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煜和魏丽君刚一出门,就发现嘟嘟和巴豆在小院子里面哼哧哼哧地拖一棵圣诞树。

  巴豆见到他们俩,直起腰来很热心地摆了摆手,大声说到:“关关姐!玉米叔叔!你们现在要出门啊?”

  周星煜点点头回答道:“嗯,睡不着。”而与此同时,魏丽君回答的却是:“睡醒了,出去走走。”只不过声音比较小,被周星煜的大嗓门给盖住了。

  嘟嘟也直起腰问道:“你们要晚上去那个矿洞吗?夜晚喔的咯咯喔咯的森林会发生变化的,要沿着小路走,不要跑到森林里面去,否则你们会迷路的。”

  周星煜一边答应着一边往外走,变化肯定的啦,白天不出来的狸猫、猫头鹰,不都是晚上出来吗?谁知道这句话还没想完,周星煜的小腿就被什么东西磕了一下。

  等他站住了仔细看看,原来是一个挂在树枝上的秋千,正好挡在了出门的小路旁边,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迈错了两步,走到小路外面来了。

  嘟嘟看到周星煜被撞了一下,善意地提醒到:“看,就是这种情况,出去到森林里可不就是撞一下这么简单了。记住千万别走到小路外面去啊!”

  周星煜连忙点点头,礼节性地拱了拱手,赶忙从小院子里面溜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嘟嘟和巴豆家,小院子被栅栏围了起来,门框上方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喔的咯咯喔咯的”,真的是观弈山人大叔说的那个奇怪的名字啊!

  魏丽君走在前面带路,似乎胆子比周星煜要大的多……至少在面对小猪这件事上她比周星煜勇敢多了。

  周星煜紧盯着魏丽君的后脚跟,刚才嘟嘟的警告到底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至少现在周星煜走起路来小心翼翼,两只耳朵都竖起来认真地听着森林里面的声音。

  “呼……呜!呼……呜!”这应该是猫头鹰的声音,只不过在广袤的妖界森林里,这声音尤其显得凄凉,特别是周围的大树树干上长满了妖异的眼睛。

  对了,眼睛?!周星煜从眼角的余光看到的大树怎么突然都没了眼睛?!跟着巴豆来的时候,不是满满一树林的白杨树吗?!“大……大姐……我能不能……提个问题?”周星煜上下牙都开始打起仗来了,赶紧拍了拍前面魏丽君的后背,结结巴巴地说道。

  酷-;匠网V首发…*

  魏丽君也没有回头,一边走一边说:“说吧,小星星你想到什么问题了?”

  周星煜努力地定了定自己的语气,却依然战战兢兢地说:“大姐……您记不记得刚才进来的时候,巴豆带我们进来那次,树林里生长的是什么树吗?”

  “白杨树啊,有什么问题吗?”魏丽君一边向前走,一边看来看两边的树林。

  “那……现在两边一棵白杨树也没有啊?!”周星煜猛蹿了两步,跑到魏丽君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

  “嘟嘟说过了啊,到晚上森林会有变化。”魏丽君淡淡地说道,似乎她很熟悉这里面的样子。

  “变化?!这都沧海桑田的变化了有没有?!”周星煜差点跳起来指着现在的大树喊起来了,尼玛没看到白杨树都变成了大松树、梧桐树、以及不知道什么的各种树?!尼玛没看到白天还绿油油的叶子,到了晚上全是光秃秃的树干了好不好?或者说所有的叶子都长到大松树身上去了?!

  “从院子里面就看到了啊,要不然嘟嘟干嘛提醒你啊?”魏丽君白了周星煜一眼,推开他的肩膀,继续沿着小路向前走去。

  透过光秃秃的树枝,天空中撒下无数的星光,照亮了眼前的小土路,周星煜看着魏丽君离自己越来越远,被猫头鹰的一声叫吓得激灵一下,赶紧跑了几步赶上去。

  尼玛提醒!这也算提醒?!直接说白杨树会变成大松树会死啊?!还有你们两头猪抬个圣诞树有个毛用啊?就不能出来一个向导给带个路?!

  周星煜这么想完全把自己代入了旅行团游客的角色里面去了,完全没想起来自己一行人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到现在为止一分钱没给呢……当然,他们也没有妖界的什么通用钱币来付账。

  “大姐,你看路边上稀稀拉拉地还有一些灌木丛哎。”周星煜跟在魏丽君后面,基本上就不用看路了,直接跟着前面的身影走就行了。

  “别乱碰啊小星星,这个嘟嘟也提醒过的,不能走出小路的范围,到时候本宫也不见得能救你出来。”魏丽君软软的声音好像还没睡足,早晨起来散个步,真的很惬意啊。

  “大姐我还没吃晚饭啊……您都吃了两顿了,哎对了,给我带点吃的东西出来了没?”周星煜的肚子咕噜噜直响,自从同步了什么混元灵界的超级能力以来,自己的饭量也是日益增长,从能量守恒的角度讲倒也说得过去,你能爆发出三百倍于普通人的力量,至少也得有这么多的食物提供这么多的能量啊。

  “呃……这个真没有……”魏丽君尴尬地回答了一句,接着说道:“不过大家不是说好了你不能吃不能喝吗?万一是什么延迟发作的毒药呢?我们全体都挂了呢?!”

  尼玛什么毒药能延迟两顿饭还不发做?!还能那么精确控制时间发作的?!这慢性毒药得慢到什么程度啊?难道是盐吃多了会早死、油吃多了会肥胖的那种程度的延迟吗?!

  如果是那样,就让食物撑死小爷吧!仔细想想,自己可是两顿没吃了啊!

  尼玛如果没记错,去帝都大会堂里面开会的时候,小爷进去的时候还看到你们四个下军旗吃茶点来着?!

  饥饿这种事儿,你不去想它可能也没什么大事,忍一忍就过去了,甚至饿过劲儿了也就不饿了。但是当你有一搭没一搭想到它的时候,肚子里面就发出响亮的抗议声。

  路边的灌木丛上面结满了红色的果子,看上去和红色的苹果差不多,而且个头都不小,感觉比人界的苹果还大出了一圈儿。

  魏丽君在前面走,周星煜在后面跟。

  有一个灌木的枝桠伸到了小路中央,魏丽君稍微一侧身绕了过去;周星煜看到一个个红果子在星光下闪着光芒,似乎再说:“来吃我吧!来吃我吧!”

  摘路中间的果子不算走到小路外面去吧?周星煜这么想着,然后随手摘掉了两个红果子,趟着小枝桠就走了过去。

  结果周星煜拿起红果子咔嚓一口准备咬下去的时候,手中的两个红果子也“张开大嘴”,一边一个,一个咬住了周星煜的下嘴唇,一个咬住了周星煜的大拇指。

  咬住周星煜下嘴唇的这个问题不大,周星煜这一大口相当于咬住了红果子的“上嘴唇”,咔嚓一下红果子被咬成了两半,自然就解决了周星煜自己的下嘴唇被死死咬住的危机;可是右手上面的红果子咬住了他的大拇指,这可是实打实地咬痛了。

  三声“咔嚓”过后,就听到周星煜嗷地一嗓子喊了起来,魏丽君转身看到周星煜一边甩着右手一边在小路上跳脚:“痛!痛痛痛!”最里面还含混不清地喊着,以至于刚才咬下来的那一口红果子也没来得及吃掉……至于能不能吃,已经不在他现在的思考范围之内了。

  魏丽君见到周星煜出糗的样子,没有先去帮他,反而仔细观察了一下她刚才绕过的那一根灌木丛的枝桠,此时灌木丛上面的红果子一个个都张开了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让人不由得怀疑这到底是植物还是动物。

  不过好在除了周星煜手里拿着的那两个红果子之外,挂在灌木丛枝桠上的红果子都老老实实地挂在原处,并没有像恐怖片里那样从树枝上跳下来追着人咬,那样的话,这红果小灌木早就该吃到嘟嘟和巴豆家里去了。

  接下来就是“拯救”周星煜了,魏丽君让他忍住疼痛不要乱蹦乱跳,然后观察了一下,发现红果子的大嘴里面牙齿不仅多,而且又长又锋利,感觉就像把手伸到了食人鱼的嘴巴里那样,紧紧地卡在了红果子最里面。

  那个被周星煜咬掉半边的红果子似乎也没有“断气”,依然在那里试图用一个单独的下巴去要周星煜的左手。

  “生命力很强啊,脑袋都掉了半边了还不死?”魏丽君似乎究完了,淡淡地说了一句。

  “大姐……现在是先解决我右手被咬的问题好不好?那个左手里的脑袋掉半边死不死的不是我们研究的重点好不好?!”周星煜白忍了半天痛苦,没想到大姐居然得出的结论居然是先考虑红果子的生命力,说完周星煜又痛得开始原地跺脚。

  “右手啊……要不砍了你的大拇指?反正你也能很快就长出来。哦不,三个月前那次你是全身骨折,貌似没缺胳膊少腿的……要不趁此机会难得咱们试验一下?”魏丽君笑嘻嘻地看着周星煜说道。

  实验你妹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