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小白脸这种说话的铺垫,徐徐入道。

  只要是稍微思考一下,便可以知道王凤宁想要说什么。

  而又是此刻,让云天对于韩成锦如此突兀的邀请他,多了一份能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

  “不知前辈需要我做些什么?”云天微微一笑,不理会王凤宁与韩成锦的讶然,顿了顿,“我与几位素未相识,单凭一面之缘便如此看重我,是否有些儿戏,云天颇为惭愧。”

  叶小倩偏头仔细的打量云天,眼睛早已是瞪得滚圆,这人与她一路上所见,竟变得完全不同。此人说话举止温文尔雅,先前登徒子的形象,竟无法在他身上再找出半分。

  云天侧头看了叶小倩一眼,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叶小倩顿时一怔,自知上了登徒子的当,当即狠狠咬牙,却又不敢发作。

  “云天兄弟果然不同凡响,我等此番请你来此,所为之事怕是你也大致有了个定断,老身也不需多说。”王凤宁笑了起来,云天的机智,确实让她和韩成锦都有些惊讶,却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伸伸手,示意云天与叶小倩都坐下,方才继续道,“乾临派女子大部分都在我飞羽峰,也因此需要承担一大部分表演的节目。江郎才尽,倒不是说我们出不来节目,只是这歌舞,多少年来都未曾有太多变化,若是五百年大庆之时,这歌舞让大家昏昏欲睡,怕是会让大大小小的门派笑话。”

  “况且,若是五百年庆典,上去施展一些功法,比试一下修为,却又是不妥。”一直在旁边未曾说话的韩成锦,叹了一口气,“谁家门派没有比试,这毫无新意可言的环节,虽然一晃过去,也并无人诟病,可是终究是对不住这五百年几个字。”

  “这大致的事情,我算是初步了解。”云天皱眉沉吟了一阵,抬起头,眼中发出两道精光,“我需要能感应元气的一切方法。”

  王凤宁和韩成锦齐齐一怔,随后纷纷笑了起来:“云天兄弟太过客气了,即便是你不开口,若是你能帮五百庆典这一大忙,我等也将全力助云天兄弟踏上修行之路。”

  “另外,我想观看一些古籍。”云天舒了一口气,“或许有些偏门。”

  话语一出,王凤宁两人倒有些犹豫了,两人相视片刻,随后同时点了点头。

  “这事有些许的麻烦,不过我等会去找掌门师兄细细叙说。”韩成锦缓了缓,又道,“云天小兄弟,只要你不让我失望,我便全力为你争取。你知道的,我们藏经阁,并不是随意便能进去的。”

  云天点头以示理解:“不知道乾临派以往都是些什么节目。或者说,二位所说千篇一律的节目具体是……”

  “嗯,便是一些歌舞,并无其他。并且音律都没有太多新意。”王凤宁无奈的笑了笑,“或许是这世道的影响,大家都忙着修炼,对这些也不甚在意。只不过这五百年庆典,若不弄个风风光光,又觉有些不甘。”

  “不知云天小兄弟可否另唱一首,让我等也开开眼界……”韩成锦眼睛眯起来,摆出一副自然的表情。

  云天暗哼一声老狐狸,明显想确认一下我是否有其他创意。

  也不拆穿,云天笑了笑:“也好,我也好久没唱歌了,容我大展一番。”

  在叶小倩与王凤宁的好奇,韩成锦的期待眼光中,云天终于以一曲最炫民族风获得所有人的赞赏。

  没有太多意外,云天的歌曲压根儿就不是这里的音乐风,而且旋律都属于那种洗脑类。新奇加洗脑,成功征服了这个世界的人。

  而随即,王凤宁安排的事情,让云天感激得几乎磕头,但是却让叶小倩咬牙切齿,各种阻挠。

  由于歌舞之类,节目之类大部分内容都是飞羽峰作为担任,所以这些节目的安排,都由云天负责,而由于这一种新鲜的东西,要准备的时间太短,所以安排云天暂住飞羽峰。

  飞羽峰上,从来没有过男子居住,云天这算是破例了。

  如此这般,在叶小倩要吃人的表情下,云天被安排在一处客房当中,客房与飞羽峰女弟子居住的地方相对,距离不过二十来米。云天不要脸的要了一个二楼的客房。

  ……

  夜色很美,在高峰之上,入夜有些凉意。

  云天的房间,是有阳台的,不得不说这种阁楼的优雅。

  阳台外,往下看是陡峭的石壁,也就是说云天所居住的地方,是建在峭壁旁。

  由于阳台本身露天,云天在那站了一会,不知不觉有种沉醉的感觉,不知道是因为月光太美还是这阳台往下看,让人有种居高披靡天下的感觉。

  感觉有些腿酸,云天想了想,干脆从房中搬出一条长椅,又从床上拖来一张被子,便在阳台外躺了起来。

  “这世界的月亮,倒也和地球的有几分相似,无论大小抑或是亮度。”云天说完,却是哑然一笑,“这一天天的扮文人雅士,说话也变得文绉绉了。”

  猛然,云天似乎是被某些东西惊醒,飞快的掀开被子,撩起自已的衣服,小腹正闪着淡淡的光芒。

  “果然!”云天眼中射出两道精光,“换做以前的我,又怎么会如此迷醉于月色。想不到这东西,竟能影响人的心境。”

  云天收起心思,整理好所有东西,呆呆的躺在床上,沉思了好久好久,慢慢陷入了沉睡。

  翌日。

  乾临派的晨钟按时响起。

  修炼并不是意味着永远在打坐,在闭关。最快提升实力修为的,永远是战斗。战斗是激发人的潜能,提高修为的重要途径。虽然闭关对修为的境界提升有着很大作用,但是没有足够的战斗,元气的使用,便会显得呆滞,不灵活。

  并且,战斗消耗元气,元气再次补充,这种循环是非常有利于人体的强化。

  “各位师姐早呀!”

  云天推开门,大大咧咧的对着对面的房间大喊道。

  “啊……”

  暂时没有知情的女弟子,看到云天的一瞬间,除了尖叫,没有其他。

  下一秒,咻咻咻,令云天眼花缭乱的身影飞速而至,瞬间来到他身前。

  “慢!”

  云天大喝。

  一道道锋利的武器,贴着云天的脖子停了下来。云天这才得以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说,否则死!”

  云天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把他团团围住的美丽师姐,这才慢慢恢复镇定,说道:“这个麻烦你们去问问你们师傅好吗?我可是你们师傅请来的贵客,我要是伤了一根汗毛,你们可是罪大了。”

  “胡言乱语!师傅怎么会把男人请到这里住!我看定是哪个峰新来的弟子,来偷窥我们来的。”

  “就是,把他杀了吧。”

  “慢!”人群外,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

  云天顿时眼睛一亮:有救了。

  只见叶小倩从人群外挤了进来,幸灾乐祸的横了云天一眼,这才说道:“他的确是师傅请来的。各位师妹师姐,稍后的晨练,师傅会道明一切。师姐师妹们,请见谅。”

  众人听罢,半信半疑。由于晨钟已响,众人也必须赶至晨练的场地,也就没有过多深究。况且叶小倩也说了,稍后王凤宁便会解释,众人不怀好意的扫了云天一眼,这才离去。

  “差点在美人堆中丢了小命。”云天撇撇嘴。

  “活该!”叶小倩冷冷说道。

  “怎么能怪我,是你师傅安排我住在这里的。”云天横眉。

  压根不理会云天的唠叨,叶小倩唤来空唳,一跃而上:“上来。”

  “又来!”云天坏笑着爬了上去。

  “闭嘴,不然你知道后果。”叶小倩直接把云天刚想要开口的嘴封死。

  云天咂了咂嘴,悻悻然的嘿嘿一笑,安静的坐在后面。

  空唳直飞冲天,虽然高度不高,但是却让云天纳闷:晨练场在哪里?这往上飞,难道在天上?这空唳肯定是疯了。

  但是,事实却打了云天一个大嘴巴。

  晨练场很大,并且真的在空中悬着。

  云天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片场地,久久无法说话。

  “这是阵法撑起的空中场地,从下往上看,是看不到的,因为阵法的原因,避开了视线。”叶小倩解释。

  乾临派的晨练,是所有的山峰都在一起。

  同样分东南西北中。

  晨练,事实上便是乾临派的外门,内门弟子互相切磋的时间,比较随意。

  云天在一旁看着,一开始觉得很有意思,很震惊。

  这些乾临派的弟子,打斗中不停的发出元气攻击对方,让云天有一种在拍戏的感觉。

  但是,半天过去了,这些弟子的比试切磋,没有一点的爆发性,都是简简单单的一些元气的运用之类的。并没有云天想象中那种轰轰轰的轰击。

  晨练过后,王凤宁正式给飞羽峰的弟子们,介绍了云天,并且说明了云天在飞羽峰的权力。

  所有一切关于庆典的事情,都由云天说了算。

  并不是说,王凤宁对云天有多么的信任。只是王凤宁觉得,用人不疑,也没必要担心云天会乱搞。况且她相信云天也不敢。

  一切宣布完毕之后,时间便是自由安排了。

  云天自觉无聊,撇撇嘴,也没想多呆。

  “哟,这难道便是师傅说的,韩师叔王师叔一致指定安排节目的小白脸吗?”

  阴恻恻的声音,不适时宜的从云天身后响起。

  /看正、版章◇Y节{¤上酷+z匠Zf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