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四叔皱了皱眉,有些嫌弃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

  我注意到了何四叔这个动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车窗摇了下来。

  车窗外的风轻轻缓缓地吹了进来,冷冽的夜风吹在我的脸上,稍稍把倦意吹走了些,让我多少也有点精神一振。

  而一开窗,我便听到了这老旧的面包车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

  这声音就好像是在强风之中,扬起一张纸片,纸片在风中兀自无助地乱颤发出的‘啪啪’声。

  “何四叔,现在你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我问道。

  一问道这个,何四叔的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你去到了就知道了!”

  我心里有些奇怪,怎么感觉何四叔有点不想让我提起这件事的意思?

  “别‘我去了就知道了’呀!你告诉我,我也好早做准备,要知道,我本事道行可没有我师父高!”

  “不怕,你肯定能处理!”

  我皱了皱眉,心中有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但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车窗外面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似乎这夜里唯一的光,就是我手中的烟头。

  我吐出一口烟,看着自己手中的烧了一半正在徐徐燃烧的香烟,烟气袅袅上升,被微风吹过从车内卷走。

  等等……!我眉头一皱,看着燃着的香烟。

  我转头看向何四叔,“四叔,你怎么开那么慢啊!?”

  “哎,哎!”何四叔听了,也不转过头来看我,只是看着前方,车子便加快了一些速度。

  但没过多久,速度就慢了下来。

  何四叔不等我开口便说道:“夜里,路不好走,开慢点安全。”

  “哦……”

  “照这速度,还有一点时间,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

  听何四叔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累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股倦意特别浓烈。

  我点点头,靠在座位靠背上缓缓闭上眼睛,忽然这时候,我手一放松卸力,直接垂了下来,我吓得下意识睁开眼睛,但我的手撞在坚硬的车门上,竟然不觉得疼。

  只是,我仔细去看,那车门的扶手竟然凹了一块下去。

  我心里奇怪,心说这车子质量太差了吧?

  我吸了口烟,然后伸手出去弹了弹烟灰。

  烟灰一不小心落在了车里,我连忙用手去拍,然而,下一刻,我的瞳孔却不由自主地微微一缩。

  还燃的烟灰落在车子的门上以后很快就熄灭了,但是紧接着,那一丝火星却化成了好几丝火星,在这黑夜里,被微微的冷风一吹,就好像几条细小的火虫一样,快速消失又蔓延。

  就好像一张纸,沾惹了一个火星,火灭了依旧不熄。

  我一时间好像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顿时头脑十分清醒。

  纸?!我的心跳加快了。

  怪不得!怪不得!

  怪不得我刚才总觉着这车子发出的声音像是纸片被风吹得乱撞发出的声音!

  我心中怀揣着恐惧,悄悄用身体挡住了那个被一个烟灰火星烧出的洞。

  我喊了一声,“何四叔。”

  “嗯?”何四叔应了一声,但是黑暗之中,我看不见他的脸。

  “你是怎么过来的?”

  “开车过来的啊!”

  “你开了多久?”

  “没多久,没多久。”何四叔连说道:“也就十几二十分钟吧。”

  “照这个速度还有多久能到啊?”我一边问道,一边手已经伸向了随身挎包。

  “我来的时候,车子电瓶还有点电,现在没电了,车灯开不起来,就得慢慢开,别着急啊,很快就到了!”何四叔忙解释道。

  我心不在焉地摸索着东西,“哦,这样啊!”

  何四叔忽然转过头来,问道:“你再干嘛?”

  他这声询问冷不防把我吓得浑身一颤,“没,没干嘛!”

  “你怎么坐得那么奇怪?”

  “你这车,有点破啊,还会响的。”我连忙岔开话题。

  “哦,买了好几年了。”

  我不经意间看到黑暗中何四叔说话的时候,脸上还挂着一种似有若无的诡异笑容。

  我心中一咯噔,慌忙收回目光。

  我心里着急,也知道这样坐着不行,天知道他会把我带到哪里去……忽然,我摸到一盒东西,心中一定。

  “何四叔!”我喊道。

  “嗯?”

  “您的名字叫什么来着?我记得您白天跟我说过,但是我忘了。”

  “呃……”何四叔一哽,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一个名字而已,不用那么在意,你就叫我四叔吧!”

  “我记得您好像叫何,何,何晏!何晏对吗?”我装苦思冥想道。

  “对,对对对!你看你,记性真差,叔我就叫何晏啊。”

  ‘何四叔’话音未落,我冷笑一声,悠悠地说道:“四叔,你这车子还漏风啊。”

  “哎~我这车子老旧,你将就一下。”

  “不是啊,这么大的一个口子。”我把那个被烟灰烫出来的口子让出来,何四叔扭头看了一眼,顿时呆住了。

  “还有,你可没跟我说过您的名字,何晏是我瞎编的。”

  我话音未落,何四叔的脸色登时一变,他的面容扭曲起来,瞬间,他的五官都拧到了一起。

  /更新}“最1E快上酷匠C网g$

  我吓得下意识把挎包里的那盒东西撒了出去。

  顿时,车子里扬起了灰尘。

  何四叔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惨叫刺痛我的耳膜,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顿时,车子失控了!

  老旧的面包车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公路上歪歪扭扭。

  突然冲向了路边的一棵大树,我吓得想跳车,但是车门竟然开不了了。

  何四叔说话了,声音十分尖细,不像是何四叔浑厚的乡下人的嗓门,更像是一个女人:“一起死吧!”

  我眼疾手快,掏出火机,慌忙之下,点燃了车子。

  “哗——!”地一声,大火瞬间吞噬了面包车,我慌忙冲出了大火,慌乱之下我脚下颤抖着互相绊倒。

  “砰”地一声闷响,我实实在在地摔在了地上,疼痛一下子让我清醒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我拍灭了身上的火苗,才发现自己的双腿竟然在打战,那燃烧着的面包车发出的光亮照亮了周围的景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