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怪异的感觉“你刚刚进去那小房间,出来之后有什么感觉?”

  云天着急,抓住小通村一名少年,问。

  这个少年,经过测试,很遗憾被确认是没有聚集的元气的。

  “没什么感觉,就是突然感觉眼前一黑,然后就昏过去了。之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清醒过来,然后不知道为何,自然而然的就从里面走出来了。”

  那名少年满脸诅丧。

  “没有什么不适?”云天不甘心,试图问出点有用的东西。

  “没有。”那少年摇摇头。

  “那其他什么奇怪的地方有没有感觉到?”云天再问。

  “哎呀你烦不烦啊,怎么问这些奇怪的问题。咱家娃这都已经受到打击了,还要问长问短的。”云天的话还没说道一半,便被那少年的父亲给打断了。

  那父亲安抚了少年一阵,狠狠的瞪了云天一眼,面无表情的直接离去了。

  云天苦笑,自己太急了,没注意到这层。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停问别人这些无关的问题,确实有些唐突。

  云天尴尬,发现周围的人都用着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无视,是云天唯一能做的。

  “到底要不要进?”云天皱了皱眉头。

  前面,一个又一个小通村的少年,哭丧着脸,在家人的陪同下,离开了这个令人伤心的场地。

  对云天来说,小通村年轻一代全军覆没的结果,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下一个。”

  “下一个。”

  “下一个是谁啊,赶紧过来。”一连叫唤了几遍,还是没有人过来接受检测,那身穿白衣的一名年轻人,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满。

  “云天,到你了。”高石推了云天一把。

  “啊,这么快。”云天顿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云天是小通村最后一个。

  “赶紧啊,后面得人还等着检测呢。磨蹭什么?”那白衣年轻人皱了皱眉头,不满的唤道。

  云天踌躇,看着面前的小房子,复杂的心思,在脑海中盘旋不去。

  “我……我不参加测试了。”云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

  “不参加你来这里捣什么乱……一边去。”那年轻人更加不满了,声音有些沉,充满不屑的看了一旁步伐沉重的离去的云天。

  “云天,你这是……”高石有些不解。

  “我想陪大家一起。”云天又撒了个慌,一个善意的谎言。

  如此一来,他有没有聚集的元气,对小通村来说,都不要紧了。因为如果云天有聚集的元气的话,那么给小通村带来的,是很大的打击。要知道,云天才训练不过两个月。

  虽然说,高石猜测,云天是来自很大的家族,势必会有很好的修炼功法。但是,相处这么一段时间以来,众人发现,云天真的是什么都不懂,一开始还不如村里的一个小孩力气大。

  而云天也从来没有解释过,自己的家族,到底有多大。众人也不好意思问。虽然暗中让那群小孩套话,但是,这些小孩,论智慧,哪里比得上云天。

  高石沉默了,云天这是放弃了机会,为的是小通村所有人的理所当然。至少,如此一来,小通村众人,倒是可以认为,云天是真的没有什么天资,所以也懒得去测试。

  至少,高石的想法中,云天是大度,甚至是伟大的。

  可惜,云天根本没有这么多的想法,那不过是他找借口而顺手抓来的一句话罢了。

  也许是这边的声音有些大了,不远处那魁梧的大汉,牛长老,也不由得好奇的看了过来。

  “咦?等等!”

  牛长老嗓门一开,大地都要抖一抖。而正转身准备要离开的云天等人,自然不可能听不见了。

  转过身,云天看到那牛长老,竟然离开桌子,看着他走了过来。

  “前辈,你叫我?”

  云天疑惑,手足无措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这位长老不满的事情。

  不单单是云天自己,其他人也有些不解的看了看牛长老,又看了看云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两个身穿白衣,分立两旁的年轻人,脸色茫然,似乎也不明白他们师尊为何要留住这个天资明显差到不能再差的人。

  牛长老丝毫不理会众人的目光,径自走到云天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云天,皱了皱眉头。

  云天心中忐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总不会因为自己不想参加测试,这些人要来找茬吧。

  “韩师兄,你过来一下。”牛长老朝着那边早已经闲了下来的韩长老叫唤了一声。

  韩长老狐疑的朝这边看了看,袖子一挥,竟瞬间便出现在云天眼前。

  “牛师弟,怎么了?”韩长老狐疑。

  “你看此人。”牛长老指着云天。

  “没什么问题啊。就是资质,实在是差了点而已。”韩长老打量了云天一眼,随口说道。

  云天心中一个咯噔,虽有早有所料,但是如今听起来,依然是禁不住的失望。

  “师兄,如果是这么简单的话,我又如何叫你过来?”牛长老对韩长老翻了翻白眼。

  “哦?”韩长老听罢,当即转过头来,仔细的再次打量了云天一番。

  然后,云天看到,两位乾临派的长老,面对着面,似乎在交谈着,却又没见发出声音,嘴巴也没动。但是两者变化的表情,分明表示着两人正在交谈。

  云天想得没有错,两位长老的确是在交谈,只不过用的是传音罢了。

  “咦?”韩长老一时间有些惊疑,看了牛长老一眼,传音道,“这人有些古怪。”

  “嗯。师兄看出来了。方才要不是他这边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我也不会突然注意到这点。”牛长老又扫了云天一眼,颇有兴趣的样子。

  “嗯,此人虽然资质很差,如果是平常的话,我们便是直接忽视了。但是此人……”韩长老顿了顿。

  “此人却给我们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种完全看不透的感觉。”牛长老接话。

  “我想应该不是。很奇怪,很奇怪,具体我也说不清。当我突然有了这种感觉之后,我不知道为何,特别想要了解他,特别想要亲近他一样。”韩长老皱了皱眉头,继续传音。

  “难道是哪位前辈的转世,或者是魔道派过来的奸细?”牛长老心中一惊,赶紧传音。

  “应该都不是!如果是哪位前辈的转世,不可能留下如此破绽。而魔道派过来的奸细就更加不可能了,你想想,如果是奸细的话,引起我们的注意,岂不是找死。”韩长老冷冷一笑,传音道。

  “这倒也是。”

  云天自然不知道两位大人物在干嘛,在一旁,不敢动弹半分。

  ……

  时间过得很快,这已经是快要傍晚了。

  小通村这一次,仿佛和往年没什么两样。依然是全部被判死刑。除了一个早已经知道的,毫无悬念的二狗。

  测试得早的,像林晓云等女孩子,早已经围在二狗旁边,问长问短。因为只要招新大会完毕,二狗便可以直接留在乾临派接受安排了。所以,这估计便是离别。这一别,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见面。

  林晓云这一天,却也知晓日子的重大,倒也没去缠着云天。

  可惜,她不缠着云天,自然有其他事情要缠着他。

  这不,刚准备离开的这一小会,两位长老亲自过来,云天这面子,也着实够大了。

  殊不知,云天如今像是上了刑场,将要接受死亡的判决一般。

  眼前这两位,估计碾死他就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尤其是,这两位,估计是在用什么功法交谈的时候,时不时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云天。

  尤其是那位浓须大汉牛长老,每次用这种眼神看云天的时候,云天都觉得一阵肉跳。

  “这种精神折磨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啊。”云天心中叨念。

  在云天胡思乱想,或者说周围的都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两位长老的传音,还在继续。

  “师兄的意思是,此人很可能是那种后天的逆天天才?”牛长老有些吃惊。

  “并非没有这个可能。若是一般的普通人,即便是资质非常的差,我们也能够感觉到他体内是有元气的。但是这人,就仿佛一块毫无生机的石头一般,体内竟然没有一丝的元气,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即便不是后天的逆天天才,单凭其古怪程度,也值得我们研究一番。”韩长老摇摇头。

  “那倒也是。那,如今应该怎么办?”牛长老拿不定主意了。

  “我也是在犹豫。”韩长老皱眉。

  “师兄是说收他入门下?”牛长老传音,“这个我也想过,可是,门里的其他长老肯定是不同意没有一点资质的人进入门派的。即便我们能够说服掌门师兄,但是长老团不同意的话,也是没辙。”

  “师兄我便是在头痛这件事。如今我乾临派表面看起来很风光,其实在伏山郡几大门派中,我们乾临派的势力可谓一日日的减弱。若非如此,我又何必每年大张旗鼓的招收新人。”韩长老神色有些黯淡。

  “唉,都怪门下这些弟子不争气,都这么多年了,我们乾临派年轻一代硬是没有出几个好苗子。要不是几派之前定下什么门派势力范围,只能由年轻一代来争夺的狗屁规则。我早就……哼,不说了,说起来就气愤。”牛长老脸色一怒,本来是为门里的弟子不争气,却鬼使神差的扫了云天一眼。

  这下不得了了,云天看到牛长老那张微微有些怒气的脸,心都凉了。

  “这也不能怪门里的弟子,他们确实已经够努力了,可惜,依旧是被其他几派力压一头。好不容易几年前出了高轩雨这小丫头,本以为门派能够崛起了。却未曾想到,封神宗竟然出了个千年难得一遇的灵神之体。小小年纪便已经是横扫几大派所有年轻高手。唉,莫非我乾临派的运数,还未曾来到?”韩长老抬起头看了一眼天空,叹了一口气,无奈的传音道。

  “算了,不想这些。”牛长老苦笑着传音,“还是说说怎么解决眼前这个问题吧。”

  韩长老听罢,收回心神,不在传音,呵呵一笑道:“你看,顾着跟你传音,都差点忘记了这些小家伙了。”

  “忘记了最好。”云天心中嘀咕。

  “我说小子,你资质就不能好点吗?”牛长老一脸不满的看着云天,看来,乾临派真的是求才若渴了,实在是宁要错不放过。

  云天顿时愕然,不由得一阵苦笑。心中却是嘟哝:你以为我想的么?

  “呵呵,小兄弟不要见怪。他这人就是这个样子。”韩长老倒是友好的很,完全不像是一个大派的长老。

  “前辈客气了,晚辈承受不起。”云天受惊若重。

  “哼,也就韩师兄你有这样的脾气,换成其他长老,早把他一巴掌扇飞出去了。”牛长老双手环抱,冷哼了一声。

  “小兄弟,方才我听师弟说,你不想参加这个测试?”韩长老似乎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对云天更加感兴趣了。

  “这个……”云天有些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总不能说自己猜测那小房间有副作用这种事吧。

  “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韩长老看着云天的脸色,问道。

  “没有没有。”云天摇摇头,“我只是觉得自己资质太差,不需要测试罢了。”

  “既然都到了这里了,何必再逃避?”韩长老笑了笑。

  r酷O匠NE网R正Vm版首?4发

  “我……”云天一时语塞,却又忽然灵机一动,脱口而出,“我害怕面对现实。”反正都这样了,说得自己再差点又如何。

  “哦?是这样吗?”韩长老含笑,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将云天带出一旁,让其他人继续,忽然问道,“你不想入乾临派?”

  云天顿时一怔:“当然想。可惜……”

  韩长老却不理会云天,扭头朝着那位牛师弟传音道:“师弟,我记得明年门里五百年庆典,要招一批民间技艺能手,应该近期内会进行招募,不如我们……”说罢,韩长老朝着那牛师弟哈哈一笑。

  那牛长老先是一顿,随即恍然,顿时点点头,笑了:“只能是如此了。”

  在云天满脸不解的表情下,韩长老身影一闪,凭空消失。再次出现之时,已经在那高台之上了。

  “所有人都停下当下的工作先。”韩长老朗声道,“两个月之后,是我们乾临派建立五百年特大庆典,所以,我们需要在近期内招募一批民间有特殊技艺的人,到时在庆典上做出表演。本来招募并没有开始,但是,如今老朽在此,趁着这个机会,先在你们当中试着招募,看看是否有合适的人。所以,接下来,已经做完测试,而且有一身技艺的人,可以前来一试。有谁想要一试的,直接上到这个高台,表演即可。如果你的表演,能够入到老朽这双小眼,那么,请你到那位牛长老那里,做一下登记,然后在一旁等着,等下会有人带你上山,安排妥当的。”

  韩长老说完,背负着手,脚步一动,走到了高台的后方,挥手间弄出一张椅子,就这么坐了下去,对着众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底下顿时一阵喧哗。众人一个个人交头接耳,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云天心中一动,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家伙,不要小看这次入门表演的机会,如果你不争取着进来,你以后会后悔的。”

  云天惊疑,这是韩姓老者的声音。不由得抬头朝着高台远处看去,只见那老者,也在看着他,微微的一笑。

  云天明白,这估计便是老者之前所说的传音了。

  但是,这老者为何要给他传音,而且说这一番话……

  若是让云天知道,这老者是想让他进来,做为研究对象,云天会不会吐血而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