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自待在空旷的银色四维空间里面实际上是很无聊的,周围没有任何活动的东西、没有一丝的声音。

  周星煜和那个所谓的“陈四”分别待在阵法形成的广场两边,陈四被时间静止了看上去一动不动,周星煜心存胆怯不敢过去查看到底是什么状况。

  刚才荣耀队众人除了周星煜之外都信心满满地要过来秒杀这个战斗力四千多的老家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身为人类的周星煜这么强烈的敌意,但是说了半天话又损伤了自己一条胳膊把周星煜困在这个广场大阵里面显然不是为了把酒言欢。

  自己独自待在广场的边缘,周星煜一边画着圈圈一边在想到底大家怎么才能秒杀这个老家伙。

  记得三年前上上次进入四维空间的时候,有谁说过一次,四维空间里面破坏掉的银化后的东西,退出四维之后会自动还原成刚刚进入四维空间之前的形态。

  大家在四维空间状态下之所以打死了疾风火狼,是因为疾风火狼被大家拉入了四维空间保持了非银化状态。

  同样,在那天全国各地的守护者小队,基本上都是类似的战斗方式:把妖物拉入四维空间,战斗杀死妖物,退出四维空间时间继续运转。

  更新V最S…快◇Q上~…酷“8匠网0

  还有一次就是刚才在万蝠洞洞口,在四维空间里面的时候,魏丽君把一个守卫的头给砍了下来,退出四维的时候他依然活的好好的。

  综上所述,大家能打得过的就拉入四维空间蹂躏,打不过的千万不能拉进来,否则跑都跑不掉!

  可是,不拉进来的话,不管是活物还是死物全都是银化状态,时间对被银化的事物来说是完全静止的!

  到底怎样才能对被银化的东西进行有效破坏呢?周星煜不由地想起了自己进入四维空间之后也是银化状态,只不过自己可以逐渐退出银化,难道关键点就在自己身上?

  应该不是。自己一共跟队友们进过两次四维空间,从来没做过什么秒杀的壮举,而且各位队友们都对秒杀的事情信心十足,应该是不止干过一次了。

  看来关键点不在自己身上。

  难道关键点在对方身上?那么上次打疾风火狼那么辛苦,为什么不用什么秒杀的绝招?

  想到这里,周星煜随口问了一句“大叔,上次,哦,是上上次进入四维空间,杀那个什么疾风火狼的时候,葫芦队怎么不用什么秒杀的绝招?!”

  “这么先进的技术,他们都不会啊……”观弈山人似乎很遗憾地说道,周星煜似乎都看到了他无可奈何摊开的双手。

  “那我们不能用秒杀吗?”周星煜不死心,继续追问下去。

  “因为那次是人家的任务啊,咱们出力不讨好,费那个劲干什么?!”观弈山人对于周星煜能问这么低级的问题感到很郁闷,看来棒子这孩子脑子还是一个棒子啊。

  “帮个忙不行啊?我就是想知道能不能秒杀那头老狼!”周星煜觉得自己的队友们都太功利了,没好处就不上,连个举手之劳的忙都不帮,小气到家了。

  “二师弟,你打斗地主上来就直接用炸弹炸人家一个小三吗?!”邓纬忍不住了,不得不用个比喻来描述一下周星煜这个奇葩的思维方式,杀头妖界最低级的疾风火狼而已,哪能用秒杀这么大的招数?!

  “呃……如果一把好牌也未尝不可。”周星煜其实已经立即明白了邓纬的意思,但是嘴上不肯认输,又顶了一句。

  “下次打牌一定带上你,本宫最近缺钱了……”魏丽君笑眯眯地说道,似乎已经看到了钞票在向着她招手了。

  尼玛是在说小爷不会打牌吗?!怎么一个个都在捂着嘴偷笑呢?!

  就这样,大家一边聊天一边赶路,周星煜在广场边上等了足足十分钟,终于听到观弈山人和邓纬的声音:“我们到了,看到了一个洞口,地上还有碎掉的几块大石头,应该就是这里了。”

  周星煜一听又是一阵紧张,坏了,自己刚才掉到这个奇怪的广场里面了,现在时间静止了,大家怎么进来啊?

  “呃……大叔,我现在在一个宽阔的广场上面,刚才那家伙似乎用自残的方式把我弄到了这个地方,似乎是个什么阵法,我也不是很懂。”周星煜把自己的推测讲了出来,虽然他刚才稀里糊涂地就这么进来了,但是他毕竟是当事人直接面对刚才的阵法,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感觉的。

  “问题不大,包在贫道身上。布阵贫道不在行,破坏起来还是很拿手的。”观弈山人拍拍胸脯打起了包票。

  想想看确实如此,绝大多数人都不会制造电脑,但是如果一台正在运转的电脑要破坏掉它……恐怕随便一个成年人都可以做到,不管是温柔地拔掉电源拆掉组件还是拿大锤直接暴力破坏,能让电脑不正常工作的方法实在太多了。

  “大叔你的阵法知识从哪儿学来的?就不能教教我们大家吗?万一以后你被困到什么阵法里面,我们也好来拯救你啊?!”周星煜等得有些无聊,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观弈山人说道,印象当中他好像以前问过观弈山人,但是人家根本不理他。

  “骚年你天赋不够啊……”观弈山人沉吟了一下,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学阵法需要加点加到智力上,你显然是全力量加点的类型啊……”

  网游里面人物升级之后会有自由属性点,有的玩家喜欢平均加点,智力、力量、体力、精神什么的平均加,有的则极端加点,全力量型的攻击手、全体力的肉盾血牛、全精神的法师等等。

  把这个加点的概念引入到现实中……尼玛大叔你是在嘲笑我智商不够用吗?!

  此时就听到观弈山人继续说道:“这个阵法大概是老家伙用自己的血液引发的,加上之前事先摆好的一些材料,创造了一个独立封闭空间,但是很可惜不是完全平行的世界,所以时间上跟本世界依然是想通的。”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你进入四维空间之后也能把我们同时拉进去……”邓纬沉吟了一下跟着说道。

  “这么说,如果我们分别处于人界、妖界这种看着就像平行独立的世界时,即使我们戴着共振子探测仪,也不能同时进入同一个四维空间了吧?”魏丽君想了想,觉得这个有必要抽空测试一下,免得以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稀里糊涂就进了四维空间。

  “实践检验!”陈爱阳是个实战派,刚才就是他第一个动手拆洞来救周星煜,对于现在大家的猜想,他也主张必须通过实践来检验,否则这远超人类科学水平的高科技,事实与想象的距离对大家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这么说来,我们所处的物质世界,不管是地球所在的宇宙空间,还是妖界所在的这个什么空间,都是长宽高三围的,所以我们能够进入四维空间之后定住时间,时间就是这个第四维度,对吧?”周星煜第一次进入自己展开的四维空间,兴奋劲儿还没过去,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个事实上升到理论的高度。

  “成了!”随着观弈山人的声音落下,周星煜觉得眼前一变,刚才宽阔的广场瞬间消失了,自己又回到了那个通道里面……与刚才不同的是,现在的通道已经变成了银白色,虽然没有自然光源,但是依然能够看清楚前面远处的陈四。

  “二师弟,你踩到我的脚了……”  邓纬淡淡地说道,下一秒,他直接就伸手把周星煜推到了一边,丝毫没有说话语气的那种轻描淡写!

  “悟空!你终于来救为师了……”周星煜一边噔噔噔地向一边跳去,一边满面笑容地对邓纬开玩笑。

  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到了大师兄。

  有他的时候觉得他多余、没用、不可靠,少了他的时候才知道大师兄的可贵。

  就像唐僧赶走打死白骨精的大师兄,本来想着降妖除魔还有八戒和悟净,结果事实是残酷的,师傅一边念叨悟空的名字一边流泪……

  当然,周星煜不是唐僧,就算念着“为师”的自称也改变不了他二师兄的命……还没等他站稳,脚底踩到了一个坑,脚脖子一歪,直接摔到地面上把鼻子摔破了! “呆子!你的鼻子摔平了……”邓纬作为大师兄,迅速进入自己的角色,回敬了周星煜一句。

  “走,过去看看,哪里冒出来的老太监,又是想来吃我们的红烧猪头的吗?”观弈山人一边拉着邓纬一边向通道里面走过去。

  “又?”陈爱阳很疑惑。

  “三个月前,从台烟市坐飞机回帝都的时候,在机场碰到个老太监,东厂的人,居然用西厂的魔功,想吃我们的小猪头……”观弈山人简短几句就说完了那次的惊险经历,如果不是周星煜的特殊能力,在银色空间里面自动脱离了银化状态,大概观弈山人就挂在那里了。

  当然观弈山人自己是不会承认打不过那个老太监的,更何况那次老太监找的是周星煜,如果情况不对,周星煜丝毫不怀疑观弈山人会直接把自己交出去……美其名曰丢卒保车。

  “难道是因为太监缺了什么玩意儿,所以盯着我们的小乳猪大补一下?!”邓纬眯起眼睛,话里有话地冲着周星煜说道,不过周星煜看他的眼神儿怎么老是冲着自己身体中段看啊?!

  “小星星可是雏儿啊,一夜三次,大概这些老太监就是缺什么补什么吧。”魏丽君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赶上邓纬在瞄周星煜的裤裆,这一下可戳到了他的痛处,一下从地面上跳了起来……

  接着周星煜又捂着脑袋蹲在了地上:“痛痛痛痛……”

  银化后的物品除了时间是静止的,其他物理特性并不发生改变,该软的水还是软的,该硬的岩石还是硬的。

  周星煜这一下跳起来正好撞到凸凹不平的洞顶,加上他力气比常人大出很多倍,这一下撞了个结结实实,等观弈山人和邓纬都走到通道里面那个陈四身边了,周星煜才捂着自己的脑袋缓缓站起身来。

  “活该!让你个猪头啃了我们最好的白菜!”观弈山人依然恨恨地说,对于周星煜获得魏丽君真传的事情耿耿于怀。

  “二师弟,过来开工了!干活地衣马斯!”邓纬冲着周星煜喊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