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市区的一路上周星煜可算是吃尽了苦头……走了一阵想坐公交车,发现身无分文!走到市区不小心转上了高架,死活下不来了!

  最后等天黑了趁人不注意,周星煜直接从高架桥上跳了下来,至于地上留下的两个坑,第二天会不会被保洁工人诅咒,周星煜就已经管不着了。

  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周星煜又冷又困又饿,这才体会到家的温暖啊……哪怕是个只能吃方便面饼干的狗窝……虽然这个狗窝的建设投资大了点。

  再一次迷路,走到一个居民小区的时候,周星煜决定先找个避风的地方睡上一觉,现在都马上圣诞节了,自己还穿着深秋的单衣……后悔没做抗冻训练啊!

  小区开放式的,没有保安值班,周星煜走进去,发现一个废弃的小木屋,屋门旁边堆了一层高高的旧书,屋里面居然还有个小破床!

  周星煜摸了摸锈死的挂锁,稍稍一用力,就把挂锁拉开了……

  拉开小木门,一股尘土味道扑面而来,居然没有发霉的味道?运气太好了!大概老天爷也觉得自己今天倒的霉够多了,现在否极泰来了。

  躺在小屋里的破床上,稍微一翻身就吱呀作响,想到自己父母都已经杳无音讯三个月了,要按周星煜自己度过的时间算已经整整三年了,现在还不知道能不能通过守护者考核,周星煜一时竟然睡不着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躺倒了天亮,周星煜被一个人推了几下,同时听到有人在喊:“醒醒!哎?!醒醒!别睡了!”

  周星煜一个翻身坐了起来,半夜摸进来的时候还没注意,小屋子非常矮小,估计不注意站直了身子就会碰头了。

  “哦哦,您是这间主人?抱歉抱歉,马上就走!马上就走!”周星煜一边道歉一边起身要走。

  来人似乎是个清洁工人,一大把年纪,花白的胡子,干瘦干瘦的脸庞,一双手如鹰爪一般干枯而又有力,身上的衣服很旧,但穿得干干净净,外面还披着清洁工特有的橘黄色反光背心。

  “你把俺家的锁弄坏了,就这么走了啊?!”老头面带一丝怒意,堵在了门口。

  “这个……大爷……我现在身上实在是没有钱……”说着,周星煜的肚子很配合地咕噜噜叫了一声。

  看着大爷渐渐阴沉的脸,周星煜慌忙地摸着身上上下的口袋,然后突然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说道“大爷要不这样?我打电话给我的朋友,他们带钱过来赔您的锁,行不行?”

  看着周星煜一脸窘迫,大爷突然笑了起来,“行啦小伙子!又不是真让你赔东西,就是看你是不是个好孩子,行啦,不用打电话了。”

  周星煜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其实我还得找他们,我出门钱包被偷了,已经饿了两顿了……”

  “嗯?没吃饭?跟老汉俺走吧,管你一顿吃食,出门在外都不容易。你怎么还穿得这么少啊?年轻人也要注意身体,冻坏了到老了就后悔了!”

  “这个……出门时忘了换衣服了……”周星煜实在不好解释自己在四季如春的基地里过了三年,早忘了现实世界是秋去冬来,正冷着呢。

  周星煜从小破床上下来,跟在老大爷身后,准备去蹭饭,同时手机打开地图软件,定位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怎么跑到帝都东边来了?!

  记下大致位置,拨号给观弈山人,结果这位大叔说今天忙着呢,叫他找大师兄邓纬,想要什么有什么,说完挂了电话。

  一分钟后,周星煜才从观弈山人连珠炮一样的语速中缓过神来,我哪里有大师兄的手机号啊?!大姐的、二哥的,一个人都没留过手机号啊!

  再打过去问观弈山人,被他劈头盖脸训回来了,手里不是拿着报名资料吗?!里面全都有啊!

  就在周星煜唯唯是诺的时候,观弈山人语气一缓,找到了也给我发一份哈,三个人的全要。

  尼玛原来大叔根本没有大师兄他们的号码,难怪刚才第一次挂电话挂得那么溜道!

  周星煜顾不得诅咒观弈山人的不靠谱,赶忙绕开档案袋的绳子,拿出了邓纬的资料,明明没有手机号码吗?!

  周星煜拿着邓纬的报名表,正过来看反过来看……翻过来看,突然发现报名表的背面还写了几行内容!

  谁设计的这破报名表啊?!就这几行字不能挤到正面啊?!你们是在标榜自己节省资源还会使用双面打印呢?还是脑袋进水手一哆嗦在文档里多加了好几行空格呢?!

  打到邓纬的手机上,大师兄最近在忙活着开幼儿辅导班,一听周星煜没吃没喝没钱包手机也没电了,立马拍胸脯保证马上支援就到!

  然后邓纬在电话里跟周星煜说,找最近的一个电线杆,看上面的数字报给他。

  周星煜半信半疑,走到路旁边,抬头看了看电线杆上的一排数字,然后报给了邓纬。

  邓纬一边听一边给周星煜做科普:“这个数字串呢,是用来定位的,你以后要是到什么地方迷路了,或者碰到什么事情要报警,就报最近的一个电线杆上的数字串,警察系统里有个软件可以直接定位这些电线杆的位置……”

  邓纬巴拉巴拉介绍了一阵,最后跟周星煜说:“找到了,抬头看天,别砸到你脑袋上哈!”

  周星煜抬起头,就看着天上掉下来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样子如果不动的话正好掉到自己头顶上,于是周星煜赶忙错开一步,天上掉落的黑色物品啪嗒一声落在了地上,原来是一个钱包!

  周星煜赶忙说了一句多谢大师兄!然后挂掉电话捡起钱包,打开一看里面七八百块钱,整票零钱都有。

  酷7z匠G|网X正@A版l首U发68

  哎呀妈呀,真是如意如意随我心意,此时的周星煜颇有一种被八戒妖怪抓走正要下锅的时候被猴哥救出来的感觉!至于以前邓纬不愿意当八戒要当大师兄的事儿,周星煜已经完全不介意了。

  大师兄吗,能背黑锅能打妖怪,是师傅和师弟们的好伙伴,最值得信赖的好靠山。

  周星煜正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刚要把钱包收起来,前面带路的老头回头跟他说道:“呐!这家包子店的老板行善,俺们老哥几个早上都在这里免费吃包子,老汉俺给老板说道说道,看能不能……”

  话没说完,老汉已经看到了周星煜手里敞着口的钱包,周星煜自己也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连忙说:“大爷我有钱了!我大师兄刚给的!吃包子我付钱吧!”说完还开心地拍了拍钱包。

  大爷又仔细看了看周星煜,语重心长地说:“小伙子!做人要有志气!你捡的钱包就不要说是什么师兄给的!这条街上从前面走过来就老汉俺和你两个人!你还是把钱包交到派出所吧。俺看你也是个老实孩子,可不能学坏喽!”

  周星煜刚才还拿在手里挥舞了两下的钱包顿时停在的半空中,连带着他说话也磕磕巴巴起来,对哦,普通人怎么知道大师兄的能耐?给个定位就用如意枪送钱包过来了?

  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刚才是捡到的钱包?刚刚猪油蒙了心,待会儿就把钱包交出去争取警察宽大处理?这个说辞太不靠谱了吧……

  解释我是国安的超能力小组?貌似这个说辞更加不靠谱……

  正在此时,包子铺里出来一个微胖的中年人,冲着老大爷喊:“王大爷?哎呦您来啦!快进来快进来,今儿个外边挺冷的。”

  被叫做王大爷的清洁工人转过身去,小声跟微胖的中年人说了几句话,中年人又冲着周星煜挥了挥手:“小哥儿您打哪儿来,这是要准备去哪儿啊?”

  周星煜急忙走上前来,依然有些磕巴地回答:“我……我从香海走过来的,钱……钱包被偷了。”

  说着又斜眼看了一下自己右手里拿的钱包,狠了狠心说道:“刚才在路边捡到一个钱包,正准备交给警察……不知道老板能不能施舍一些吃的,过几日我朋友到帝都来,一定还钱给您!”

  尼玛小爷的钱包还没捂热乎啊!

  就连里面的钱小爷也只看了一眼,都没拿出来数一数啊!

  大师兄你能变个钱包出来,就不能把我的身份证照片什么的也一起塞进去?!

  现在偷偷把自己的身份证塞进去已经晚了……两双眼睛贼亮贼亮地盯着自己呢,再说了,塞进去了之后,怎么解释刚才跟王大爷说的自己钱包被偷了的事情?!

  唉,周星煜越想越心烦,撒谎真是个技术活,自己没这个天赋属性啊。

  “行行行,有心就行了,一顿包子也不值几个钱儿,也甭提什么还钱的事儿。日后路过小店来捧个场就是了,小哥儿一块进来吧,大冷的天儿,别站外面儿了。”中年人看来就是包子铺的老板,非常热情地邀请周星煜进来吃饭。

  周星煜失去刚到手钱包后哇凉的心,又被这好心人温暖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