隆啊!”

  呃……跟着铁公鸡来到了石公鸡的地盘吗?!周星煜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石老板,钱景梵的普通话发音还是比较标准的,应该不是历史的史,那么就是石头的石了。

  柜台后面探出一个瘦小的脑袋,鼻梁上架着大大的眼镜,齐眉的刘海已经被网吧里面的烟雾打成了一绺一绺的,十几根头发一绺黏在一起。

  “发你的鸟财啊?啊又来白玩儿游戏啊?!”老板嘴里冒出了浓重的金陵腔,似乎不是台烟市本地人。

  “谁白玩儿了!不是每个月我们四师弟李溪林都来先预付款吗?!”钱景梵才不认为自己来玩游戏是吃霸王餐的,开什么玩笑,有自己这么好的顾客吗?!

  李溪林不是每个月等大家玩过了之后结算到底花了多少钱,而是提前给网吧老板付一定的资金作为他们宿舍的几个兄弟上网的费用。

  严格算来,李溪林付的价钱比大家实际上网的时间所要花费的金钱多多了,只不过这一点石老板就自动忽略了。

  “给两台最好的机器!我们宿舍新来的兄弟,认识认识,以后也挂到四师弟的账上!”钱景梵把周星煜往柜台前面一推,那架势就像把一头要挨宰的猪推到案板上一样,幸亏周星煜的力气比钱景梵大许多,否则就这么猛地一推,普通人都得磕到柜台边上去。

  柜台后面石老板慢慢地站起身来,周星煜发现这个网吧的老板居然身高一米六左右,瘦瘦的脸庞尖尖的下巴,一笑起来两个眼角全是皱纹。

  即便如此,周星煜也判断不出来他的实际年龄,这位石老板分明脸上都有皱纹了,但是依然是一副可爱的娃娃脸,跟大学里面的学生没什么区别。

  “幸会幸会!鄙人石三,来网吧的客人一般都叫我石老板,这位小兄弟贵姓?”石老板两眼一眯,嘴角上扬起来,周星煜感觉那厚厚的玻璃镜片后面的两道眼睛缝隙里面闪烁着令人惊叹的光芒……这就是传说中的智慧之光?

  “小弟周星煜!石老板叫我玉米就行了!”周星煜双手抱拳,冲着石老板拱了拱手。

  “玉米小兄弟!初次见面,这个《荣耀》的账号卡就当是见面礼了!”石老板一边说一边从柜台上面摸了一张银灰色的账号卡,双手捧着递给了周星煜。

  钱景梵撇了撇嘴,用自己的小胖手扬了扬手里那张淡金色的账号卡,对石老板说:“石老板!我家五师弟可是用的至尊限量版!收起你那不值钱的普通卡吧!”

  “哦?失敬失敬!”石老板用手托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仔细瞄了一眼钱景梵手里的淡金色卡片,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至尊限量版?!看起来和限量版那个卡片挺像的。

  不过石老板明显比钱景梵能沉得住气,听说了是至尊限量版,也没有激动到直接冲过去把卡片抢到手里面研究,而是对着周星煜道了个歉:“抱歉不知道玉米小兄弟自己有账号卡,见谅见谅。”

  石老板刚才跟钱景梵说话的时候一嘴的金陵方言,现在跟周星煜说话的时候又是标准的普通话了,不注意听的话还真听不出来他老家是哪里。

  周星煜笑了两声,对石老板说:“石大哥请随意,我们就是来玩个游戏。”

  “兄弟们都叫我蛙哥,玉米小兄弟要是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蛙哥好了,不用叫什么石大哥这么外气。”石老板拍了拍自己干瘦干瘦的胸脯,对着周星煜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不是每个人都是自来熟,但是每个生意人都会跟自己的客户打下良好的关系。

  石老板送给周星煜账号卡,可能确实怀有一种送个见面礼的想法,但这种想法潜意识里就带着一种“以后就来我这里玩了”的潜规则……

  拿了人家的账号卡,以后上网岂不是就要到这里来了?难怪周围十几家网吧,虽然家家看起来都很红火,但这一家一看机器配置就高档出来一大截,还是老板会做生意啊。

  “那我们先去玩儿了,给我们预留的机器没让您老卖出去吧?”钱景梵看了一眼满屋的客人,凤凰社是周边最火爆的网吧之一,不过因为李溪林常年包月的关系,而且是按照三十个人头三十天包月,这气魄已经可以说是用一个扔一个看一个了留一个……毕竟前几个月他们宿舍里只有七个人。

  周星煜不知道李溪林包月预付的价格,也就没有钱景梵这么理直气壮,毕竟自己是来蹭机器玩儿的不是。

  “做生意讲的就是诚信!再忙也不能把你们预留的座位卖出去啊!”石老板一边搓手一边对钱景梵笑了笑,接着说道:“二楼天字一号包间,小郑也在里面。”

  天字号……怎么一下子从西方玄幻跳到了东方武侠的风格了?!不是凤凰社吗?!不应当是“格兰芬多”这种样式的名字吗?!

  “好咧!谢谢您啦!五师弟,走啦,上楼去!”钱景梵拉长了的声音打断了周星煜的思绪,就看石三冲着周星煜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可以上二楼了。

  同时石三的目光开始转向自己柜台里面的电脑屏幕上,与网吧里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是,石三的电脑屏幕上并没有在玩《荣耀》游戏,反而是一个个文字的网页。

  周星煜趁着走过去的时候瞄了一眼,似乎和什么挖矿机有关。

  网吧的老板给大家推荐《荣耀》游戏,自己却不在这里玩,难道是贩毒的从来不吸毒这种思维方式?

  “二师兄!蛙哥……石老板他玩《荣耀》游戏吗?”周星煜一边说一边看着正在上楼梯的钱景梵……确切地说是他那占据了周星煜整个视野范围的肥臀。

  钱景梵头也不回地上楼梯,回答道:“现在有不玩这个游戏的男人吗?!五师弟你可别小看了《荣耀》的威力,就连女生都有喜欢来玩这个游戏的!”

  “我就不玩……我还是男人!”周星煜故意给钱景梵抬杠。

  “你这不马上就沦为男人了嘛?!不要害羞嘛……”钱景梵得意地冲着周星煜勾了勾手指头,头也没回地继续向前走。

  凤凰社网吧的楼梯是向左旋转上升的,为了省出空间来摆放机器,石老板把楼梯的空间压缩到了极限。

  如果是观弈山人在这里,一定会说这不就是大菠萝里面读进度条用的楼梯吗?!可惜周星煜并不知道这个游戏当年的火爆程度,就这么沿着楼梯最右边宽敞的地方一步步走上去了。

  来到二楼,发现上面的空间被间隔成了很多的小包间,就像火车卧铺软卧车厢那种间隔,还带门拉上的……虽然周星煜并没有坐过软卧,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也只是到了硬卧车厢里面见识了一下,还差点把小命给丢了。

  N{酷/)匠k网正J版首'发\

  包间的间隔所使用的木板都是刷了漂亮的黄橙色油漆,每个门上挂了暗棕色的小木牌,上面写着遒劲的隶书,右手边第一个包间上面就写着“天字一号”。

  周星煜门牌刚想推门进去,钱景梵一把拉住了他的手……当然,钱景梵的力气不足以拉住周星煜的手臂,是周星煜注意到钱景梵的动作之后自己主动停下来的。

  “先敲门!等七师弟开门……”钱景梵非常郑重地对周星煜交待了一句,周星煜没明白过来,反问道:“不是七师弟在里面吗?你们不熟?”

  钱景梵摇了摇头,诡异地笑了笑说道:“就是因为很熟,所以才要等他开门……五师弟,等你成了真正的男人就明白了。”

  尼玛这和小爷是不是真正的男人有什么关系?!话又说回来,小爷现在算不算真正的男人啊……周星煜的思绪又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平安夜那天晚上的事情。

  钱景梵用自己的小胖手,使劲在包间的门上拍了拍,不知道是不是包间的门锁上了,钱景梵这几下根本就没拍开。

  就听里面传来一个粗犷的声音:“谁特么这个时候来捣乱?!老子忙着呢!”

  “七师弟!是我!你二师兄钱景梵!”似乎知道里面的郑孟钦肯定会这么问,钱景梵丝毫不奇怪,紧接着就自报家门。

  “哦?!二师兄啊!等一下马上就好!”里面的声音顿了两秒钟之后,气喘吁吁的回答道。

  钱景梵把双手一摊,然后转过身对周星煜说道:“看吧,我说的没错!”

  尼玛七师弟一个人能在里面忙什么?!打BOSS呢还是抢怪呢?这么紧赶慢赶的。

  虽然不知道郑孟钦在里面忙什么,但是既然钱景梵说了要等等,周星煜只好安静地呆在旁边等着,同时眼睛瞅着其他的包间上面的门牌。

  咦?天字一号的对面怎么不是天字二号?这是什么奇怪的设定?!

  周星煜觉得门牌号挂得乱七八糟的,于是顺着走廊向里面找了找,居然天字二号在走廊的最尽头!

  不过好在周星煜看懂了一些门牌的大概规律,应该是“天地君亲师”加上“一二三号”的顺序排列的,可是为什么到了最后又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天字二号啊?!

  这是哪个体育老师教的数学课程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