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咱们两队就错开进去吧……要不你们东南队先请?我们再等一下玉米同学。”观弈山人也点点头,要验证是不是组委会敞开大口子让大家通过考核,分开进去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组委会是敞开了口子让大家通过考核,那么不管交多少“妖灵晶”、不管交的是不是“妖灵晶”,都应当说几句好话让大家通过,然后就是派上战场当炮灰了……

  如果稍微有点难度的考核,起码应该设置一个台阶或者门槛,达不到标准的就是不放过去,可以补考可以重修,但是不能就然你这么随便拿个变出来的钻石就把任务交了。

  徐乐看了看刚才周星煜离开的方向,他还没有回来的身影……自己一行人不知道荣耀队到底住在什么地方,也不好就这么干等下去。

  和荣耀队瞪眼睛吧……自己的队伍看来还打不过人家,还是装一回孙子先进去交任务得了。

  想到这里,徐乐回头看看自己宿舍的兄弟们,然后冲着荣耀队众人点点头说道:“好!那恭敬不如从命,小弟就先带着队伍进去了!等会儿你们交了任务之后,还望告知我们一声最终结果。”

  战斗力探测仪另一头,周星煜还在给魏丽君解释刚才那个“产妇除奸”的意思,说实在的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个队伍叫这么拗口的名字,不过就他们成员都是男性来看……那个的穿教皇华服的应该也不是一个小女生,队伍的名字应该和产妇没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就是徐乐领着宿舍的五位兄弟一步步地开始围着赤光阁开始绕圈……徐乐此时的感觉就像被赶上架的鸭子,谁让自己的队伍技不如人呢,只能按照人家的意思来办了。

  不过能在这时候就有六个兄弟一起闯荡江湖,也是一件幸事,只要兄弟们齐心协力,在东华大陆一定能闯出一番壮丽的事业来。

  周星煜在回钓鳖台宾馆的路上郁闷之极,现在想走回头路去赤光阁吧……怕一头碰到人家东南队的人,哎?你没回去拿东西啊?!继续向前走回钓鳖台宾馆吧……怕自己走迷路了或者越走越远待会儿走回来好不划算。

  权衡了一阵之后,周星煜决定停下来在路边等着,等东南队进入赤光阁之后,自己再回头到赤光阁和队友汇合,这样也能少跑几步路。

  就在周星煜倚在路边的树上时,耳机里面传来了观弈山人的声音:“棒子赶紧回来吧,他们还一圈儿就绕道赤光阁里面去了。”

  周星煜如获大赦,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往赤光阁方向跑回来,尼玛刚才白走了那么远的路,本来还以为小爷需要从这身儿紧身衣里面把那个妖灵晶拿出来呢。

  等周星煜回到赤光阁门外的时候,大家已经开始打起牌来了……尼玛你们还真是一秒钟都不耽误?!

  周星煜摸了摸自己的后背,确认这次衣服没有被邓纬假公济私弄成半祼的,接着运足中气大喊一声:“五个人打保皇啦!”

  “机关重地!禁止喧哗!”赤光阁台阶上面的武警指着周星煜呵斥起来,不过呵斥他的声音依然压低了没敢高喊。

  “你……”周星煜被武警一指,立即心里一虚,不过下一刻接着他又不平衡起来:“那他们为什么能在这里打牌?!”

  周星煜指着自己的四个队友,大喇喇地就坐在赤光阁门口没多远的路上,还变出来了红木的桌椅,打牌的姿势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武警并没有回答周星煜的问题,反倒是观弈山人跟周星煜说道:“别急别急!我们打完这一局再带你一块玩。棒子你不知道吗?这块地方三不管。”

  周星煜奇怪地问道:“什么三不管?不都是党国的地盘吗?!”

  “就是我们摆放牌桌的位置啊,这里是人行道的边缘,不归那帮武警管,我们又没有像你一样高声喧哗,他管不到我们的。”邓纬一边出牌一边淡淡地解释。

  “那还有两不管呢?”周星煜不死心,一定要把问题问到底。

  魏丽君这次估计是摸到了好牌,很开心地给周星煜解释道:“小星星,人行道的管理归城管,车行道的管理归交警,我们把桌子放在交界处,两边各搭一点儿,两部分都不会管的。”

  周星煜仔细一看……果然,幸亏是邓纬变出来的桌子,桌子腿都可以自己调节高度的,人行道这边的两条桌子腿短一些,车行道这边的两条桌子腿长一些,正好摆成了平整的桌子面。

  幸亏是用蓝法变出来的物品啊?!要是放到家具店里这种一边桌子腿长一边桌子腿短的桌子还真不好找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为什么这样摆桌子就没人管了啊?!不应当是两边都可以管的吗?!怎么变成了两边都不管了?!

  k》酷aG匠@#网唯¤#一M正R版◇*,其¤=他U都~是盗版,

  “人森的经验你还欠缺很多啊,骚年!”观弈山人咬着舌头故意平卷舌音不分地说话,气得周星煜过去一把想把他坐着的那个凳子抽出来。

  结果周星煜用力过猛,直接拉着凳子仰面摔倒在了路边上,人行道的路牙子把周星煜的后脑勺一硌……尼玛痛死小爷了!

  等周星煜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发现观弈山人屁股底下又多了一张凳子,人家连姿势都没变过……大师兄补刀太及时了!

  “棒子赶紧的,不是要打保皇吗?!搬着你的凳子坐过来!”观弈山人一边说一边挪了挪自己的凳子,邓纬拿手在放桌上面一划拉,桌子面像融化了一样开始蠕动,迅速地变化成了圆形的桌面。

  周星煜回头看看赤光阁的武警,人家虽然看着这边,但是表情严肃、目不斜视,似乎对这种超自然现象完全已经习惯了。

  你们还真能显摆……周星煜觉得他的四个队长简直就是不嘚瑟就会死星来的人,不过看看赤光阁那边,东南队刚刚进去没多久,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交任务出来。

  于是周星煜只好摇了摇头,把刚才自己拉出来的凳子放在了地上,自己随即一个跨步坐了上去,看了一眼码在桌上整整齐齐的扑克牌问道:“为什么不让大师兄直接分好牌?还要自己手工来摸牌真麻烦。”

  “他直接分出来的牌你还用和他打吗?!打几次输几次!只能用这种没有灵性的普通牌,否则好牌都到他手里去了。”观弈山人用腿撞了一下周星煜,这傻孩子怎么关键时刻老是瞎出主意。

  周星煜挠了挠头,一把把自己的牌扣到了桌面上:“为什么我手里的牌这么烂呢?!”

  “开头摸三,越摸越欢!”邓纬给了周星煜一个鼓励,但是就看他的表情,肯定自己开头摸了一把大牌。

  “你们真的相信他没作弊?不带灵气的扑克牌就不会被他换掉了?”周星煜不甘心地拿起自己的牌,继续和大家一起摸牌,不过显然没有比三更小的牌面了。

  “相信!”陈爱阳很肯定地点点头。

  “小方方不敢骗本宫!”魏丽君点点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棒子你知不知道有种寂寞叫做高手……”观弈山人同志开始摆出一副高手的模样,对周星煜谆谆教导:“如果他每次都作弊弄出来一把好牌,那么大家很快都不和他玩了,或者他自己就玩得没有意思了,这就和贫道在武学一道的成就一样啊……独孤求败!”

  尼玛说你胖还喘上了?!周星煜刚想反驳观弈山人装什么高手,不过忽然想起来他的报名表上写的真名确实是“慕容燕”,可不就是后来的独孤求败?!

  “大叔你到底是叫周润宝还是慕容燕?!”周星煜换了一种方式来提问,观弈山人上次坐飞机的时候用了一个‘周润宝’的身份证,报名参加守护者选拔的时候又用了‘慕容燕’的真名,弄到最后周星煜完全不知道到底哪个是他的真名了。

  就周星煜看来,这两个名字都不是他的真名,老家伙一定叫什么张二狗王二麻子之类的土名字,所以才不停地借用人家的身份证。

  就像邓纬老是用国际帅哥的头像作为自己的照片一样……虽然他也能把自己的脸变成和奥兰多布鲁姆一模一样,但这并不代表他真的就变成了精灵王子!

  等了半个小时,周星煜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赶紧跟大家说道:“组委会里面不会是开了什么传送阵,大家交完任务直接就传送阵走了吧?怎么到现在还没有人出来?”

  “是哦,按说那个什么产妇队,都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吧?”观弈山人又叼上了一根牙签,一边看着手里的牌一边拧过身子试图看看赤光阁里面的情况。

  “是铲富锄奸队!我的理解是铲除你这样大富大贵的土豪!奸诈无比的小人!”周星煜用手指戳了戳观弈山人手里的扑克牌,趁机偷看了一眼,结果发现露出来的牌面没有一张大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