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徐阳的身躯自燃了起来。

  我在水中看得真切,竟然是纸人!

  火苗不知从哪里窜出来,不一会便把徐阳整个人包裹住了,火焰之中,徐阳脸上的表情定格住了,依旧挂着那种诡异的笑容。

  在火焰之中,徐阳的笑容在我看来,十分阴森!

  我心中大骇,这到底是什么邪术,竟然能将纸人以假乱真?

  扎纸术我见邢老六用过,但是他的纸人虽然是可以与活人相媲美,但是面部表情从来都是一个刻板,没有过任何面容表情。

  哪怕外貌模仿人模仿得再像,眼眸中的无神也能出卖他只是一个躯壳的身份。

  但是徐阳这个纸人不同,这个纸人有徐阳本身的神态,有徐阳本身的思绪,甚至,如果不是黑衣人破了他的法,我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徐阳竟然只是一个纸人!

  这怕不是世间的法!

  我心中嘀咕了一句,便深吸一口气,沉下了水。

  岸上的修罗战场不是我能参合的。

  就让守墓人去解决这些破事儿吧。

  就在我沉下水去之后,那口大鼎的火焰忽然弱了下来。

  大鼎之中的忽然无缘无故凝聚起了殷红色的血水,似乎血水是从大鼎底部升上来的。

  但这大鼎底部是密封的,这血,竟是凭空产生的吗?!

  不一会,大鼎已经溢满了殷红粘稠的鲜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中散开来……

  我潜下水,发现那两口棺一左一右把装着徐琳儿的棺夹在中间。

  三口棺看起来十分邪性,然而最让人心惊胆战的并不是三口棺并肩而行,而是左右两边的棺材,都打开了一条缝隙,缝隙之中伸出了一只手臂。

  两只棺材分别伸出一只手,承托着束缚着徐琳儿的那只棺材,带着她朝深处去了!

  这是什么!鬼吗?!

  我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一时间瞪着双眼不知如何是好!

  但在棺材之后,跟着两个人——秦昊和二娃!

  在水中,视线受阻,但是我还是能看得出两只棺材的区别的,左边的棺伸出的手,纤细白皙,而右边的棺材伸出的手却是臃肿泛白。

  我认得他们!那神秘女子和徐勇的尸身!

  此刻我的内心顿时生出一股深深的挫败感,徐阳真的太厉害了,与这种人做对手,我如何能斗得过他!?

  忽然,我眼前飘过一丝如烟雾一般的诡异猩红。

  我倏地扭过头,却发现上方的水面不再是一片湛蓝,一种十分诡异的血红占据了整块河面的篇幅!

  这是什么!?血吗?

  我震惊地看着眼前的血光。

  天上一轮残月被乌云遮蔽住半边,应在水面上有一种邪魅的感觉。

  我心中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似乎是为了应验我内心这种不好的预感,那一丝猩红落下深黑的河底,一瞬间,像是打开了一个异世界的大门一般。

  一道虚无透明的淡红色的屏障坐落在河床之上!

  而三棺的去向,正是那河底的河床。

  我一时间感觉有些窒息,慌忙浮上水面。

  我浮上水面后深吸一口气,正打算下水去帮二娃和秦昊他们俩。

  但是这时,我看到齐老七神色慌张地冲了过来。

  ;更0&新最快;c上o0酷#《匠网d

  我一看到齐老七,就顿时气得想杀人。

  我游过去,一把将齐老七抓住,狠狠给了他一拳。

  “你踏马对我的承诺呢!”

  “现在没时间说这个了!等事情结束,我再给你解释这一切好吗?现在事情复杂得很,踏马的果然还是低估了‘百鬼录’的威力!”

  “徐阳呢!?”

  齐老七反问道:“一旦三棺被阻,你认为徐阳不会出现吗?”

  我恶狠狠地瞪了眼齐老七,转身下水。

  就在我即将重新下水之际,水面上一声闷响,一个什么东西破开了睡眠,附在水面上。

  我仔细一看,踏马的竟然是二娃!

  我连忙游过去把他捞上来,这个傻货!竟然不知道上来换气!

  我连忙施救,齐老七拉过一个黑衣人,“他交给你了,不能让他死了!”

  “你快下水,这里的鬼魂我来搞定!”齐老七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却想到水下此刻竟然还有一个傻缺呢!

  妈的,秦昊,没一个让人省心的!

  我下水之后,奋力朝河底游去。

  但这时候,我竟然感觉到了一种冰冷。

  越接近河底,越发冰冷!

  我有种十分不好的感觉,不会又出现上一次的那种不能动弹的诡异吧!?

  越来越近了,视线里,三口棺还在,中间的那口大棺上套着两根细细的红线,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会被忽略掉。

  因为现在河底,以及被一种诡异的猩红染得遍布了。

  红线的两个端头,被岩壁上的一个人死死抓住了。

  我心中大骂一声:煞笔!

  便朝着秦昊的方向游去。

  很奇怪,这里的河水竟然变慢了,似乎这并不是一条河,而是一个静止的潭。

  我踹了秦昊一脚,接过他手中的红线在手中缠了两圈。

  秦昊立马松手,朝水面上游去。

  而秦昊一松手,我就看到他手掌上流出来的血丝,在水中弥漫。

  与此同时,一股巨力从我手中的红线上传来,似乎要将我拖下那红色的深渊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