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空唳是白鹤的一种,夺天地之造化而化身为另一种庞大的生物,破空而鸣,后人取之名为空唳。

  此时此刻,盘旋在云天头顶之上的两只空唳,正飞速而下。

  “糟糕!”云天面色大变,却不敢动弹,他的修为在这里什么都不算,贸然行动必死无疑。

  但是,怎么办?

  云天一瞬之间,脑子转动了几乎千万遍,想要思索出对策,但却没有丝毫头绪。

  呼呼……

  几乎都要听到空唳破空的声音了。

  云天头皮发麻,低着头咬着牙。

  扑扑……

  空唳直扑而下!

  “逃!”云天猛地睁开眼睛,等死不如死拼!

  ……

  或许是因为人往高处走的谚语,基本上大多数的门派都是建在山峰之上,或许也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吧,不管是谁,总会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想法,虽然现实总是把这种想法打得支离破碎,而有些人总会把这些破碎的心,收拾起来,踩着艰难的脚印,一步一步往上爬。这些人,就是我们看到那些看起来很容易成功的人……

  别人的努力你看不到,就不要怪命运的不公。

  世界不亏待你什么,你亏欠的只有你自己。

  如果高处不胜寒这句话是对的,那么住在山峰的顶端,应该会很冷吧。

  反正云天此时就感觉到很冷。

  不是因为山高,而是因为眼前的一幕。

  “呃……”

  云天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呆呆的看着眼前呆若木鸡的众人,以及一脸不可置信并且迷茫的陶宇逸!

  别说是陶宇逸了,云天都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那两只俯冲而下的空唳,竟然在众人头上转了一圈之后,朝着陶宇逸直飞而去。

  然后,陶宇逸吓呆了,准确来说应该是傻了。他完全不知道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没有按照他的剧本走。

  原本,通过他的旁敲侧击,然后英明神武的发现了两位师弟的死亡,然后机智的报告了门派,找到了线索,再机智的提议将所有人召集到这里,抓凶手个措手不及。甚至,他都跟两只空唳详细的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说了一番,他相信两只空唳是懂的,灵性是高的。

  云天有些头晕,事情虽然看起来朝着对他有利的一面发展,但是他还是有些头晕,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

  “难道是陶师兄……”

  5酷%匠f网Z唯一正版,其E他都ks是:●盗:k版C

  “这怎么可能?李师兄和林师兄都是跟着陶师兄的……怎么会……”

  ……

  众人不可置信的纷纷议论着,都有些不相信事实的真相。

  “不是我!”陶宇逸尖叫,虽然他是很多人的师兄,虽然他修为在同辈中算是高的,但是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平时的一些小诡计,可能还能寻到对策,如今这种大事,他顿时有些慌了,一时间不知道找什么话来为自己辩解。

  “牛师叔,真的不是我!”陶宇逸大叫,面色难看。

  牛洪卓此时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当时也是陶宇逸非常积极的帮助寻求线索,但是如今这两只空唳都同时指向他,这事有些不对啊。

  众人的眼睛都看着陶宇逸,有不善,有不解,有愤怒,有震惊。但是云天只有戏谑的眼神送给他。

  不过他也没有放松警惕,他不确定这是不是乾临派放的一个烟雾弹,所以他表现的很震惊。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牛洪卓喝道。

  “我不知道啊!”陶宇逸几乎要哭了,“牛师叔,真的不是我,你要相信我。你想想,如果是我的话,我怎么会带你去,又到处寻找真凶。”

  “那这两只空唳,你又如何解释……”韩成锦皱着眉头,问道。

  “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指向我,但是真的不是我,韩师叔,你要信我。”急速直下的形式,让陶宇逸心底冰凉,如果今天他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估计没有人能保住他,即便他的背景很大。

  “哼!”牛洪卓冷哼一声,“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云天环抱着胸,眉头紧锁,任是他聪明绝顶,也想不出这事情到底闹哪一出。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沐灵抿了抿嘴唇,甚是不解。

  “照理说,陶宇逸应该是随着牛师叔一起来寻找凶手的,不应该找到他身上才对。但是现在……”叶小倩秀眉皱了皱,陷入沉思。

  “完全看不懂了……”唐然然张大嘴巴,有些吃惊。

  “是他!是他干的!”陶宇逸突然大叫起来,指着云天,手指颤抖,有些疯了。

  “呃!”云天一怔,稳了稳心神,指了指自己,说道:“我?”

  “就是你!”陶宇逸完全不顾一切,疯了一般的朝着云天冲了过来。

  云天顿时“大惊失色”,很适时宜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把自己绊倒在地,“慌张”的大叫:“你要干什么……”同时“惊恐”的看着极速而来的陶宇逸。

  “胡闹!”牛洪卓一声大喝,身影一闪,瞬间便出现在云天与陶宇逸中间,手臂一挥,一道磅礴的元气扫过陶宇逸,一下子便将他击飞。

  “砰!”

  陶宇逸狼狈摔倒在远处,口吐鲜血,谁也不敢上去扶。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我并不记得乾临派有你这么一号人物……”

  一个打扮的妖冶,颇有些姿色,约摸二十来岁的女人,皱着眉头看着云天,声音尖尖的,让人听着不舒服。

  云天的神色从慌张中恢复了过来,不卑不亢的站起来,说道:“我的确不是乾临派的人,只是来这里安排五百年庆典之事的。”

  “你便是那个大家传的有声有色的戏子?”女人有些不屑,扫了云天一眼。

  “我这不叫戏子。”云天本想说,其实我是一个演员,但是想了想觉得这些人也不懂演员是什么意思,说多了反倒无趣,也就随便应了一句。

  “哼,你既然不是我乾临派的弟子,为何来我乾临派的晨练场地?莫非想要窃取我乾临派秘密不成?”云天不愿意惹事,不代表别人不会找他麻烦,这女人声音突然的一沉,对着云天喝道。

  “方紫雨,你够了。”叶小倩皱着眉头,上前一步,淡淡的看着女人,说道:“是我带他来的,他是我们飞羽峰的人,这些事好像不需要向你汇报吧。”

  “就是,扮得花枝招展的,也不知道想干嘛……”沐灵说话永远那么的一针见血。

  “不准说我云天哥哥……”唐然然不忿的握了握粉拳。

  “哟,飞羽峰什么时候开始养小白脸了?”方紫雨冷哼一声,完全不理会三女的话语,又道,“还有,看到我连方师姐也不知道叫一声,飞羽峰便是这样教导弟子的么?”

  “放肆!”王凤宁脸色一沉,原本料想着方紫雨只是稍微闹些口角,也便没有理会。但是如今竟然把整个飞羽峰骂了,如何还能沉得住气?

  “难道不是么?王师叔!”方紫雨根本不怕王凤宁,而且那一声师叔也叫得阴阳怪气的,有些不屑。

  “胡闹!退下去!”牛洪卓冷喝一声,“如今这事便已经够烦了,还来闹!”

  云天心中冷笑,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想要看看这乾临派这次会怎么处理,这么多人看着。同时他向叶小倩等人投去感激的眼神,能够这个时候挺身而出的,实在让他感动。

  而且这方紫雨着实有些让他厌恶,不过他也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最可怕的敌人是藏在暗处的,而不是表露出来的。

  而且更令云天不解的是,牛洪卓似乎对于这种事,并不是太过于反对,这坤元峰,莫非与飞羽峰有什么过节?

  正思索间,一道低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陶宇逸不是凶手,杀人者另有其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