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身后,传来那个少年和他同伴的声音:“嘿,真带劲,这哥们儿穿的战斗服料子真好!”

  然后周星煜就走远了,有些听不清楚那个少年讲的什么内容,不过大致上和什么《荣耀》游戏里面的角色有关,似乎是个什么气功师之类的角色。

  十五分钟后……周星煜找到了那个离甜品店实际上只有两分钟路程的中餐店。

  尼玛让小爷一个好找!原来刚才的少年纯粹就是瞎指路!他还不如大师兄的导航路线靠谱呢!

  “怎么样?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二师弟,吃亏了不是?!”邓纬得意洋洋地冲着周星煜直抖肩膀,周星煜正找不到刚才瞎指路的那个少年火气没地方发呢,直接就飞起一脚,用脚面踢了邓纬的屁股一下。

  邓纬丝毫不介意,不躲不闪直接打了个响指,周星煜吓得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无影脚。

  尼玛还好小爷见机得快,否则这一脚踢上去,还不知道是不是提到什么钢针上还是烧红的铁板上?!

  “好了好了,吃饭吧,小孩子到了吃饭时间不吃的话会长不高的!”观弈山人看起来是在劝架,但听起来就让周星煜满头包,尼玛谁是小孩儿啊?!

  “散伙饭了,吃完后大家各奔东西……二师弟你多吃点……别留下什么遗憾……”邓纬一边打着嗝一边断断续续地对周星煜说话,似乎不花掉钱包里的钱他心有不甘。

  “就是就是,上路前怎么地也得吃好的一顿啊,死刑犯的断头饭都很人性化的。”观弈山人刚说了一句劝小孩子的话,接着又开始拿周星煜开涮了。

  少说一句你们会死啊……周星煜不由得嘟哝了一句,这帮家伙还真是不做死就心里痒痒啊。

  是该考虑一下自己到学校里怎么办了,自己憧憬已久的大学,到现在自己还没有真正去看上一眼,甚至连学校里课程早呢么设置、老师如何上课自己都不清楚。

  不过从观弈山人等人的描述中,周星煜觉得大学应该是比高中初中要有意思得多的那么一个地方……至少自己先去混个学生会副主席试试?

  虽然他们一再强调不要让自己去当什么副主席,但是有机会自己还是可以当学生会主席的嘛,再说了,这几个队长越强调不要做的事情,越要去做上一做,否则还真对不起自己的大学生活。

  想到自己能风光地在大学的演讲台上面慷慨激昂地演讲,周星煜就不由自主地激动起来,就连自己吃的什么饭都不在意了。

  “这次守护者考核有猫腻,随便拿个盐粒子就让我们过任务了,简直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摆明了让我们去妖界前线送死的嘛!”邓纬一边玩弄着自己的如意枪,一边跟大家聊天。

  刚才大家在甜品店的时候几乎没有说话,都闷头在猛吃猛喝呢,周星煜从战斗力探测仪里面听到的全是众人吸溜着吃东西的声音,根本没有讨论什么任务的问题。

  现在周星煜吃饭的时候,大家的嘴巴都空出来了,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来。

  观弈山人点点头说道:“幸亏棒子见机行事,否则这次他就被直接送到前线去了。”

  “那是牛紫溪给我们面子,否则棒子就被那个黑驴蹄子害了。”魏丽君接过话茬继续说道,不过听她的语气,似乎完全不担心周星煜的处境。

  “二师弟,到了学校给师兄留意一些有做幼师潜质的同学。”邓纬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人家还没到学校报到,他就开始给周星煜提要求了。

  “什么叫有幼师潜质?”周星煜被问得满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大师兄要求到底是从何而来。

  “就是……有耐心……有亲和力……有母性光辉的……”邓纬掰着手指头开始列举幼师潜质到底是什么。

  观弈山人撇了撇嘴说道:“就是大胸柔妹子!像你大姐这样的!”

  话音刚落,观弈山人就被魏丽君直接一巴掌打在了脑门上,不过他居然就这么硬生生地承受了这一巴掌,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看来魏丽君打得也不是很重。

  陈爱阳补充了一句:“更年轻!更温柔的!”

  依然是话音刚落,魏丽君的另外一只手就打在了陈爱阳的鼻子上……不过这一下明显重了很多,以至于陈爱阳没躲开直接就被从吃饭的凳子上面打翻了过去。

  周星煜白了观弈山人和陈爱阳各一眼,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你们这是自己找死呢。

  “这么说,等我吃完饭,大家真的要各奔东西了?”周星煜一边嚼着米饭一边问道,虽然和大家相处只有短短的几天,但是自己三年多没见到别人了,而且这几个损友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帮助自己救回爸爸妈妈的朋友了,就这么突然分开了,多少有些舍不得。

  那些修仙小说里面什么得到了一个加速空间的戒指,然后主角在里面一修炼就是十几年,出来之后就介于牛A和牛C之间的厉害程度了,纯粹是瞎扯嘛!普通人自己独自生活十年,出来连个人话都不一定说得出来了!

  “贫道和你一起走,你不用自作多情了。”观弈山人伸手把周星煜餐盘里面带的汽水拿了过来,直接就叼住吸管开始喝了,丝毫没有这个饭是给周星煜点的觉悟。

  话说大叔你们不是刚刚吃完甜点吗?!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吃完,是扶墙进扶墙出的吃完啊!

  酷v匠'网S唯x*一‘d正?版V‘,tq其,r他O都s是盗版E$

  “我能申请自己走吗?”周星煜有些不自信地抬起了左手,悄悄地提问道。

  “行!你知道去哪儿报道吗?这可不是九月份招新生,有师兄师姐到火车站接你!”观弈山人咬了咬吸管,丝毫不介意周星煜自己到学校去,问题是这货自己去了之后如果找不到地方,还不是要回头来麻烦别人?!

  “呃……教授你好!我是新来的学生!请多关照!”周星煜犹豫了一下,自己放弃了,就自己这个路痴的状态,哪怕是用上战斗力探测仪,也不知道走的路线是不是正确。

  更何况自己是走门路靠关系弄到学校里面的,观弈山人不带着自己去各个部门认一认,人家让不让自己上这个学还两说呢。

  想到这里,周星煜长叹一口气,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

  接下来的饭,周星煜一边瞎琢磨一边往最里面塞,基本上没注意自己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观弈山人、魏丽君、邓纬、陈爱阳四个人倒是讨论的热火朝天,什么年底了要求票要加更新,什么哪个作者无耻章章求票,什么哪个作者穿衣打扮毫无品味,各种八卦信息,让周星煜不得不佩服这帮家伙不愧是写小说的,就连八卦起来说话都不带重复的。

  当然,唯一一个例外的是陈爱阳,虽然参与八卦,但是总在关键时刻发表一下意见,类似于三句半里面最后那个说半句的家伙,不是让人笑喷就是突然把前面八卦的内容给一百八十度转折了。

  以后要靠这帮队友去妖界救人……真的靠谱吗?!周星煜不由得在心中又打起了小鼓。

  不过如果不靠这些家伙,自己又不认识其他人……刚才那个仙界的什么林仙子倒是想把自己丢到妖界前线去,问题在于自己就这样去了,肯定是凶多吉少,九死一生。

  当然,在观弈山人等人看来,肯定是十死无生,否则他们一个个的不能这么见机就溜了……丝毫不带拖泥带水的,甚至连任务都不去上交了,直接扭头走人。

  这是多年来参加守护者考核总结出来的经验呢?还是出于对这次考核上交任务的敏锐直觉呢?

  最后买单走人的时候,五十元,周星煜吐了吐舌头,和刚才他们吃两千五百元,真的是天差地别啊!

  观弈山人在周星煜买单的时候探头看了一眼账单,高兴地拍了拍周星煜的肩膀:“加油啊棒子!五分之一个二百五!”

  周星煜头皮一紧,尼玛这也能联系到一起?看来自己到学校去报道这一路上少不了被挤兑成真正的二百五了。

  或许自己没有下定决心自己走,这本身就已经很二百五了。

  吃饱喝足,大家站起身来告别,观弈山人、陈爱阳、邓纬互相抱了抱,一副李白依依不舍惜别汪伦的样子。

  观弈山人试图去顺势抱一下魏丽君,被她直接一下推开了,接着魏丽君又搬过周星煜的头,在自己胸前使劲蹭了两下,弄得周星煜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憋出来一句:“我……我吃晚饭还没擦嘴呢……”

  观弈山人被魏丽君拒绝了,笑着对刚占完便宜……或者说是被占了便宜的周星煜说道:“你应该回答我还没刷牙呢。”

  邓纬接着也起哄:“曾经有一份真正的感情摆在我的面前……”

  陈爱阳看了看魏丽君,伸出自己的右手,和魏丽君握了握手,接着一言不发,转身就走了。

  周星煜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