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兄,请问您是学什么专业的?”周星煜转了个话题,觉得既然中午饭都是自己请了,还是自己来控制话题的方向吧,赶紧先把自己要选择的专业给定下来,然后自己才能去找观弈山人说专业、借钱的事情啊。

  否则就这一百多块钱,中午吃饭看样子是保不住了,今天晚饭怎么办?明天呢?!

  全宿舍一人吃一顿,大概自己还能撑两天半,但那也不是长久之计啊!

  “现在我在学舞蹈编导,过一阵儿看情况再说,之前已经学过的有计算机、英语、国际贸易,不过学校只允许双学士毕业,所哟到毕业前我还得选一下自己到底算哪个专业的。”赵玉霖伸出左手开始数专业,除了大拇指是用来点数字的,其他四个手指正好一个指头一个专业。

  尼玛学霸啊!再过一阵儿小爷来上学的话,说不定你已经把全校的专业都学了个遍啊!

  “那……我跟你学一个专业可好?”周星煜小心翼翼地问道,在他说这句话之前,钱景梵和赵玉霖肯定都不知道他居然都报名半年了,还没有定下来自己的专业。

  “你确定?我可是没长性,过一阵儿觉得别的专业好玩又跑去换专业了!”赵玉霖笑了笑,觉得宿舍里其他兄弟都跟不上自己看书的进度,这个新来的五师弟看样子也是个满脑子肌肉的哥们,让他学习的话还不如让他上街去打架来得容易。

  “呃……那我再考虑考虑……”周星煜犹豫了一下,自己可没那个本事一个学期换四个专业,就那些基础的课程不提,专业课可是几乎完全不相通的啊,那简直就是非洲黑人和欧洲白人的肤色差距。

  “哎?对了,五师弟你怎么还没有定下来专业?学校有这种先例吗?”钱景梵起身把自己刚才吃完的泡面桶摞到了窗边上的一个角落里,周星煜一眼看过去发现那个泡面桶的高塔已经快一米高了!

  尼玛这得吃多少泡面才能摞出来这么高的泡面桶?!你们是到底有多懒才能把泡面桶都一直放在宿舍里?!

  难怪自己进来的时候整个宿舍里面充满了各种奇怪的味道,该不会还有死老鼠在宿舍里面散发着自己的味道吧?!

  钱景梵没有注意到周星煜的异状,自顾自地把泡面桶上面的纸盖子撕掉了,同时把叉子一起扔到了垃圾桶里面,这样才能摞出来高高的泡面桶高塔,否则到了十几个的时候肯定高塔就歪掉了!

  不过在周星煜看来却完全是另一个角度,尼玛你居然还知道扔垃圾?!为什么扔了叉子不扔桶?!死胖子你是要通过泡面桶的高度来计算自己成长了多少天吗?!

  不过吐槽归吐槽,周星煜还是很及时地回答了钱景梵的问题:“没有先例吧……也可能有但是我不知道,反正教授说我是特招的……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来了。”

  “跟我一个专业我这里没问题!能来上学就行!专业这个东西,将来毕业了就是块敲门砖,实际工作还不是打杂跑腿儿?!除非你进什么科研机构负责研发什么具体的专业项目能用到你的专业知识,其他的嘛,就是做人做事。”赵玉霖对于专业的事情看的很淡,对将来的工作也丝毫不担心。

  小爷担心的是现在学校里面的考试啊!被抓住了不及格要补考要重修要各种缴费啊!

  小爷万能的大师兄不在这里没有办法交变出来的假币,看来只能依赖这位学霸大师兄了……

  看》正h版3章节Z上D酷、匠_网

  “那……别的专业的话,考试的时候是不是大师兄也能指点一二?”周星煜觉得如果这个问题能够解决,其实选专业对于他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

  自己都是什么守护者联盟事业编的人了,还考虑什么毕业后的工作问题吗?!

  啊……对了?!似乎上次去交任务的时候,大师兄当时对那个什么牛紫溪说的啥来着?!自己还在上学,不用解决事业编的问题?!

  尼玛大师兄我记住你了!这下小爷又该痛苦将来的工作问题了!

  与此同时,正在家里幼儿园和小朋友玩耍的邓纬连打了两个喷嚏,心道这次妖界之行实在是身心疲惫啊……要不是这些孩子们实在太可爱,自己应该多休息几天才是。

  “指点谈不上!大家一起讨论一下,互相学习还是可以的。”赵玉霖显然没有让周星煜失望,就凭这谦虚的态度,就让周星煜无比放心。

  不过赵玉霖这么一说,也让周星煜更加犹豫起来,如果仅仅是互相讨论的话……自己考试的时候岂不是没有人可以抄了?!

  选个专业还真头痛啊……人家是分数不够没得选择,自己现在是特招随便选……人生的悲哀就在于选择太多!

  周星煜痛苦地叹了一口气,要不等宿舍其他的同学都回来之后再打听一下吧,也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啊。

  “那……中午我请大家吃什么?”周星煜虽然从小在台烟市长大的,但是平常很少跑到台烟大学这附近来吃饭。

  自己知道的几个好吃的餐馆还仅局限于他们家小区附近,因为平常都是爸爸妈妈做饭给他吃,而且零花钱管得也很严,所以周星煜在外面聚餐的经验并不丰富。

  仔细想想,三年前……对其他人来说是三个月前,周星煜请观弈山人吃了一顿饭是在餐馆里面,不过自己当时是怎么去的、怎么点的菜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就这么去稀里糊涂地去吃了一顿残羹冷炙,现在想想好吃亏啊。

  “吃川菜!必须的!大师兄你钟爱的牛排根本不抗吃,三口两口就没了……”钱景梵的体型完全不像是四川长大的孩子,人家四川的姑娘小伙,能吃辣能出汗,长得都非常纤细,这货倒好,一个顶人家三个宽,不过吃起饭来还是喜欢川菜的味道。

  “我家牛排是自助,吃多少都行……”赵玉霖饭量其实也不小,否则就不提议去吃牛排自助而是吃商务午餐了,现在外面的商务午餐,就那点儿饭菜,还不够赵玉霖开胃的。

  只不过赵玉霖和钱景梵有一点正好相反,他是不管吃什么都不会胖,而钱景梵就算连续吃泡面都不会瘦下来,这一点让钱景梵非常羡慕嫉妒恨,人和人地差距咋就这么大涅!

  “问题在于那个自助七十多一位吧?!你看看咱这五师弟全部的身家,能请咱们宿舍全体一起吃吗?!”钱景梵打定了主意一分钱不出了,只要是免费的,吃什么都是香的,才不要自己贴钱去吃什么牛排自助呢。

  “你赢了……”赵玉霖对于钱景梵这种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思想不得不竖了一下大拇指,哪怕吃的免费餐是个泡面,估计钱景梵也能豁出去吃个扶墙进扶墙出。

  “二师兄你就是头猪!非得把五师弟迪迦吃穷了才肯罢休吗?!”门外传来一阵陌生的声音,周星煜一听肯定是这个宿舍里的兄弟,就是不知道来的是老三还是老四。

  听到这里,周星煜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身冲着门外看了一眼。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青年,浓眉大眼的样子让周星煜好一阵嫉妒,不过好在他的国字脸相当占屏幕,这让周星煜心里平衡了一些……上镜的都是小脸蛋,国字脸注定要悲哀的。

  不知怎么的,周星煜没有来地想到了大姐魏丽君,以及她为了观看全民奥斯卡不惜从妖界千里迢迢赶回来……或许千亿里都不一定,毕竟已经跨出了我们现在所属的宇宙,难道自己和大姐一样有种人比人气死人的自虐属性?!

  不行!小爷是男的!纯爷们儿!怎么能这么在乎外在形象呢?!

  “这位兄弟不知道是三师兄还是四师兄?”周星煜立刻露出了八颗牙齿笑起来,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人家第一句话还是向着自己说的呢,哪里像那个钱景梵,非要把自己吃光喝光不可。

  “不才孙醉墨,微信群里面的杰克,这位想必就是五师弟迪迦了吧?!”孙醉墨把身子往宿舍的门上一靠,随手把手里拿着的几本书丢到了左边的上铺上面。懒散的样子真有几分才子的情怀。

  不过为什么杰克这个名字让自己第一印象不是杰克奥特曼,反而是开膛手杰克呢?!特别是孙醉墨那无力下垂的双手,简直就是大剪刀的翻版啊……哦,错了,那个是剪刀手爱德华。

  “哎?刚才不是说您有实验课回不来吗?其他人都是可以下了第三节课过来……”周星煜记得刚才钱景梵还称赞三师兄的父母有大才来着,当时微信上就他一个人说回不来。

  “工作再忙也不能耽误生活啊!兄弟第一次见面,怎么能因为个实验课就耽误了呢?!没事儿,不会的东西请教一下大师兄就行了,虽然跨专业,但是咱们宿舍里各位兄弟的专业课他都比我们本人清楚。”孙醉墨懒洋洋地磨蹭了几步,到屋子里面,搬了一把凳子坐到了周星煜的对面,懒散地说道:“为了兄弟!必修课也要逃啊!”

  周星煜瞬间有了看到葫芦队的战神“不抛弃!不放弃!”的即视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