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门之后,左右两边各一条长长的通道望不到边际,通道是太空高科技风格的雪白半透明墙壁,顶棚位置上一排日光灯由近到远依次打开,映得整个通道雪亮白净,并且不断向远方延伸。

  只听邓纬介绍到:“刚才我们进来的地方用手按住的是‘天机星’,即位于人马座的南斗第三星,古称‘善星’;现在你正对着的就是天机星星宫,当然你叫它宿舍也可以,随你的便。你左手边的通道通往南斗第二星天梁星,右手的通道通往南斗第四星天同星。这里的建筑通过现代工艺与阵法相结合,进门的时候选取什么星星,进来就直接正对什么星的星宫,然后有相应的通道通往临近的星星。”

  周星煜赶紧拿出手机开始上网查资料,尼玛居然没有信号!你们不是花了三十多亿吗?!

  邓纬看出了周星煜的窘迫,解释道:“咱们基地对外都是信号屏蔽的,要用手机上网,必须得坐电梯到上面的传达室去。其实不用查网上的资料,来,进来看。”

  邓纬和周星煜向前走了三四步,身后的大门“唰”的一声关上了。周星煜回头的时候吓了一跳,原来刚才的大门不见了,身后刚才进来的地方又出现了一条长长的通道。

  邓纬把手按到天机星行宫的大门上,只见门上浮现出一幅星图,随着邓纬的手势,星图逐渐放大,找到射手座的星图,然后指给周星煜看:“你看这里,南斗是个倒扣的勺子,勺子柄和勺子交界的这颗星就是南斗第三星,我们进来之后身后多出来的这个通道是通向南斗第六星七杀星。目前射手座有38个星宫,因为咱们这儿就你一个射手座的,所以,你可以随便选一个当做自己的宿舍。”

  周星煜想了想,问道:“你的意思是说黄道十二宫,每个星座都有三四十个星宫作为宿舍?”

  邓纬点点头:“对啊。”

  “宿舍里面多大?像太空舱单身宿舍?还是像大学研究生宿舍单间?还是酒店的总统套房?”

  邓纬鄙视地笑了笑:“打开门你就知道了啊,估计你是猜不到的了。”

  “那……这里一共住了多少人?”

  邓纬掰着指头数了数:“大师……傅观弈山人一个,大姐一个,二哥一个……葫芦娃兄弟五个……我一个,你一个,一共十个!”

  “等等等等,葫芦娃兄弟不应该是七个吗?”周星煜紧接着邓纬的话说到。

  邓纬解释道:”名字只不过是个代号,你叫周星煜还是个男的呢,哪个男的叫小玉?!”

  酷:匠网;首D'发

  随着邓纬的手在大门的星图上点来点去,天机星星宫的大门“唰”地向旁边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百多平米的大厅,放眼望去,大厅周围还有卧室、厨房、卫生间、书房等等十多个内门。

  周星煜周星煜咬了咬自己的舌头,确信不是在做梦,恨恨地对邓纬说:“三十八个……”

  邓纬有点小得意,对周星煜说:“怎么样?没想到吧?每间宿舍都有四百九十平米。”

  走进大厅,周星煜摩挲着沙发靠背,有些不确定的问:“大师兄,这屋里的家具不会是什么那个假洋鬼子品牌莱昂纳多的吧?”

  邓纬赶紧说:“哪能呢,大师……傅和东厂那帮人的不对脾气啊。上个月东厂的戴公公差人送了块东厂的腰牌给我,大师……傅给严词拒绝了。真是可惜了,本来我能拿东厂一份俸禄可就是双薪了啊。”

  周星煜疑惑地问道:“东厂?不是明朝的机构吗?”

  邓纬回答道:“对啊,现在也归六扇门管辖了。像咱们就属于六扇门直属的人员,东厂就是六扇门底下一个分部,大概相当于一个直属事业单位的样子吧。”

  周星煜又要跳起来了“还事业编?难道六扇门都是公务员编不成?”

  “也没有啦,就是打个比方。咱们的人在现实社会中都有自己的工作和身份,修仙的身份和能力一般是不能暴漏在凡人面前的。比如大师……傅就是大学的教授,顶着个游方道士的名头在各地晃悠。”

  周星煜插嘴问道:“大师兄!你老是叫观弈山人大师傅,是不是还有二师傅三师傅?”

  邓纬讪讪一笑,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叫习惯了,叫习惯了,你不用管我。一般大家都叫他道长。”

  周星煜哦了一声,也没有多想,继续问道:“那大姐和二哥都住哪儿?叫什么?”

  邓纬回答:“大姐住在天蝎座,叫魏丽君,美丽的丽,君子兰的君。呃……不过据大师……傅八卦说,其实大姐身份证上的名字是站立的立,军人的军,估计是她爸妈当年想生儿子,把名字都起了个男孩名,结果生了女儿干脆直接用了男名。这可是秘密啊,你可别当着大姐的面问她。”

  周星煜点了点头:“不错啊,改过之后音同字不同,两个名字都不错啊。不过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

  邓纬接着说:“二哥住在双子座,叫陈艾阳,艾草的艾,阳光的阳。可惜了二哥的天赋,注定只能像阳光下的艾草一样流汗拼搏了。”

  周星煜好奇地问道:“二哥什么天赋?”

  邓纬唏嘘地叹道:“别提了,你见到他就明白了。二哥的天赋和他的本性相差太大,实在是令人扼腕痛惜啊。”

  周星煜问道:“那……我就不打听了,等见到他再说。大姐二哥都不是观弈山人,该不会道长比他们还小吧?”

  邓纬停顿了一下说:“呃……他让我们叫他大叔,所以我们还是叫他道长比较多一些。”

  “无耻!”周星煜恨恨地拍了一下沙发靠背,同时对邓纬说:“这样的话,这个宿舍里的东西都是分配给我的了?”

  邓纬大方地回答:“当然了!钱对我们修道之人不成问题。”

  听邓纬这么肯定的回答,周星煜又心疼地在沙发上抚摸了几下,毕竟自己现在力气远超平常人,一拳下去沙发靠背上已经出来一个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