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弈山人一边跟周星煜讲,一边比划着演示。“你看,对于不锈钢勺子来说,从扁平的面来拿,即使你的力量稍微用过了一些,也不会把勺子弄坏。但是如果你三个手指交叉一捏……不锈钢勺子也会被弄弯的,哎你翘什么兰花指啊,怎么跟我们家小妞妞似的……”。

  周星煜克制住自己脸部不自然的抽搐,虽然很想一巴掌把这个喋喋不休的大叔拍到地上去,但自己现在的情况不得不继续听眼前这个大叔继续分析。

  观弈山人似乎没有察觉周星煜的不满,继续说道“我们生活的世界,现实世界,根据我们历年来受到的教育以及科学的理念浇灌,所谓的超自然力量是不存在的。但总有一阵有一部分人会冒出来,体现出他们和众人的不一样,用一句很恶俗的话来讲,就是不管你怎么掩饰,总不能掩盖住你那耀眼的光芒。”

  周星煜不自然地笑了笑,回答道:“我没那么光芒四射吧,我可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小高中生,头脑一热来写了几段网文,现在还更新不下去了。”

  “不不不,那是你没注意到你自身的情况。根据我们的研究,如果你平常是个很有耐心、持之以恒的人,在写文章的时候如果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基本上是无法形成精神共振的;同样,如果平常是个丢三落四很没耐心的人,写文章的时候如果为了全勤坚持更新一天不落,结果也是无法形成共振。没有精神共振,就无法形成现实的人与虚拟的人共振共鸣合二为一。你看,你平常无论什么事情都是最多坚持两个月,前后不差三天,你开始写网文的时候劲头十足,我还以为你能坚持更新三个月以上呢,结果你写了四十章,稀稀拉拉更新了两个月,然后就是你的身体和小说主人公共鸣了”

  “所以我的身体里出现了‘灵’一样的东西?”周星煜吃了口米饭,抬头问道。

  观弈山人摇摇头,否定道:“不一定完全一样,等你适应一下你的身体变化之后,我带你去见一个朋友,他也是和自己的小说主人公发生共鸣产生了变异,和你情况差不多,但他得到的就不完全是主人公的异能变化。所以,你也不一定完全继承自己小说里‘灵’的模式,具体是什么样,还要慢慢摸索啊”

  周星煜眼睛一亮:“见前辈?漂亮师姐还是严肃的师兄?”

  观弈山人呵呵一笑:“修仙之人,身体性别不重要,不必去苛求。不过如此算来,你是我引入门的第二个道友,如果以后我还能发现修仙的好苗子引入门中,你就是他们的二师兄啊,啊哈哈哈”

  周星煜有点发愣,这有什么好笑的,二师兄二师兄,呆子?猪头?尼玛老子和八戒一个待遇?!

  周星煜继续问道:“道长,你说我是你引入门的,那我该叫你师傅?”

  观弈山人微微一笑:“这个吗……不急不急,拜师是件很严肃的事情,传承也是千差万别,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一定能适用我所修炼的内容,不过大道三千,一切皆是天道,你也不用太介意。”

  周星煜想了想:“那我该如何开始修炼?”

  “炼你个大头鬼,还没学会爬呢就想跑,你现在最要紧的任务是先学习掌控自己的新力量,后面逐渐还会带来你身体神经反射速度、肌肉控制速度等一系列的变化,你都需要一段时间慢慢适应并完全掌控。额,这个,看你的情况还不错,早知道我就不用专门跑来一趟了,我还担心你是不是把房子给拆了呢。”

  周星煜瘪了瘪嘴,不乐意地回答:“是你自己不让我在电话里说的好不好,你就是想跑出来趁机旅游一次的吧……早知道不告诉你我手里有免费票的事情了。”

  酷匠《网◇正{版_首‘发

  虽说不情愿,周星煜还是把自己弄到的两张全市旅游景点通用票给了观弈山人,同时问道:“那六扇门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取这么恶俗的名字?我觉得怎么也得叫个中国龙组之类拉轰一些的名字啊?”

  观弈山人伸出右手食指摇了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名字只是一个代号,那拿你喜欢的中国龙组来说,你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这是一个始终笼罩在层层谜雾中的神秘机构!民间传说,它的每一个成员都拥有惊世骇俗的本领和奇诡非常的异能。。。降妖伏魔、上天入地,也能够不避水火、穿金裂石,战斗在中国最为险恶、最不为人知的领域,用他们的热血和青春默默地守护着古老的华夏民族!”周星煜有点小得意,时不时地用眼角瞥自己的智能手机屏幕一眼,虽然屏幕花了,但还是能上网的吗。

  “那六扇门呢?”

  周星煜一阵手忙脚乱,还好这次没有用力过度:“明朝万历年间,朝廷为了处理有关国家大事的案件,专门成立了一个集武林高手、密探、捕快和杀手于一体的秘密组织。因为这个组织的秘密性,又因为总部大殿是一个又是一个坐北朝南、东南西三面开门、每面两扇门总共六扇,所以叫做‘六扇门’。”

  观弈山人毫不介意周星煜的小动作,等他查完之后,品了一口白花蛇草水,问道:“看出差别了吗?”

  “额……名字不同?”周星煜小心翼翼地问道。

  观弈山人叹了口气“唉,没文化真可怕。成立年代不同啊,骚年!”

  周星煜瞪大了眼睛:“可是,六扇门不是《四大名捕》虚构的吗?”

  “艺术来源于生活啊,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你连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真实性都无法判断,又如何判断一个传承百年的组织真实性呢?”

  周星煜咧嘴一笑:“我的优点就是不求甚解,有些事知道得太多了也未必是好事。”

  观弈山人点点头:“孺子可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