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没见过你,你你什么你?!”周星煜摊开自己的双手,满不在乎地对那个胖警察说道。

  “不!不可能!小罗!小罗你快看,是不是我眼花了?!”胖警察一边磕磕巴巴地说着一边赶紧去拉身后的女警察。

  孙醉墨把自己的双手从周星煜脖子上面松开,接着蜡烛周星煜的左胳膊开始检查,一边看一边说:“你看你,逞什么能?!受重伤了把?!”

  最F}新章Ez节上W酷F匠!N网

  周星煜一歪头,看到自己被划开一道大口子的小西装,但是里面的胳膊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按照自己的身体恢复素质,应该连个伤口都看不到了……这下还有点儿小麻烦,怎么跟同学交代呢?!

  果然,孙醉墨把周星煜的左胳膊翻过来翻过去,看了两圈没找到伤口,开始还是小心翼翼的转动周星煜的胳膊,后来干脆使劲在他胳膊上面从上到下捏了一遍。

  周星煜耸了耸肩对孙醉墨说道:“没划到我,那个血迹是他自己的……”一边说着,周星煜的右手一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舞了一下,高天鹏本来是手里拿着刀子,另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结果周星煜这一瞬间的挥手,刀子在高天鹏的胳膊上面划了一长道……

  “哎呦!痛死我了!”高天鹏一边喊着一边开始看自己胳膊上面的伤口。

  孙醉墨看到周星煜这么明目张胆地当着警察的面又给人家来了一下狠的,赶紧拉住周星煜说道:“警察在呢,别被抓了现行!”

  周星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用自己的下巴指了指那个胖警察。

  孙醉墨这才注意到,胖警察已经哆哆嗦嗦地转过头去了,抱着女警察的肩膀一直不停地重复着:“小罗你看!小罗你看!上次肯定我也没有花眼!他们还说我抑郁了,把我们从重案组调到了商场巡逻!小罗你看!小罗你看!你看!”

  说到最后,胖警察已经语无伦次了。

  那个被他叫做小罗的女警察也在好言相劝,不停地安慰他,目光只是瞟了周星煜这边一眼,刚才周星煜划伤高天鹏的小动作他们根本没看到……至于周围围观的群众是否看到了就不好说了。

  因为拿刀子掀桌子,现场一片狼藉,围观帝群众也很自觉地散布在三十米开外的地方,生怕有什么误伤或者是被打群架的双方当成对方的人一起揍。

  有人说麻雀才是我国的国鸟,还从网上找了一个麻雀打架一群麻雀跟着围观的动态图片,从爱看热闹这一点上来看,麻雀确实是我国当之无愧的国鸟。

  现在斗殴的现场……或者说一边倒的群殴现场,高天鹏、林东升等五个人都昏倒的昏倒、骂街的骂街,歪七扭八地在地上撒赖不起来了,看来他们是打定了主意要当受害者了。

  梁胜贤则抱着脑袋缩在了自己的座位上面,现在警察已经来了,他才慢慢地移动自己的双手,从手指缝里面看外面的情况……长时间没有挨过揍,突然被人围殴了,梁胜贤其实胆子并不大。

  刚才还在暴揍梁胜贤的一伙儿奥特曼,现在看到警察来了,又注意到自己一伙人毫发无伤,反而是这些拿刀子的小混混们一个个伤的不轻……虽然从心底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但是又不由地为打伤他们的周星煜而担心。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梁胜贤一伙儿都是家里有背景有势力的,平常在学校里面横行霸道习惯了,同学们都躲着他们走。

  问题出在几个月前,刚开学没多久,梁胜贤就看上了一个同年级的女生,问题在于这个清纯的女生对梁胜贤并不感冒……反而是频频对赵玉霖发出各种邀请。

  开始赵玉霖压根不知道梁胜贤的事情,觉得同学有问题不会请教自己很正常,睡觉咱是学霸呢,可是后来赵玉霖宿舍的兄弟们被梁胜贤一伙堵在校园里好几次,当然也被揍了好几次,赵玉霖才发现问题出在自己身上。

  可是赵玉霖又不能控制人家小女生去喜欢哪个人啊?!只能有意无意地躲开一些了,可是很多时候后有心算无心,赵玉霖根本躲不开那个女生的“围堵”,同样,他也基本上躲不过梁胜贤的“围堵”。

  今天要不是带着周星煜过来一起吃饭,赵玉霖听到梁胜贤的声音就像扭头走了,但是有新来的兄弟在这儿,面子上实在挂不住……当然如果大家一起挨揍了,那就不用担心面子的问题了。

  可谁知道周星煜居然一个人放倒了他们五个!虽然自己当时被叶兴捏住了脖子没看清楚,可是自己宿舍里其他兄弟们的本事自己可是一清二楚的,能二对一不被人家打趴下就很不错了。

  现在居然周星煜一个人就把问题全解决了?!赵玉霖第一个念头就是以后见到梁胜贤一伙儿就不用绕着走了!

  学校的规矩是规矩,规矩说了不许打架的,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学生们之间的争斗有时候不是摆在明面上的,但是背地里给你下绊子使坏的事儿多得是。

  在没人的角落里抓住你猛揍一顿,只要不出人命,学校里肯定会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况人家上面都有人。

  那边的两个警察还没有过来正式处理,围观的群众已经越来越多,而且靠得也越来越近,似乎看大家已经停手了就赶紧围上来看看结果,反正现在也没有人舞刀弄枪的,安全得很。

  只听那个女警察好言好语地在安慰胖警察:“张队张队,别那么害怕,不要紧的,这大白天的哪儿有什么不干净的的东西啊……又不是上次黑漆漆的晚上……”

  “那就是上次是真的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那不就是真的看到了那个人……那个鬼!”被叫做张队的胖警察刚刚平静下来,又被罗警官的这句话给吓了起来。

  结果现场没有管打群架的两伙人,警察独自在一旁互相“安慰开导”,群众越积越多都在伸长了脖子围观,保安没有一个敢上来……这种非常奇怪的现象。

  五分钟后,楼下传来了救护车的声音,看来警察系统和医务系统联动效率不错,至少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没有任何拖拉。

  一阵忙乱的声音过后,上来了一群医生护士,先把昏迷的叶兴抬上了担架,接着是脚上被扎了刀子不能走路的卢飞,然后是肩膀骨折……当然现在看不出来骨折的陈遥,还有拳头骨折的林东升、肋骨骨折加上胳膊被划了个大口子的高天鹏反而是最后一个被抬上的担架。

  等医生处理完到底的这五位之后,看了看捂着脑袋在那里蜷缩着的梁胜贤,互相看了看,小声地问:“要不要送到岛城抑郁康复中心啊?这可是精神疾病……”

  另一个医生小声地回答:“先观察一下吧……肥水不流外人田。”

  第一个年轻的医生用力地点了点头,连连称是,接着众人七手八脚地把梁胜贤也抬上了担架。

  真不知道他们来了几辆救护车,居然六个人都用担架抬了下去……看来刚才报警的时候围观群众没少夸张这里的战况。

  等医生处理完了梁胜贤那边,看了看周星煜满是鲜血的袖子,冷冷地对他说:“你这是外伤,用纱布自己裹一下就行了!”

  尼玛这都行?!周星煜一听就知道这医生有问题,肯定是梁胜贤那一伙儿的……或者说是梁胜贤他爸那一伙儿的!

  没看到小爷胳膊上的袖子全被鲜血染红了吗?!什么叫做外伤?!那几个家伙,卢飞、高天鹏不都是外伤?!就算是骨折的陈遥、叶兴、林东升,不都是骨外科来处理吗?!

  尼玛为什么到了小爷这里就要自己裹个纱布就行了?!

  周星煜想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不过为了让这个医生更生气,他得意地晃了晃自己的左胳膊,慢条斯理地说道:“他们自己扎到了自己身上,和我没有关系!”

  那个急救中心的医生似乎看到了周星煜的衣服里面没有伤口,但是他不能确定是不是这小子故意装出来的,有可能伤口在里面不是?

  旁边的年轻医生大概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悄悄地对中年医生说:“主任!这可都是提成啊!都拉回去吧?!”

  中年医生显然在犹豫到底是把人拉回去挣个提成呢,还是把这个打了自己小侄子的家伙丢在这里慢慢流血!

  还没等他犹豫完,那个胖警察总算平静下心情来,恰着腰晃到了周星煜众人面前,面对这个长得非常像几个月前自己遭遇的“鬼魂”的家伙,勉强忍住了自己双手的抖动。

  “你们!在公共场合行凶!你们这是黑社会组织!啊!都老实交代!谁是带头的?!”胖警察训起话来就逐渐找回了自己的威风,开始来回踱步,不过等他走到牛排店里面往外走的时候,看了一眼远处的人群,突然就想被卡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嗓音都完全走样了:“你们!啊!小罗小罗!快看那边!”

  周星煜顺着胖警察的手势王远处看,发现那边走来了一个人,尼玛这不是观弈山人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