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啊,骚年的胸大肌练得不错!”观弈山人猥琐地拍了拍周星煜的前胸,学着《东成西就》里面的周伯通的台词和动作。周星煜想反抗,转念又想到刚才观弈山人轻描淡写地把他拍到座位上的动作,怕是自己反抗也没什么用啊,现在自己就是一身蛮力,人家估计修仙路上都走了一大截了。唉,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想到这里,周星煜讪讪地说:“这个……道长,要不您先吃点饭?我给您点了一份阳春面,我刚才吃过了,这里做的还很地道。”

  “行啊,骚年,没白给你辛辛苦苦抗着寒冰剑过来。喏,这是你的武器,上古神器,收好了,多少大妖大魔都盯着它呢,还好有封印阵锁住了它的气息。”观弈山人一边说着一边弯下腰拉开自己的大旅行包。看着观弈山人撅着屁股在旅行包里扒拉来扒拉去,周星煜看得一头黑线,忍不住问到:“道长?没用空间戒指?”

  观弈山人抬起头来,把手里的长剑砰地一声放在桌子上,鄙视地对周星煜说:“你当这是小白文啊?空间戒指空间手镯空间门遍地如走狗?!空间石是魔界的特产,对我们来说那是绝对的可遇不可求。你当是你写的小说啊,行走江湖先配个空间戒指!!!”

  周星煜随着观弈山人的声音和手部的动作,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寒冰剑的时候,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观弈山人能把这么大的武器带上飞机。尼玛这整个就是个工艺桃木剑啊!木头的!“寒冰剑”啊!上古神剑啊!尼玛怎么听这个名字,这个来头,怎么联想它不是九天寒铁、深渊寒冰、远古冰晶之类的材料打造的啊?!

  再仔细看了看,剑柄上似乎还有“崂山旅游纪念”的字样!坑爹呢这是?!

  周星煜已经不知道怎么吐槽好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这时候周星煜才知道原来人气极了的时候确实是说不出话来的。

  观弈山人也不说话,笑眯眯地看着他,任由周星煜指着自己的脸不停地“你”个不停。

  周星煜顺了顺自己的气,想拿起来桃木剑往观弈山人的头上砸去,谁知道用手一捞,哎?没拿动?!周星煜现在平常的时候已经是下意识用普通力量来运用自己的身体了,一个成年人正常的力量居然没拿动一把破木头剑?加三分力?还没动。。。有点意思。

  五分力,桃木剑晃动了几下。

  七分力,桃木剑缓缓地拿了起来。

  九分力,周星煜拿着桃木剑挥了挥,不简单啊,这把“桃木剑”居然有个三四百斤重,看来叫“寒冰剑”也说不定有些门道。

  观弈山人这时候笑眯眯地问周星煜:“感觉肿么样?骚年?!”

  这时候面馆的小服务员过来给观弈山人上了一份阳春面,一摇一摆地回前台去了,观弈山人眼神也象粘在了小服务员翘挺的小屁屁上,直接把观弈山人的脑袋带歪了九十度。

  “道长?道长!”周星煜提高了嗓门提醒了一下观弈山人。

  观弈山人回过头来,轻咳了几声,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笑眯眯的问周星煜:“感觉肿么样?骚年?!”

  周星煜脸红了一下“这个……道长,这句话您说过了。”尼玛,我脸红什么,又不是我占了人家的便宜。

  观弈山人老脸看来是练出来了,就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的继续说:“其实我用这个寒冰剑一般是这样用的,来,我给你演示一下。”

  观弈山人说着,从周星煜手里拿过了桃木剑,在空中挽了个剑花,刷刷刷几剑,居然凌空画出了一个雪花一样的图形,周星煜看得眼球差点没掉出来,忍不住问“这个剑招会不会威力太大惹人注目啊?毕竟我们在公共场所啊……”

  话没说完,就见观弈山人一抖手腕,剑尖上的雪花像个跳水运动员一样唰地……跳进了观弈山人的阳春面碗里,然后,本来冒着热气的阳春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雪花中心开始散开一层冰霜,冰霜就像一个游戏里的冰封千里法术,当然是小型版的,从阳春面的上面散开之后又沿着碗的边缘向下结霜,一直到了碗底附近才堪堪停住。

  周星煜在心里给自己暗暗打气:“小爷我已经踏入修仙之途,这是正常现象,淡定,淡定,我要淡定。”

  之前的一个月,周星煜一直像个比普通人力气大很多的肌肉男,其他方面并没有什么突出的变化,后来周星煜能够控制自己的力量之后,甚至觉得自己和原来没有什么变化,本来在自己体内蠢蠢欲动的“灵”似乎也没了动静,而且也没有出现自己小说里的玄幻情况。

  观弈山人这个大叔,看上去完全不靠谱,在此之前也从未有过什么玄幻的道法。

  77酷?e匠t网f(首发

  这次可是实实在在道法?魔法?幻术?周星煜努力地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叫出来,最后象一个被卡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断断续续地说:“能……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做到的?”

  “没问题,看在你请我吃这顿饭的份上,其实很简单,寒冰剑自带万年寒气呗,随手画个什么图形它就能把空气冰冻出来具体的图形。可惜啊,送给你之后,以后夏天吃饭我就没有速冻饭吃了。”

  周星煜脸一红,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那个……道长,其实我第一次出远门,你看你也没特别交代,而且你都说了公费报销,所以,那个……”

  “你没买单就说请我吃饭啊?!”观弈山人腾地一下就站起来了,嗓门也高了八度,突然感觉收银台那边的漂亮姑娘在往这边看,唰地又坐了下去,嗓门也跟着低了下来:“骚年你别告诉我你一分钱没带就出门了哈?!”

  周星煜无奈地摊了一下双手,耸了一下肩,撇了一下嘴角,什么也没说。

  观弈山人瞥了一眼菜单,压低嗓门对周星煜说:“二百五一碗!骚年你就是个大二百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