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半径六千多公里,以大家乘坐的这个二十多倍音速的火箭来跑,大概十几分钟就能跑到核心。

  刚才路过的发出淡蓝色光芒的冰水区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神奇的东西在起作用,本应该黑漆漆一片的地底世界居然有光芒透出来;而现在估计是到了岩浆层或者更深的地方,已经是完全黑暗的一片了。

  “大师兄,我们到地心了吗?”周星煜看了看四周黑漆漆地一片,觉得是不是应该调暗一下火箭舱里面的亮度。

  “按照距离来算,咱们向下冲了两千多公里了,还没到地核呢,记不清地核到底里地面多少距离了,反正比两千多公里要深得多。”邓纬也觉得周围太黑暗了,干脆把火箭舱里面的亮度调低了很多。

  最新p章o节上u酷匠网#

  “三千公里左右吧,再往下就是地核了。”魏丽君闭着眼睛说道,其实她现在就算是摘掉眼罩也看不到什么东西,外面看起来除了飞速而过的几个颜色稍微有些差异的黑色物质之外,感觉就像在虚空的太空里面飞行。

  不得不说观弈山人弄出的这个什么土行术阵法太神奇了,不管是其原理是把地面弄成了虚幻还是把火箭本体弄成了虚幻,总之本来应该是两个实体之间艰难的穿梭,变成了一个实体一个虚像之间迅速地位移。

  “应该是三千公里到地幔边缘,五千公里到地心,六千公里到地核。《海底两万里》的名字不是白叫的,当初贫道还研究过一阵儿到底地心有多深来着,还好都是整数,比较好记,这么多年都没忘。”观弈山人是科幻与科学并进,小说里面的知识和现实世界的知识基本上当做同样的事情来学习了。

  “传说地核是个巨大的铁球,我小时候还琢磨着怎么挖一些出来,后来得知人类最深的矿井都没有挖透地壳……于是我放弃了。”周星煜有些遗憾地说道,地球核心是个宝,大家小时候上地理课似乎都起过要来挖一挖的念头。

  “你们老师肯定忘了告诉你们,地壳的厚度其实离地心远着呢,就像个鸡蛋壳和鸡蛋的比例那样……也许更夸张,还是个超薄的薄皮鸡蛋。”魏丽君对于历史上的各类数据讲述不清、模糊混乱等现象深恶痛绝,对于老师教学生的时候不讲清楚的问题也非常看不惯。

  通常大家讲地理课的时候,就会告诉你一个概念,地下三千公里到了地幔了,地下五千公里到了地核,至于这个三千公里、五千公里到底有多深?如果没有比喻的话根本想象不出来。

  我国东起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交界处,西到帕米尔高原,东西相距五千多公里,和地表到地核的距离差不多,而地壳只有三十公里左右,大概相当于一个普通城市市区到郊县的距离。

  至于人类挖的最深的矿井,却只有三公里左右。

  而大家经常看到的水井、机井什么的,连三十米都不到。

  “贫道更感兴趣的是怎么把狮子座的黄金星上面的黄金弄下来,从小贫道就在琢磨远距离传送阵的事情,甚至还考虑到黄金星球表面的金子温度非常高,传送过来之后应当先放到大海里,然后再从大海里面传送到我要的地方去……”观弈山人摸着自己的下巴开始想象,似乎小时候都有一些逗比的想法,只不过长大后大家都逐渐忘记了。

  “还有这么神奇的星球?你们老师一定是在讲玄幻小说了……”邓纬小时候就没有听说过什么黄金星球的事情,但是人类对于黄金的喜爱,造就了各种各样的传说。

  “本宫小时候听说……西西里岛上面的火山喷出来的都是黄金。”魏丽君沉吟了一下说道,似乎在琢磨这么说出来是不是很掉价。

  “啊?这个我也听说过!不过后来说西西里岛上面全是黑手党的人,我还琢磨着怎么混进去呢。结果我们老师说,那个火山根本就不停止喷发,人类根本靠近不了。我就想啊,从边远地区拣一小块也好啊……难道火山喷出来的都是金子液体,然后凝结成一整块了所以大家都拣不到吗?”邓纬小时候的地理老师估计也是个能忽悠的主,虽然西西里岛上的埃特纳火山确实能喷出来金子,但那也不是整块整块的金子或者整滩整滩的液体金子啊。

  “你们老师一定没有告诉你,西西里岛上的埃特纳火山喷出的金子是以克来计算的……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计算,几乎所有的火山里面喷出来的熔岩似乎都能提炼出足够的金属,只不过有的是金子多一些有的少一些而已。”魏丽君捂着嘴笑了笑,似乎大家小时候的老师都很能吹牛,就算是她自己,也是长大后才通过查找资料得知的这一悲惨的事实。

  问题是……她当初为什么要去查西西里岛的火山资料呢?自然是小时候老师讲过的能喷金子的火山这一强烈印象影响着她啊。只不过当她查到西西里岛的火山实际上一天喷出的金子量只有二十克左右的时候顿时大失所望,童年的梦想立即破灭了!

  二十克啊!什么火山喷发不是成百上千吨的泥沙出来?!这含量和普通泥土里面的黄金含量有什么区别?!就连一向骂人不带脏字的魏丽君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老邓,能不能加个探测装置,检测一下外面到底是什么物质?这么黑漆漆的一片咱们也看不懂啊。好不容易来了地心一趟,回去和别人吹牛也要有些资料才好吹嘘啊,否则贫道就跟人家吹我们看到了黑漆漆的一片……泥土?”观弈山人伸出手,拍了拍邓纬的肩膀。

  “行,就是磨损比较快……要不隔一段距离探测一下吧,否则一直弄一个探测棒伸到土行阵法外面,也影响我们的前进速度。”邓纬想了想,采用了个折中的办法,从火箭尾部伸出一个长长细细的探针,拖在了火箭尾部,土行术阵法作用消失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小尖尖,就用这个尖尖来探测火箭外面的物质状态。

  “我还以为超音速状态下大家说话都听不见呢……刚说出来的话不是被我们远远地甩在了身后的位置吗?”周星煜挠了挠头,现在火箭还在加速向下疾驰,为了冲过地心之后减速的过程中少消耗一些燃料……或者说是邓纬的法力蓝,只好现在能开多快开多快了。

  “呃……这个问题就像火车厢里长时间飞行悬空的苍蝇,会不会被火车甩到车尾一样……二师弟你是怎么考上大学的?”邓纬刚刚费了一番脑筋做出了一个探针,觉得自己没有贸然把探针伸到火箭的两侧非常满意,万一伸出去一条细细的探针,二十多倍的音速下来这么一点阻力,整个火箭还不立即翻滚着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

  “呃……这个……”周星煜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承认,自己的高考成绩实在是不尽人意啊。

  “棒子是我特招的,特长生。”观弈山人把话题接了过去,然后问了一句:“怎么样?现在探测出来了?外面是啥?泥土?”

  “泥土……好吧,其实是岩浆,应该到地幔底部,快到地核部分了。”邓纬看了看探测仪上面显示的数据,不得不让大家怀疑他自己用的战斗力探测仪似乎有更强大的功能,每次都是什么信息他能看出来别人看不出来。

  “什么特长?那儿特长?”魏丽君来了兴趣,笑眯眯的问道,只不过现在看不到她的眼睛,否则肯定能看到她的眼睛已经笑成一条缝了。

  “你还提这茬?!大姐你不提这事儿我们都想扒了他的皮!”观弈山人想起来周星煜得到真传的事情就觉得天道不公啊,怎么好白菜就让猪给拱了。

  “加一”很长时间都不说话不吭声的陈爱阳艰难地说了一句,似乎身体在忍受很大的痛苦。

  周星煜脸红扑扑地看着陈爱阳,发现他双手死死地抓住座椅的把手,不知道他到底是害怕地底下的环境还是害怕这种重力加速度的感觉。

  “我……我社交能力强,可以当学生会主席什么的,帮助老师分忧解难!”周星煜被憋急了,赌气冒出了一句解释,虽然自己在高中时代没有学生会主席这个职位,但是不妨碍他早早地就了解到了大学里面这一个神奇的职业。

  “社!交!”陈爱阳似乎又积蓄了一些力量,从牙齿缝里面挤出了两个字,不过怎么同样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就感觉变味儿了呢?

  “咳咳咳!都注意点儿!咱们这儿还有未成年人呢!”魏丽君清了清嗓子,欲盖弥彰地提醒大家。

  “你不是已经把他变成成年人了?!我的心还在痛呢!”邓纬长叹一口气,看了看探测仪的结果说道:“地核果然是几乎全铁的组成!”

  “哦?真的?”看来科学家的探测还是有道理的。

  “只是……非常奇怪地核并不像是个天然的铁块,而是提炼精纯的铁核!”邓纬看着探测仪惊叹道。

  “你的意思是……地球的核心是个人造物体?”观弈山人写玄幻小说,想象力也是天马行空,并不担心把地球想象成为一个什么人造飞船之类的东西。

  与此同时,魏丽君的推测则是:“地核是上古大能遗留下来的什么法宝?”

  这下我们发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