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在后面赶紧补充问道:“哎大师兄等等!你不是说不能变个女仆什么的吗?为什么刚才你说的女神女仆是怎么回事?来,解释一下!不然兄弟可不认你这个师兄了,我说真的啊!!”

  邓纬鄙视地瞪了周星煜一眼,轻声道:“能干的女仆和能干的女仆能一样吗?”

  周星煜反问道:“怎么不一样了?我都没要求具体生理功能,给个人形的能帮我打扫一下房间都不行?”

  邓纬拉成了声音重复道:“能……干的女仆、能干……的女仆,哎呀你自己慢慢理解吧,反正你要求的办不到,不能就是不能!”

  周星煜在邓纬后面自言自语道:“这岂不是找男友,长得不行和长得不行之间的区别?”

  邓纬缩回了手,双臂紧抱在身前,摆了个深思熟虑的姿势说道:“你那句是多音字,例子不恰当。不应当是找男朋友,而应该是找女朋友,想分手的原因是她逼太紧了,舍不得分手的原因是她逼太紧了……”

  周星煜双手向前一探,身子往前深深鞠了一躬,表情夸张地说:“大师兄……你真是师兄!道长是没有下限,您是下限深不见底!!”

  邓纬听到了扭回头笑道:“大师兄我长得很帅,如意枪想要多长就有多长,哈哈。”说着手指虚点几下,搏击室的大门“唰”地一声向旁边打开了。

  大门里面和重力室一样是一间宽阔的大厅,区别在于重力室里面空荡荡的,而搏击室里面一排排的像少林寺十八铜人一般的“机器人”,水葫芦王东手持一杆长枪,正在和其中几个铜人缠斗,嘴里还时不时地冒出“天击!”、“龙牙!”之类的词语,看他的身形飘飘然真如蝴蝶一般穿插于众多铜人之间……如果他穿的是白色练功服而不是蓝色水葫芦装就更像蝴蝶公子了。

  周星煜看得有些痴迷,感觉自己在家的训练弱爆了,自己如果上去估计不到一分钟就会被这些铜人打趴下,当然如果自己的蛮力能拆掉铜人的话结果可能会反过来。

  邓纬等周星煜看了一阵之后慢慢解释道:“这里的铜人都是通过内部法阵加固的,你的蛮力也不一定能拆掉他们,因为你每一拳打上去,都会把力量散布到整个房间,而我们的搏击室房间是建成了蛋壳形状,所以,就算你力量以后再提高了,也不一定能拆掉搏击铜人。”

  周星煜想了想问道:“拆关节也不管用?”

  邓纬摇了摇头:“搏击铜人全身都是可以力量分散到全房间,没有绝对的弱点,甚至你想打翻他们都要费些力气,拆掉就基本别想了。”

  ●看正版章、1节W9上酷匠?x网C●

  就在邓纬解释的时候,周星煜发现在搏击室里面的角落里,有一个身穿黑色运动装、眼带戴着黑框黄绿腿眼镜的浓眉男子正在和铜人一对一拆招,没有水葫芦王东的穿花蝴蝶般的身形,也没有任何语言助攻。

  邓纬也在这个时候瞧见了浓眉男子,大声冲着他喊了一句:“二哥!到外面来一下,给你介绍一下新来的师弟!”

  只见浓眉男子腾出手来做了个“四”的手势,紧接着又缩回手去继续和铜人对打,周星煜一时没理解过来是什么意思,邓纬解释道:“二哥应该是让我们等四分钟,估计他这次的训练差不多到时间了。”

  周星煜点点头,看了一会儿这个自己也得叫二哥的浓眉男子和铜人打了一阵,发现就是简单地格挡、冲拳,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招,如果用功夫片中的镜头来形容,就是咏春拳的师傅在教徒弟入门功夫的对练镜头,速度够快,反应够快,几招过后招式就循环到头了。

  看过一阵之后周星煜就没了什么大兴趣,开始仔细观察搏击室内的铜人,他发现这些铜人居然不是一个制式的,各有各的不同,高矮虽然差不多,但是胖瘦表情都略有差异。周星煜心道:“有趣啊,真有那么点少林寺十八铜人的感觉啊?!”

  就在这时,和铜人对打的二哥突然跳起,在铜人脑门顶上敲了一下,向后退了几步。铜人在被敲了脑门顶上之后,就不在向前进攻,收回了冲拳的姿势改为立正站好。

  邓纬对周星煜解释道:“搏击室里面的铜人,你开始随便攻击那里一下,他们就会激活,然后开始反击;如果你想像二哥那样和一个铜人单练,就不要去动其他的铜人,如果你想像水葫芦王东那样和一群铜人对打,就多点几个铜人拉一下仇恨。”

  周星煜问道:“如果仇恨拉多了,或者被一个铜人进攻过程中打飞了,撞到了身后一堆的铜人会是什么状况?”

  邓纬答道:“那你就自求多福吧……开个玩笑,倒地三秒不动的话,所有铜人自动停止攻击。当然建议你最好别用这个停止的方式,三秒之内他们的攻击绝对是暴风骤雨……不是雨水,而是铜拳头铜脚丫像水滴一样密集地下来……想想就好可怕,除非真的昏倒过去了,否则硬抗这三秒还不如逃出搏击室呢。”

  二哥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出了搏击室,来到大门前,认真地看着周星煜,邓纬介绍到:“二哥还那么辛苦啊,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新来的师弟,二师弟周星煜,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星星,火字旁右边上日下立的煜。”陈爱阳明显一愣,不过什么也没有说。

  接着邓纬回头给周星煜介绍道:“这位是咱们二哥陈爱阳,热爱太阳的热血少年,刚才给你说过了的,苦命的二哥,现在你们正式认识一下吧。”

  周星煜点头哈腰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对陈爱阳说道:“二哥您好,小弟玉米,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陈爱阳点点头,也伸出右手和周星煜握了握手之后,转向邓纬问了一句:“正式编?”

  邓纬压低声音回答道:“当然,嫡系。”说完又看了一眼在搏击室里面正在练武的水葫芦王东,好在王东正在专注于和铜人对打,对这边大家的谈话好像丝毫没有听进去。

  陈爱阳点点头,拍拍周星煜的肩膀,拉了邓纬的袖子一下说道:“出来说。”

  三人了搏击室,转身到了旁边的“电击室”,陈爱阳伸手按开了电击室的大门,第一个迈步进去。

  邓纬给周星煜解释道:“电击室里面要在内部打开开关才有闪电出来,平常没有电流的,放心进去吧。”

  说着邓纬也跟着进了电击室,最后一个是周星煜,进去之前还特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底,还好,观弈山人的运动鞋是胶底的,应该不导电,于是周星煜放心地也跟着走进了电击室。

  进来之后,陈爱阳已经转身冲着门口在等他了,周星煜进来之后,电击室的大门在他身后“唰”地一声关掉。

  只见陈爱阳从胸前掏出一个小铜牌,用右手食指对着铜牌轻轻一弹,小铜牌“叮”地一声由一个变成了两个,紧接着连载铜牌上的挂坠也一分为二。

  陈爱阳从脖子上取下其中一个铜牌,给周星煜带到脖子上,对他说:“少年,努力!青春就是要在阳光下挥洒自己的汗水!”

  邓纬对周星煜解释道:“这是南十字座苦修牌,也是二哥从自己的小说中获得的超能力,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等见到他再给你解释他的超能力的原因了。”

  周星煜反问道:“南十字座苦修牌?做什么用的?怎么用?什么超能力?”

  邓纬知道陈爱阳不喜多说,于是替他解释道:“可惜就可惜在这里,在二哥的原著当中,南十字座苦修牌是星座秘宝,连接着南十字座军团的秘宝仓库,可是到了二哥手里……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轻弹一下复制一份新的苦修牌,所有的苦修牌只有计数功能,没有秘宝,没有仓库,没有藏身于苦修牌的老妖精……”

  陈爱阳堵了邓纬一句:“总比你下面没有了强……”又对周星煜说道:“少年,加油!秘宝、法宝、法阵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只有自己的汗水是不会骗人的!”

  周星煜一只手拿着南十字座苦修牌摩挲着,试着在铜牌上弹了一下,发现铜牌没有什么反应,邓纬见状解释道:”我们弹没有用,只有二哥弹才能复制,如果不是铜牌能自动计数,我们都该怀疑二哥的能力是不是复制铜牌了……”

  周星煜不好意思地对陈爱阳说:“二哥真不好意思啊,我的性格就是三分钟的热度,对同一件事坚持不懈似乎很有难度啊。”

  陈爱阳点点头说道:“少年,每个人都有惰性,男子汉要对自己狠才是真正的狠,振作起来,和自己战斗吧!”说着,拍了拍周星煜的肩膀,弄得周星煜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见到周星煜的窘状,邓纬赶忙岔开话题,对周星煜说道:“二师弟,来,给你见识一下电击室里的天劫雷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