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喜欢回忆,越是年纪大了,越喜欢回想起以前的点点滴滴。

  老爷子的回忆,很长很长。

  他仿佛是在把自己一生的经历,全部都呈现了出来。

  年少时期的轻狂,复仇时候的愤怒,盛名下的沉稳,都随着老爷子的表情,历史重演。那披靡天下的气势,那冷如冰霜的杀机,那深邃如渊的眼眸,将他所有的喜怒哀乐,一一展现。

  不过,老爷子对混沌也不是太过了解,毕竟这东西稀有程度太高,便是古籍也难得记载。

  “好好修炼!”老爷子拍了拍云天的肩膀。

  “怎么修炼?”

  “顺其自然。”老爷子眼眺远方。

  “那为何要拜师?”

  “因为我比你强。”老爷子丝毫不觉得哪里不妥,飘逸如仙人,说话风轻云淡。

  云天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随后,云天又问了些关于修行上的问题,譬如突破需要注意的事情,修炼怎么样才稳……

  得到的全是同样的一句话:混沌与其他普通元气不同,出入太大,需自己摸索。

  云天气结,嘟哝一句:“师傅,你真没用。”

  被老爷子一巴掌拍在墙上,抠下来了。

  “话说,老爷子,为什么要救陶宇逸。”云天龇牙咧嘴的拍了拍身上的灰,混沌本源将他的身体改造得还算可以,这样摔都没什么大事。

  老爷子目光一凝,沉默了片刻,说道:“我欠他爷爷一条命。”

  云天一怔,想了想,说道:“他死不了。”

  老爷子眯缝着眼睛,看着云天,有些笑意:“不愧是我看中的人,镇定且聪明。”

  酷V匠网KE永RV久I免$费Kv看}小p说

  “那为什么……”云天有些不解。

  “我在找一个契机。”老爷子声音忽而有些沉,目光有一丝寒意,“他们,有些过了。”

  “怎么说?”

  “我欠的是陶天的命,不是陶家的。”老爷子冷哼。

  云天顿时明白了个大概,思索了一阵,说道:“要求很过分?”

  “他们想往我乾临派长老团塞满他们陶家的人,你说过分不!”老爷子有些怒意。

  “我不愿意去陶家,便是因为这个。”老爷子沉吟,“不过如今让我找了个好借口,可以顺势敲打一下陶家,不然这些跳梁小丑,都觉得自己要上天了。”

  “似乎,陶宇逸有些悲剧的样子。”云天笑了笑。

  “哼。他是有点小潜质,但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倒是姓牛那小娃娃,太过着紧他,不然他也没法这样蹦达。”老爷子嗤之以鼻,显然对此事有些不满,却又不愿意多说。

  “我先回去了?”云天沉默片刻,说道。

  老爷子点了点头,沉吟片刻说道:“先别让别人知道也好,对你不利,而且有些事,我也需要解决好了才行。”

  从云天过来知道方才,堪堪过去了几个时辰,和云天以往进藏书阁的时间差不了多少,倒也没有让人生疑。而且老爷子修为高深,外面根本发现不了云天其实根本没有进藏书阁,只是在门外和老爷子聊了几个时辰。

  云天回到房内,隐隐猜测老爷子的修为,应该在封天境界。

  想到这里,云天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开元、聚元、散元、御元、封天……

  云天清楚的知道,王凤宁以及韩成锦等人,身为乾临派长老也才散元巅峰的修为。

  云天不由得咂舌,想了想自己才聚元初期的修为,瞬间觉得这世界一点爱也没有了。

  如果云天这种想法让外面的人知道的话,非被打死不可。你丫一个才修炼多少天的人,就已经是聚元初期了,有没有想过别人的感受,有没有想过别人修炼数年才聚元期,数十年才散元期的人的感受?

  不过,云天并没有觉得乾临派是有多么的弱小,因为老爷子说了,乾临派名面上的长老,掌门,其实都是小打小闹,台面上的东西,真正大修为的人,都在闭关着呢。

  就这样,又过了一日。

  第二天,一道在众人眼里,显得无缘无故的通告从长老团中发出,那便是云天成为乾临派的外门弟子,师傅暂无。

  “云天哥哥,你是怎么做到的!”唐然然甚是惊奇,好奇的围着云天转了一圈之后,蹙眉道。

  “你是不是跟掌门有一腿,还是跟谁有一腿……不会是……师傅吧!!!”沐灵真是脑子不太好使,什么都敢说。

  云天满头黑线,深深的佩服沐灵这种欺师灭祖的做法。

  这时,叶小倩充分发挥了飞羽峰三师姐的权威,没好气的敲了沐灵一脑袋,说道:“要让师傅知道你这样说话,非打死你不可!”

  沐灵悻悻然一笑,偷偷的瞥了一眼门口,缩了缩脖子,笑道:“师傅她老人家不舍得打我的……”

  “云天哥哥真帅。”唐然然看着换上外门弟子专属白衣的云天,笑道。

  “还算人模人样。”沐灵点点头。

  “狗样。”叶小倩淡淡的接了一句。

  原本背负着手,飘飘然享受着沐灵和唐然然夸赞的云天,顿时一个踉跄,没好气的瞪了叶小倩一眼:“跟谁学的你,还会嘲讽人了。”

  “跟你。”

  “怎么能!”云天瞪眼,“我一向以德高望重著称。”

  三女转身离开云天的房间。

  “你们站住!”云天气急,“我说的有道理,你们也不需要羞愧得离去啊。”

  ……

  一个毫无修为的人,突然成为了乾临派外门弟子,这种事情迅速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

  云天不由得有些郁闷,老爷子不是说要低调吗,这叫低调?

  况且,更加令众人不解的是,为什么云天还是住在飞羽峰?难道没有其他堂口要他?

  不但是大家不明白,身为当事人的云天,也不明白,既然老爷子让他清楚的出现在大家面前,为何又不给他安排一个正常点的地方。

  我也是血气方刚的大好青年好不,这样安排我在女儿国,真的好吗?

  想不明白,也就不再去想。

  云天撇撇嘴,若非自己定力好,呆在这,非憋死不可。

  如此又过了几天。

  想起有些事情,需要到坤元峰去问一问,云天稍作整理了一番,叫上叶小倩的空唳,直飞而去。

  外门弟子并没有属于自己的空唳,一般只能去驾驭公用的。云天懒得去,便直接唤来了小白,一来比较熟悉,二来叶小倩也不反对。

  庆典的安排,飞羽峰负责的多数是歌舞,坤元峰作为主峰,实力比其他各峰都要强,自然负责的是武斗方面的表演。云天此番过来,便是为了找坤元峰负责节目的人,商讨一番,节目的衔接与穿插。

  坤元峰很大,建筑比飞羽峰要豪华不少。

  云天早早便在坤元峰大门外落下,徒步而入。

  “这人是谁?怎么这么面生?”有人看到云天,奇怪的问道。

  “哦,这便是这些天说的最多的,那个毫无修为却成了外面弟子的云天。”

  “怎么回事?咱们门派怎么也开始收废物了?”

  “不知道,八成是托了什么关系吧。看他那样子,呆头呆脑的,显然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这样的人,即便是能成为外门弟子,若是没有足够的修为,也别想在我们乾临派混下去。”

  “倒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准别人背景深厚呢?”

  “再深厚能有陶师兄背景深厚?”

  “这倒也是,不过听说这人貌似跟陶师兄有些过节,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的话,那就有好戏看了。”

  ……

  云天还没走几步,周围路过的人,便指指点点的议论着。

  坤元峰跟飞羽峰,完全是两个世界啊。

  云天平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听着这些人的议论,也不生气,只是有些感慨。

  轻轻的蹙眉,边走边看着前方的建筑群,云天忽然感觉到,这一次恐怕会有些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