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好臭元气感应的方法千千万,各有不同却又回归本源,万变不离其宗。

  云天不厌其烦的看着这些枯燥的文字。

  想要感应元气,必先了解元气。

  l更新)最快{上d^酷匠网…

  元气,指的是人体内一种特殊存在的能量,这种能量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无从追究,后人称之为元气。每个人体内都会有元气,多与少的不同罢了。

  人体的每一次呼吸,其实都是携带着元气的流动的。只不过当中的元气,就宛如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水一般,那样的稀少。但是却真实存在。

  如此稀少的元气,要怎么发现呢?

  这便是元气感应法存在的意义。这些方法的本质,都是调动天地的元力,来对体内的元气进行一个感应。这稀少的元气一旦被感应出来,便好像跟身体锁定起来,再也不会找不到。

  这个调动天地元力,并不是说人的修为强大,连天地都可调动。这只是这种秘法的妙处罢了。

  云天仔细的看着这些内容。

  虽然先前在小通村,高石他们都向云天说过这些方法,但是这种元气的介绍,云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不自觉当中,便沉醉于此,把这种感应的方法完整的看了一遍。

  “在感应元气的时候,运用起此法,若是体内元气足够,或者说元气的质量足够好,基本上是可以引动天地的元力,让你感觉到它的存在……”

  “嗯?”云天突然停住了心中的默念,“这下面一段写得什么?”

  云天皱眉,这本书籍实在是太旧了,下面这一段话,不知道被什么腐蚀了,非常的模糊。

  “若是……若是一些特殊的……特殊的元气……不称为……什么什么元气……”云天极力观看,一个字一个字的端详着,分辨着,“不称为普通的元气……而是……而是……沌……这沌字前面干脆穿了个孔……”云天无言。

  “此时若需感应……则……则要封檀中穴……随后再试即可……”云天这才呼了一口气,感叹道,“这读书果然费劲!”

  “不对!”云天突然脑中光芒一闪,随后眼睛露出惊疑,“莫非我……”

  云天跃跃欲试,正要尝试一番,忽然转念一想:不行,老爷子在外面不知道是不是盯着我看,我要是真是这种什么沌的元气,那肯定动静很大,说不定会被灭了,小说里面都是这么写的。

  云天越想越在理,便假装不在意,继续往下翻着看。

  可惜,云天此时此刻,哪里还有看书的心思,漫无目的的翻着,脑海中翻滚着,时间悄悄的流逝着……

  “小娃娃,时辰到……”

  不多久,老爷子的声音传来,云天平静的放好书,在老爷子大能力之下瞬间回到了藏书阁的门外。

  云天看老爷子依旧是闭着眼,也便不打扰,抱拳致谢,故作毫无收获的表情,感叹离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天已经有些黑了,月亮也早已悄悄的挂在了天上。

  “我倒有些神经质了……”云天不由得自嘲一番,“若我真是那什么沌的元气,别人应该也能发现了吧……”

  嘴上这么说,但是云天却并没有放弃自己心中那一丝的希望。

  长椅和被子,还在阳台,云天往上一趟,任由月光洒在脸上,轻轻的抬起手。

  撩起衣服,轻轻的按在自己脐上四寸。

  “檀中穴……”云天运转起感应法,希冀着。

  半响之后。

  “果然是我想多了。”云天松开手,自嘲的笑了笑,眼神中有些悲伤,有些落寞。

  径直的坐了起来,苦闷的摇了摇头,此时的他,什么都不想,只想拖着被子回到床上睡一觉,便连陶宇逸的事情,也都不甚在意了。

  “不对!”云天腾的跳了起来,一把脱掉衣服,低头看着自己胸间,“刚刚是中脘穴,檀中穴应该在这里。”

  云天的手指从脐上四寸,慢慢的往胸间移,一直移动到两乳之间胸骨中线处。

  “这才是檀中穴……多年前看的中医书,竟然忘了。膻中穴为宗气之海,善治气病,具有调气降逆,宽胸利膈,清肺化痰,平喘止咳之功……”云天说着,往上一按,而感应的功法,也并没有停止运转。

  ……

  夜色有些寂寥。

  南国!

  清风派!

  掌门李元此时刚刚修炼完成,站在屋顶之上,遥遥的看着山门那雄伟的阵法,心中不觉有些欣慰。

  这几个月来,吴阳的进步,让他每日笑不拢嘴,隐隐有一种披靡南国所有宗门年轻一代的趋势。

  “或许不用多久,一统南国有望了。”李元心中暗念。

  清风派作为名门正派,虽然不会欺凌霸道,但是李元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他希望,整个南国,都由他清风派掌统。

  李元抬头看着皎洁的月光,心中更加狂热了,头顶那一轮明月,仿佛都在为他欢呼。

  然而,就在此时,那轮明月像是被什么碰了一下,竟然轻轻的抖了抖。

  李元心中一震,不自觉的揉了揉眼睛。

  “我眼花了?”李元侧头皱眉思索,又抬起头看了看那明月,“看来是吴阳最近给我的惊喜太多了……”

  李元摇了摇头,从屋顶一跃而下,回到自己的房间。

  ……

  这一晚,或许不止李元一个人看到了这个景象,但是大多数人都觉得是自己看错了。

  这一晚,或许会留着有些有心人的心里,但是没有一丝能量的异常,却又让他们拿捏不准了。

  这一晚,一切都那么的平常,只是明月轻轻的抖了抖。

  这一晚,注定是不平凡的一晚。

  ……

  也便是月亮抖动的那一瞬间,毫不知情的云天,正轻轻的往自己檀中穴一按。

  瞬间,一股磅礴的气息,从云天的体内散发出来,准确的说应该是从云天的小腹中,丹田之处散发出来。

  那一团明火,此时此刻,正疯狂的摇曳着,仿佛在欢呼,仿佛在呐喊。

  与此同时,遥远高空中的那一轮明月,轻轻的一抖动,一股精纯且磅礴的能量,仿佛穿越的无数的空间,瞬间出现在云天的丹田当中,与那一团明火融为一体。

  这穿越空间而来的能量,完全没有影响到外界的一丝一毫,便是那屹立在人类金字塔顶端的那些强者,都没有发现。

  明火此刻疯狂的颤动,妖冶而精纯的气息在蔓延,不停的在云天的体内游荡。

  云天此时此刻,惊愕的感受着自己体内的变化,但是却根本无法动弹。

  气息在他体内不停的洗刷,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空隙,都洗刷了一遍。而云天的体外,衣物早已经被这恐怖的能量撕了粉碎,赤裸的体魄正接受者月光最精纯的洗涤。

  云天想呐喊,想要告诉全世界,他感应到元气了。不,应该是那什么沌。可惜,他喊不出来。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充满了磅礴的能量,可是他就是动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明火终究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而此时,体内的气息,宛如温暖的河水,在身体的每一处地方,悄悄的流淌着。

  如此这般又过了很久,这些能量慢慢的渗入体内,竟然凭空消失了。而那明火也变回平常的样子,在丹田当中,轻轻的摆动。

  这下子,云天终于能动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种,一直僵直的身体,无法一下子缓过来的症状。而是很轻松的便活动自如。

  此时此刻,云天有些苦恼,他呆呆的看着自己体表上,黑漆漆的一层污渍,地上,厚厚的一层,散发着奇臭的黑色物。

  云天沉吟了片刻,心意一动,只感觉到体内那消失不见的能量,瞬间从每一个细胞,每一个空隙当中疯狂的涌出来,那明火也轻轻一摆动,瞬间形成一个漩涡般的东西,和整个身体沟通到一起,连成一个整体。

  云天按捺住心中的惊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一切恢复了原样。很奇怪,他又变成一个普通人了,外人看来,他体内完全没有一丝丝的元气。

  “这……”云天沉默良久,依然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干脆也就不想了,“反正至今也没看到什么坏处,即便是以后被人夺舍,我也是认了。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

  “当当当……”

  云天思索间,晨钟响起。

  “这就天亮了?”云天诧异,“竟然过了这么久。”

  云天呆呆的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

  “这可怎么办,我这样脏的身体,要怎么去打水洗澡呀,一路上不被人笑死才怪。”云天嘀咕。

  就在云天纠结着要怎么办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吵杂。

  “好臭啊,怎么这么臭啊。”

  “是啊,哪里传来的酸臭腐臭味道啊,这么浓……”

  “这是谁在弄什么东西啊,臭死了……”

  ……

  云天呆若木鸡,说的是自己吗?他在里面呆久了,并不觉得有多臭。疑惑间,他低头闻了闻地上的黑色体。

  呕……

  云天差点没吐出来,他终于确信,众师姐师妹说的臭,来源于何处了。

  外面依然在吵,众说纷坛的。

  大致都是说,找到哪个房间,看看谁在搞鬼。

  云天浑身一个激灵,觉得还是把门给锁紧了。

  因为平常他睡觉,都只是把门轻轻扣上。因为他总是在想:我这么帅,看上我的师姐师妹应该不少,我应该留个机会给她们。

  就这样赤裸着身体,云天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