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天一下子停住了脚步。

  他听出来了,是韩成锦的声音。

  “我……”云天脑子里思绪飞转,“我是来买饰品的,刚刚刚好碰到这种事,就过来看了看。没想到长老你也在这呀。”

  韩成锦嘴角抽了抽,想一巴掌拍死他,说道:“我方才都报名字了,你说没想到?”

  “呃……”云天绞尽脑汁,灵机一动,说道,“我刚刚被屋内大人物的气势所压到,根本没有心思思考其他事情,一直沉浸于此。”

  “方才我也扫了一眼周围的人,还是没有发现你呀。”韩成锦皱眉。

  “我……我是后面才来的嘛,所以你一开始并没有看到我。”云天嘴上笑着说,心中不停的咒骂韩成锦事多。

  “那你继续买东西……对了,你没有乾坤袋吗?”韩成锦疑惑的看了云天一眼。

  云天一怔:“什么东西?”

  韩成锦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有。”随后从怀中取出一个锦囊般模样的东西,扔了过去。

  “东西装里面。”韩成锦说道。随后又看了看云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想了一会,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若有所思,朝着云天微微一笑,随即御空而去。

  云天撇撇嘴,嘀咕道:“能飞了不起呀,不用多久我也能。”

  云天知道,散元期便可以御空而行。所谓散元,便是指把原本的元气,散发到身体外,形成一道能和天地元力勾应的联系,借助天地的力量,御空而行。

  不过御空也分能力高低。一般初入散元,只能够把元气散发到自己身体周围来达到御空的效果。像散元巅峰之类的人,便可以携带一些人同时御空。这就要看你个人对元气的控制能力了,这个能力也跟实力息息相关。这也是为什么同时散元巅峰,有些人明显不是那些修到极致的散元巅峰的人的对手。

  所以实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对一个人的元气的运用有着很好的锻炼。

  云天自知想要修炼到散元不是那么容易的,不然天上就一堆修炼者飞来飞去了……

  他拿着手中的乾坤袋看了看,这才想起之前在书中看到的。

  乾坤袋,大能者以元气开辟出的小空间,方便携带物品。

  “这东西居然现在才给我!”云天撇撇嘴,把东西往袋中一扔。

  这个乾坤袋约摸一个房间大小,空间非常的充足。

  大动静并没有让云天的秘密被揭开,因为各种原因,他依然还是那个普通人云天。

  ……

  此时,那两位在酒楼的女子,此刻已经回到了悠云院中。

  年纪稍长的正是悠云院阁主唐瑜君,年幼的女子,则是悠云院的大师姐昌晴。

  “师傅,方才为什么不去……”昌晴站在旁边,欲言又止的模样。

  “那丫头,刁蛮任性,简直胡闹。让她去吃吃苦头,不用管她……”唐瑜君打断道。

  “可是师傅……”昌晴有些担忧,“万一……”

  “不要说了。”唐瑜君一摆手,随后想了想,叹了一口气,说道,“去跟乾临派打个招呼吧……”

  “是师傅!”昌晴笑了,恭敬的作了一揖,便离去了。

  唐瑜君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眉目幽怨,也不知在想什么。

  ……

  实话说,叶小倩的空唳还是非常的通人性的。云天对此是深有体会。

  先前,这空唳连下山都需要叶小倩吩咐一番,才愿意听云天的话,一路上骑着也是有些脾气。但是,当云天先杀胖瘦青年二人,又在明月城之中引起如此恐怖的异象之后,空唳可算是吓破了胆,对云天甚是亲昵,当然也有些畏惧。

  很快便回到乾临派,叶小倩早已在门口等待。

  “怎么站这里。”云天笑了笑。

  “师傅说,可能东西有些多,让我来接一下。”叶小倩有些狐疑的看着云天空空的跳下空唳。

  “不用看了,在这里。”云天从怀中取出乾坤袋,像个小孩般赌气,“你们都不给我乾坤袋,哼哼……”

  “忘了。”叶小倩淡然道,仿佛一切那么自然。

  云天翻了翻白眼,自知在叶小倩这个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人面前,不耍流氓实在是没法讨到便宜。因为即便她不像对陌生人那么的冰冷,也永远是一副淡然的表情。

  “小白怎么怪怪的……”叶小倩奇怪的看着她的空唳,问道。

  她把它唤作小白。

  “它觉得我英明神武,自然就亲近我了……”云天大大咧咧道,又伸手摸了摸小白的脑袋。小白一阵欢喜,亲昵的往云天的手蹭了蹭,这才回到叶小倩身边。

  叶小倩愕然的看着这一幕,不知道小白为何转性子了,也没有多问。

  ……

  此时,坤元峰,陶宇逸修炼之地。

  “陶师兄,陶师兄……”一个急喘喘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酷w匠网首Z*发√Q

  陶宇逸皱了皱眉头,不满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云天……云天回来了……”

  “嗯?”陶宇逸心底一沉,“他没事?大胖他们呢?到底怎么回事?”

  他一连问了三个问题,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心智还没有成熟。

  “他没看出有什么异样,同时李师兄林师兄的空唳都回来了,人不见。”

  陶宇逸心中一惊,眼中露出一丝凝重,寒意闪过,看着那报信之人,冷声道:“此时不可让别人知道,否则你知道后果……”

  “知道了,陶师兄!”那人面色一变,急忙应道。

  “去吧。”陶宇逸冷哼一声。

  待那人离去之后,皱着眉头沉默良久,最后冷冷一笑,沉吟道:“两个废物……”

  丝毫不知道此事的云天,此刻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收拾一番之后,确信不会别人发现丝毫有关今天的事的痕迹,这才出门。

  “师妹有些任性,还请王长老多多照顾。”

  “一定一定……然然挺乖的,让唐阁主放心好了。”

  ……

  云天路过飞羽峰的中厅之时,从门外听到了这么几句对话,不由得有些奇怪。心中想着必是有些个走后门进来乾临派的,寻关系来了。

  “不知道乾临派为五百年庆典准备得如何了……”那个好听的女子声音,再次传来。

  “原本是有些苦恼的,不过如今都不会有太大问题了,应该。”王凤宁笑道。

  “哦?”那声音有些疑惑,“这是为何……”

  “云天……”王凤宁突然朝着门外喊道。

  云天自知王凤宁发现他在外面了,尴尬的咳了一声,走进厅内,说道:“王长老。”

  这时,他才发现,厅中坐着一个年纪与他相仿的女子。

  女子面容极美,肌肤雪白,美目眨了眨,好奇的打量着云天。女子一身白衣,宛如仙子般出尘,但是微微勾起的嘴角,又给人一种温柔大方的感觉。

  王凤宁笑了笑,朝着云天招招手,又看着那女子,说道:“这便是我们这些时间请来的,云天,专门主持我们庆典的节目安排。”

  “哦?”女子好奇更甚了,有些不太相信眼前这个没有丝毫修为波动的男人。虽然觉得云天相貌还算英俊,但是却对王凤宁说的话有些怀疑了。

  王凤宁没有马上接话,只是看着云天道:“这是悠云院的昌晴姑娘,是当中的大师姐。”

  昌晴,正是先前在明月城,在酒楼中的年轻女子。

  但是以她的修为,当时并不能发现云天的位置。而且即便是发现了,也不会知道云天的模样。就算是唐瑜君,也只能说云天散发出元气了,她才能确定云天是当天那人。

  “久仰久仰!”云天恍然大悟,吃惊道。其实他压根不知道悠云院是什么地方,话都是用来客套的。

  昌晴似乎不吃他这一套,感兴趣的打量了云天一番,笑道:“真是人不可貌相。想必他有些新奇的点子吧。”

  不得不说,云天有些佩服这女人,聪明!

  客套了几句,云天也知道她到时候也会代表悠云院为乾临派添一个庆头,亦即是节目。

  “然然师妹还望王长老多加照顾。”

  临走时,昌晴忽然说出一句。

  “然然?”云天一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