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山郡,历史悠久。

  可是悠久不代表着富裕。这个世界并没有旅游这么一说,也就不会出现说古老的遗迹会带动经济这么一说。或许许多的宝藏都被岁月埋葬,无人得知。

  其境内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城池,宗门。

  其中分四个较大的势力:乾临派、悠云院、南国、万剑门。

  而其中最为低调,又最为强大的是悠云院,据说悠云院是悠云阁的分部,但是无从考证,却又无人澄清。久而久之,大家也就默认了这个事情。

  就这样,云天悠闲而幸福的又度过了几日。

  铛铛铛……

  乾临派的晨钟异常的急速,而且有些不合时宜,因为这已经是响午时分。

  “怎么了?”云天看着一个个冲天而起,直奔晨练场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奇怪,问道。

  “不知道,可能出事了……”叶小倩皱了皱秀眉,说道。

  “能出什么事……”云天风轻云淡的挑了挑眉毛,心底却是猛地一沉,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应该有些急,一般这钟声不会随便响。”叶小倩拿埙将空唳唤来,轻轻一跃上了空唳背上,朝着云天问道:“你来么?”

  “我又不是你们门派的,这样去……若是你们有些什么重要的事情,我或许不方便知道……”云天摇摇头,推脱道。

  “不打紧,应该不会是什么秘密之事……”叶小倩伸出手,要云天接力而上,也不管云天同不同意。

  “好吧……”云天只好无奈的踏上空唳,这没法拒绝,若是太过,必然会被发现端倪。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们应该没有发现是我干的吧……或许也不是这件事也说不准……

  云天心中暗自琢磨着,一路上少见的沉默寡言起来。

  场中,密密麻麻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到底怎么一回事啊?怎么突然召集我们……”

  “不知道,听说好像是出事了……”

  “出什么事?难不成有人敢来我们乾临派撒野不成?”

  “哎,不清楚,总之这十有八九是出事了。”

  ……

  云天不是乾临派的成员,所以便在一旁较偏的地方,坐了下来,静静的听着周围的议论,心底越来越沉。

  不过云天想了想,倒是觉得应该不会牵扯到自己,毕竟自己在他们眼中只是一个废人,若是知道是他干的,恐怕早已经将云天拿下了,何必还召集。

  而且,这也只是云天最差的想法,说不准跟那件事无关呢。

  云天想通了这一点,倒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反倒轻松了不少。

  “云天哥哥。”唐然然皱着小鼻,有些奇怪的说道,“到底怎么了呀,怎么感觉要天下大乱一样……”

  云天笑了笑,说道:“应该没什么事,都是传的,弄得大家都慌了。”

  唐然然侧着脑袋想了一会,笑了:“我觉得也是……云天哥哥说的都是对的……”

  “啧啧啧……小师妹呀,你这是被洗脑了吗?”沐灵一副惋惜的表情,走了过来,叹了一口气,又摇了摇头。

  “师姐,你又笑话我了……”唐然然嘟哝着嘴,脸色微红。

  云天有些不解,据之前昌晴所说,唐然然应该有些刁蛮,或者任性才对,但是如今相处这么久,也没看见唐然然哪里任性啊?反倒是乖巧得不成样子。莫非是变性子了?

  晨练场很大,构建倒有些像操场,前方一个大舞台。

  这一地,很雄伟。最让人感到称奇的是其立于空中,不得不佩服这阵法的厉害之处。

  遥远看去,这一片便好像是天宫一般,那让的令人向往,阵法映出淡淡的光辉,更加令人震撼。

  云天一直对这个很是好奇,他想着如何学到这样的阵法。可惜乾临派修炼的都是战斗用的功法,譬如掌法,拳法之类,对阵法并没有详细的学习功法。

  而这神奇的场地,也只是开派祖师爷那个时代留下来的。

  “肃静!”浑厚而雄壮的声音传来,震耳欲聋,云天的耳朵嗡嗡作响。

  原本嘈杂的场地,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

  云天抬头看去,此时那圆台之上,多了很多人。

  王凤宁,韩成锦,以及那个先前招新出现的粗壮大汉牛洪卓也在。而且他们都表情,都很严肃。

  “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么突然把你们召集在这里。”牛洪卓沉闷的声音仿佛重锤一般,阵阵轰击在人们的心内。

  “这种事情,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在我们乾临派发生过了。”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就在前几天……”

  说到这里,牛洪卓忽然提高了声音,刚毅的脸色蒙上一层寒意,沉声道:“我们乾临派的两名弟子,竟然惨遭毒手,被人杀害于山下丛林之内!”

  此话一出,全场顿时哗然……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

  “谁这么大胆,竟然敢……”

  “难道是别的门派所为?”

  “不可能,先不说我们乾临派威名在外,便是这正门正派之称,也不会有其他门派来做这番事。”

  “莫非是魔族中人?抑或是某些邪道?”

  酷Z匠(网正(版首'发

  “倒是很有可能……”

  ……

  叶小倩等人面面相觑,都是十分吃惊。

  “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叶小倩咬咬红唇,有些愤怒。

  “不知道是谁干的……”沐灵皱着眉头,思索。

  唐然然张大嘴巴,有些不敢相信。

  云天皱着眉头,心里忽然有些没底了,眯缝着眼睛,看着台上。

  这时候,牛洪卓又开口了。

  “通过两个空唳的带路,我们寻到了两位弟子与敌人打斗的痕迹,随后又找到了他们的尸首。”牛洪卓此时眼神突然往所有人身上一扫而过,眼神仿佛化为实质,让人瞬间心底一凉。

  “好可怕!”云天心中一凛,同时暗暗叫糟,那天他因为无法找到合适的方法,便将二人普通的埋了,但是却忽略了两个飞在天空的鸟,本以为它们应该告不了密,但是如今看来,这空唳仿佛通灵得有些过分了。

  “我们发现!”牛洪卓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有些愤怒了,“两位弟子竟然死于我们门派的乾临掌法之下!”

  “什么?”

  “竟然有这种事!太……”

  “天啊,怎么可能!”

  “太可怕了,到底是谁干的……”

  “谁跟门内师兄弟有仇?”

  ……

  牛洪卓眼神凛然,仿佛两把利刃,扫过全场众人……

  叶小倩几人,纷纷呆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云天露出吃惊的表情,心中却是沉到了海底,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直冲脑际。

  云天疯狂的思考着一切可能,想象着一切能够应对的对策。

  然而就在此时,牛洪卓冷哼一声,喝道:“把那两个空唳,带过来!”

  “糟糕!”云天心中猛然一顿,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到底是谁这么狠毒,竟然对同门师兄弟下手。哼!”牛洪卓站在两个空唳中间,冷冷说道。随后在两个空唳耳边低语,最后拍了拍两个空唳的脑袋,伸手朝着众人一指,大喝道:“把他给我找出来!”

  两个空唳互相看了看,翅膀一展,直飞而起,在空中盘旋,俯视众人。

  场中所有人,此刻心中震撼万分,一个个心思飞转,都在想到底是谁。

  陶宇逸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锐利的眼神,散发着寒意直视云天。

  “这下你还不死定?”陶宇逸心中大笑。

  云天忽然感受到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下意识的朝着那个方向看去,瞬间和陶宇逸四目相视。

  看到陶宇逸的表情,云天瞬间明白,这一切的推手,必然是陶宇逸。

  云天心中一怒,但是却没有办法。

  就在此时,空中传来两声尖锐的鸣叫,两只空唳对视一眼,直冲而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