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狼嚎一般的歌声我从睡梦中缓缓醒来,“跟她建议几次了换个铃声她坚决不换,这么青春活泼的美少女整天用这种老歌当闹钟,唉。”我在心里暗暗嘀咕,心里虽然有些腹诽,但还是挺感谢她的,因为这样我就可以把买闹钟的钱省下了。

  照例我缓缓的从床上起来,穿衣穿裤,刷牙洗脸,洗完脸从卫生间里出来正好对上了一个睡眼惺忪的漂亮女孩,她就是帮我省下买闹钟钱的无私女士,她也看到了我,只见她调笑的说道:“嘿,林妇男今天也这么早啊!”

  我有些无语,不过也没法脾气,她用这称呼叫了我一年了也就习惯了而且我现在这样也挺像家庭妇男的。

  “是啊,这也得感谢你那美—妙—的铃声啊,许大小姐。”我把美妙那两个字拖的有些长,换谁都能听出来我口不对心。

  许韵儿好像没听出来,还颇有些自豪的笑着说道:“那是!”然后就走进了卫生间,我也郁闷的去往厨房。

  我把粥煮好,许韵儿早就出门了,我留她一起吃,她说她出去吃肉包子,我也没挽留认识一年多了彼此都已经很熟悉了就不用婆婆妈妈了。

  我照往常一样走到了厨房隔壁的小房间,我敲了敲门,然后道:“雪姐,乐儿起床吃饭了。”过了一会儿房间里传来了吟铃般悦耳的声音:“好啦~乐儿和雪姐姐要起来咯,哥哥要看我们换衣服嘛!”

  我只回了句不要,然后潇洒的离开,隐约的听到我妹妹乐儿小声嘀咕着:“哼,哥哥这性无能。”我汗颜,我亲爱的妹妹啊我知道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可…可我要是进去了还不被雪姐给一巴掌扇到马航啊。

  我把粥和刚炒好的菜用碟子放在了桌子上,正好她俩也洗漱完毕了,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那一大一小的绝世祸水级美女就这么直挺挺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就算身为亲人的我也禁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饭桌上,雪姐那清冷的声音突然问我道:“林天,今天是发布月考成绩的日子吧?”

  我有些不知所措,因为雪姐一般都不主动和我搭话的,一和我搭话大多都是问我考试成绩的,而我成绩实在是不咋地,和雪姐乐儿比根本就是天差地别啊,乐儿的成绩在班级里绝对是前十的存在,在年级的前五十里肯定有她的鼎鼎大名,而雪姐就更不用说了,在年级里绝对是凤毛麟角,不是第一就是第二,跟她俩比起来我的成绩实在是不堪入目。

  我支支吾吾的道:“嗯,嗯,这个,这次应该能排到中等吧。”

  雪姐看了看什么也没说继续吃着饭,倒是乐儿这小活宝嘻嘻的说道:“哥哥不错哦,大有长进嘛。”看着她的神态表情眼神分明说着:“鬼才相信!”

  我有些心虚,但还是摆出了哥哥的架子厚着脸皮对乐儿说道:“那是不看看你哥是谁。”我自己都想扇自己一耳光了。

  乐儿哼了一声又嘀咕了一句:“不就是一个性无能嘛。”雪姐噗嗤的笑了一声随即又清冷的说道:“乐儿,女孩子家家的要学会矜持。”乐儿乖巧地嗯了一声,继续吃饭。

  我心里有些不愤,乐儿你个死丫头对雪姐言听计从的,对我就是往死里调侃,同样是亲人差距咋就那么大呢?不过这个我可不敢说出来,我还是比较害怕雪姐的。

  吃完早饭,雪姐和乐儿像往常一样率先上学去了,我把碗筷放进了水池里,收拾完东西也上学了。来到了教室把书包放在桌肚里,班级里吵吵嚷嚷的学生们叽里呱啦的讨论月考成绩,当然啦像我这种差生肯定不会参与他们的讨论的。

  “嘿,林天。”一个长相猥琐的胖子笑着走了过来。他叫李鑫,我的好哥们,就是有点太色了。

  更新最}3快上8B酷)匠1网。

  “呦,李胖子笑的跟猪似的有什么好事啊?”我笑着问道。

  “当然有好事,大大的好事,林天你知道么赵地昨天被二十多人追着打,都被打成重伤住院了,估计啊不到一个月是下不了床咯。”李鑫神采飞扬的说道,好像把赵地打成住院的是他似的。

  赵地是班级的扛把子,很是嚣张跋扈,总是怂恿他的小弟欺负我,我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也有可能是我的名字吧,毕竟天和地不是一个级别的。据说赵地的表哥是道上有些名气的混子,谁那么拽把赵地打进医院啊。

  我有些幸灾乐祸,妈的让他老是欺负我招报应了吧,“谁打的,为什么事啊?”我有些激动的问道。

  “具体为什么事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带领二十多人打赵地的狠人是四班的李飞。”李鑫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他也是经常被赵地欺负。

  “哦,不会是为了女人吧。”我心情大好。

  “有可能,毕竟沈婉儿是我们班的班花啊。”李胖子猥琐的说道。

  赵地喜欢沈婉儿这事我们都知道,沈婉儿既漂亮成绩又好,性格也不错,是我们班的学习委员,又是当之无愧的班花,在班级甚至全年级都很有人气,追她的人更是排成街了,只是赵地在班级凶名很大,男生们不敢明目张胆的追她。

  更值得一提的是,沈婉儿,沈学习委员,沈大班花,就坐在我的旁边,现在想想也明白赵地总是找我麻烦的原因了,不过我潜意识里还是把我的名子当作了原因之一。

  虽然我和沈婉儿坐在一起可是一天下来说的话几乎没超过十个字,赵地真是个脑残像我这样的能给他照成威胁么。我再次的把赵地的全家嫡系女性亲属全都问候了一遍。

  李胖子又和我聊了一会儿就回到了座位上,正好这时也上课了,一阵淡淡清香的飘来,我知道沈婉儿回到了座位上,每天闻闻这香味其实也挺不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