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兀而来的声音,令大家心神一震。

  \Q酷G匠9e网lf首W发

  牛洪卓等人更是神色一凛,朝着藏书阁的方向恭敬的躬了一下身。

  说话的人,正是那个守在藏书阁门口,大家都称之为老爷子的老人。

  云天心中一惊,虽然早已经猜到这个老头绝不简单,但是却没有想到,乾临派大大小小的人,包括韩成锦这种老辈分都对他如此恭敬。

  “老爷子如何得知……”牛洪卓有些不解。

  “因为当天之事,我亲眼目睹。”声音轰隆隆的传来,不仅仅击打着人们的心脏,还击打着人们的神经。

  如此惊人的消息,如何能令人不吃惊?

  云天更是面色大变,别人说的话他可以不信,但是这老头子说的话他必须得信,因为在他的感觉中,老爷子实在是太强了。虽然每天都在人们面前是笑呵呵的模样,感觉人畜无害,但是云天毫不怀疑的相信,这个老爷子绝对有着通天的本事。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凤宁不解,吃惊的问道。

  “老爷子,这……”韩成锦皱着眉头,他想不明白,既然老爷子亲眼看着两位弟子被杀,为什么不帮忙。

  “难道老爷子,那位杀害我们乾临派弟子的人,连你也无法对付?”牛洪卓皱眉,实在是想不通,思前想后发现只有这么一个可能说得通。

  “不是,是那两个人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我不想助纣为虐。”老爷子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表情,轰隆隆的传来。

  “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越来越搞不明白了……”

  “难道是,凶手真是我们门派的,而且被杀都是因为他们二人想要杀那凶手?”

  “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你听老爷子说的,顺势推敲一下,便可以发现,八九不离十就是这样。”

  “李师兄和林师兄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吧。”

  “哼,你们难道还不了解么?李师兄和林师兄平时跟在陶师兄的屁股后面,嘿,横行霸道惯了,估计这次啊碰到了狠茬子,倒了大霉。”

  “这么说来,倒有些道理啊。”

  ……

  众人一时间窃窃私语,低声议论着,眼神时不时瞥向陶宇逸。

  陶宇逸此时得老爷子一句话,仿佛披上了免死金牌,神色倒也恢复了不少。如今听到众人的议论,不由得面色有些阴沉。但是看到牛洪卓那威严的脸,只能悻悻然的萎了。

  “事情仿佛越来越好玩了。”沐灵双手抱胸,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都死人了,还好玩?难道杀人的还能是好人吗?”唐然然不明白,一脸茫然的样子,对沐灵的话语不能理解。

  “你还小。”叶小倩淡淡说道。

  “云天哥哥,她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唐然然无奈,只得转头看向云天,“云天哥哥,你怎么了?云天哥哥?”

  “呃。”原本目光呆滞,一脸茫然加惊讶的云天,被唐然然的叫声拉回正常。

  他目光恢复清明,异常的表情慢慢恢复平静,晃了晃神,这才说道:“刚刚被吓着了。”但是如剑刃一般锐利的眼神,此刻却轻轻的眯缝着,心中如悬石。

  “哦。”唐然然恍然大悟。

  叶小倩看向云天,感觉他有些奇怪。

  沐灵挑了挑眉毛,看着云天陷入沉思。

  云天此时此刻,仿佛在等待着宣判一般,很难受的感觉。

  “老爷子,那凶手到底是谁……”牛洪卓一抱拳,朝着下方藏书阁处低沉的问道。

  众人也是竖起耳朵,凶手就要揭晓了。

  但是,等了许久,都没有反应,老爷子没有传来一声话语。

  “老爷子……”牛洪卓皱眉。

  “哎……”叹息声终于传来,这是老爷子的声音,“我不能说。”

  “为什么……”这不但是牛洪卓的疑惑,更是在场所有人的疑惑。

  众人纷纷看向藏书阁,寻求一个回答。

  云天神色凛然,想不明白老爷子到底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他不觉得老爷子跟他交情有多深,所以没有想过老爷子会帮他。

  “难道他根本就不知道凶手是谁?只是为了保陶宇逸一命?”云天心中直犯嘀咕。

  “因为我不想说。”老爷子霸气非凡,轰隆隆的声音压抑得人几乎透不过气一般,“不要再问了,我自有分寸。”

  说罢,那到突兀而来的威压,又瞬间消失了。

  “是,老爷子!”韩成锦,牛洪卓等人纷纷应道。

  “哎,没好戏看了。”沐灵可惜的摇摇头。

  叶小倩什么都没说,只是时不时瞥一眼云天,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一样。

  唐然然倒是没有那么多心思,嘟哝了一句没搞懂,便恢复了少女的情怀,缠着云天哥哥去了。

  但是云天此时根本没有这个心思,他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到小白身上的,唐然然在身旁叽叽喳喳说了半天,他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这让前面的叶小倩更加狐疑了。

  突然,云天心神一震,浑身寒毛倒竖。只听到一道声音在他耳边淡淡然的响起。

  “小子,好自为之。”

  这是老爷子的声音。

  云天猛然回过头,朝着藏书阁的地方看过去。

  唐然然顿时错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了好一会,发现云天一动不动满脸惊愕,有些急了,推了推云天:“云天哥哥,你怎么了?”

  叶小倩满头雾水,她忽然有一种错觉,竟有些看不透面前这毫无修为的男人了。

  云天猛然醒过神来,这才发现只有他听到了这个声音,不由得有些尴尬:“我……我才想起来,这牛长老这么恭敬,那老爷子的修为岂不是非常的高?”

  这胡扳乱扯成功的骗过了两人,唐然然和叶小倩都是恍然大悟的样子。叶小倩思索了一阵,也觉得这个理由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也就没有再多想。

  云天平静的面容下,内心中早已翻起了滔天巨浪,十万个为什么在他心中浮现……

  为什么老爷子不揭穿我?

  为什么老爷子让我好自为之?

  为什么老爷子要保陶宇逸?

  ……

  总之有太多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在这一天几乎尽数来袭。

  “不管怎么样,至少我现在还活着。”云天暗自定了定心神,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应该做什么。

  这一天,让他更加充分的认识到,实力的话语权是多么的庞大。

  如果老爷子没有绝对的实力,任凭他说破嘴皮子,也绝不可能一句话就赦免一个人。虽然这个人本事也有一些背景。

  如果自己有绝对实力,即便是杀了那两人,站出来也没有人敢说他一句不是。

  这就是实力,没有实力只能把自己的命放出去,握在别人的手上。

  一路无话,云天安然回到了住处。

  看着身下的绝壁,怔怔出神,沉默良久。

  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在房中不停的踱步。云天终于是决定,去藏书阁一趟。他不希望自己的一切,掌握在别人手里,他需要一个答案。

  这一路有些漫长,仿佛比平时都要远。

  云天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想了一遍,终于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该来的总会来,既然我还活着,那就代表事情还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恢复了自己的情绪,踏步来到藏书阁门前。

  老爷子一如既往的闭着眼睛,躺着。

  忽然张嘴说道:“你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