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当即心里就“咯噔”一下子,坏事儿的是观弈山人依然穿着他那身道袍,似乎那天晚上他们去追杀疾风火狼的时候,跑到自己家上面遇到了那个张警官就是穿的这身衣服。

  这下再说没见过人家……似乎说不过去啊……

  果然,当观弈山人走得近一点的时候,先冲着周星煜挥了挥手,然后看了一眼那两个警察,张警官已经呆立在那里不敢动弹了,手抬起来就这么一直指着观弈山人的方向。

  赵玉霖几个人冲着观弈山人笑了笑,一个个提起精神,参差不齐地打了招呼:“都教授您好!”、“都教授!”、“都教授您来啦?!”、“都教授也来吃牛排?”、“教授好!”

  观弈山人没有理会赵玉霖哥几个,反而扭头冲着那个女警官笑了笑:“妹儿啊,怎么调到巡警队了?不干重案组了?”

  那个姓罗的女警官显然没那么害怕,不过还是有些犹豫地点了点头,轻轻地回答道:“重案组……压力太大了……”

  观弈山人也没有多问,回过头问周星煜:“怎么回事儿?大家怎么都在围观你们几个?刚才电梯里面出去的几个担架上的人是你揍的?”

  看(正9版章!节Q上2酷…Y匠网

  周星煜点点头又摇摇头,当着警察的面儿呢,自己才不承认是自己打的人:“他们拿刀子想打我们,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自相残杀了起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目睹了这一切,我肯定是信了!”

  观弈山人撇了一下嘴角,显然他根本就不信这些鬼话,就周星煜的战斗力,摆平这几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还不是一只手就搞定了?!

  不过他胳膊上的雪又是怎么回事?!自残?!还是对方有高手?!

  “都散了都散了!没什么好看的!”观弈山人冲着周围的人喊了两嗓子,接着观弈山人来到姓罗的警官面前,从兜里面掏出一个工作证一样的东西,给她亮了亮,然后说:“同学之间有点儿小摩擦,你们也不想把案子弄大了到重案组去吧?到时候人跟着案子走,你们可又回重案组了。”

  “是是是!小摩擦!小摩擦!绝对不用立案!”胖警察在旁边一边哆嗦一边接过观弈山人的话茬开始说话,看来他和罗警官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他说了算,所以罗警官就很少发言。

  似乎胖警察非常不想把周星煜和观弈山人这两个鬼魂一样的存在带回警局里面去,谁吃饱了撑的带个随时会消失的“人”回去啊?!

  观弈山人冲着周星煜一摆手,故意严肃地说道:“都扯呼啦!待会儿围观的观众更多!甭指望说几句散了吧他们就能自己走开了。”

  说完还冲着赵玉霖也摆了摆手,示意大家一起走。

  周星煜宿舍的兄弟们一个个高兴极了,今天不仅出了长久以来的一口闷气,还没有被警察抓到警察局里面去,不知道都教授有什么神通广大的地方,居然警察明显是在偏袒对方的情况下,硬生生地让警察改口不敢带大家去警察局了。

  众人一边嘁嘁喳喳小声地议论着都教授英明、都教授威武之类的话,一边拉着周星煜一起嘻嘻哈哈地赶紧离开了牛排店。

  只有赵玉霖有些遗憾,今天看来是吃不成牛排大餐了……

  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似乎刚才打群架的事情根本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心情,或者说有了主心骨,大家瞬间像变了个人似的。

  周星煜找了个机会凑到观弈山人身旁,小声的说:“杜教授?杜甫的杜?”

  观弈山人摇摇头回答道:“成都的都啊,都可以的都,又念做嘟!”

  “这么奇怪的姓氏?!您老人家可真是大隐隐于市啊……还隐藏到了大学里面!请问您尊姓大名?!”周星煜听懂了观弈山人说的姓氏,立刻开始阴阳怪气地腔调问起来。

  钱景梵一个虎跃从后面扑到了周星煜的背上,接着说道:“五师弟怎么跟都教授说话呢?!这么没教养?!”

  李溪林也在旁边帮腔:“在下新来的舍友,年轻不懂事,还望都教授海涵。”

  “好说好说,反正老夫也没吃中午饭呢,恶心不出来!溪林啊……这次期中考试有把握吗?”观弈山人说了两句完全不想干的话,周星煜正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李溪林却笑了笑。

  接着李溪林看了看周星煜说道:“今天给周师弟接风,说好了他请客出零头,在下出整数,不知道都教授能不能赏脸来一起吃个便餐?”

  “这个……老夫本来有事在身,不过看你们这么有诚意,这样的话,就当抽空给你们辅导辅导期中考试的事情,增加一点儿把握吧……”观弈山人话音刚落,周星煜立刻明白了刚了他为什么说李溪林考试是否有把握的事情,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呐!

  老道士想让人家吃饭却不直接开口,换个理由说是帮大家复习功课!

  “都教授,您喜欢吃什么?”吴白羽凑过来,把自己的黑脸儿一伸,忽闪着眼睛看着观弈山人,似乎这样就可以让对方把题目透漏出来大家顺利通过期中考试了。

  “客随主便!客随主便!老夫随意!”观弈山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从妖界回来之后不知道是不是他没有功夫修剪胡子,下巴上面已经留出了一小绺胡子。

  “这么冷的天,要不去吃红川椒砂锅麻辣烫过桥米线?”钱景梵其实更喜欢吃川菜,在没有川菜的时候吃湘菜也能凑合,不过显然在这个步行街上面,最和他口味的就是这个红川椒了。

  “随意随意……”观弈山人一脸笑容。

  周星煜不禁心里咯噔一下,老道士出来骗吃骗喝,该不会没带钱吧?那待会儿小爷怎么问他借钱?!

  “大叔,你是不是没带钱包就出来了?”周星煜小声地问了一句。

  “带钱包谁吃不到饭啊?!不带钱包吃到饭才叫本事!”观弈山人压低了声音理直气壮地反驳周星煜。

  尼玛果然是出来吃白食的!

  “那你刚才如果没有碰到我们怎么办?吃牛排馆霸王餐?”周星煜觉得自己碰上观弈山人有点过于巧合了。

  “你们宿舍那几个人一般听老大的行动,老大赵玉霖同学最喜欢吃牛排,这附近就这价牛排馆是可以吃自助的,贫道当然在饭点儿来碰碰运气啦。”观弈山人一边掰着手指头一边给周星煜分析,自己到底是怎么这么“碰巧”遇到大家的。

  “呃……原来是有备而来蹭饭的……”周星煜嘀咕了一句,接着被孙醉墨拍了一下脑袋。

  就听孙醉墨在后面说开了:“五师弟!迪迦!注意点儿形象!怎么跟都教授说话呢?!怎么宿舍能请到都教授吃饭是咱们的荣幸!”

  尼玛原来观弈山人出来蹭饭还一直是端着架子的啊……最后大家都以请他吃饭为荣?!

  周星煜这下不敢说什么观弈山人的坏话了,看来自己宿舍的几位兄弟为了考试都已经是观弈山人的铁杆粉丝了……就是不知道学霸赵玉霖是不是也对他这么盲从?

  想到这里,周星煜不由自主地看了一眼赵玉霖,就在这时正好看到赵玉霖也在看他,同时微笑着说:“周星煜!吃米线的话,说不定你就要多付钱了!”

  周星煜没想到对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只好讪讪地回答:“不要紧,我把钱都带出来了,大家吃得高兴就好了。”

  目光从赵玉霖身上撤回来,周星煜接着对观弈山人悄悄地说:“都教授……这个……我身上就一百来块钱啊,还要付学费、买饭票、买手机……”

  “不是给你缓交了学费了?!自己打工挣钱啊!”观弈山人故作吃惊地看着周星煜,似乎很惊诧他怎么突然需要那么多的钱。

  “现在没手机用,联系人都不方便啊……”周星煜继续列举自己的理由。

  “宿舍里有座机电话,问我借钱的话……贫道记得曾经告诉过你,大学教授的工资才八百块啊,你觉得你们一下买个三四千的智能手机,让教授们怎么混啊?!”观弈山人说道这里,胡子都开始翘起来一颤一颤的,似乎对周星煜这种花别人的钱不心疼的行为非常愤怒。

  “这个……您要是找我怎么办?不是还有守护者小队紧急任务吗?”周星煜想了个比较拿得出手的理由。

  这次该赵玉霖等人在旁边听不明白了,难道周星煜还跟都教授以前就认识?

  “可以打你们宿舍的电话啊,可以找你们宿舍的同学啊……反正他们的手机号老夫都有,只不过平常不打而已;你要了手机又有什么用呢?你知道老夫的手机号吗?”观弈山人一口气问下来,差点把周星煜憋死……说实在的,不管是观弈山人还是邓纬,就连大姐、二哥的手机号他都不知道。

  不过大姐的手机铃声他倒是有点儿印象……只不过那天晚上的事情有些模糊了,自己已经要选择性失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