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伟,你是不是回来了?”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是。”卓伟缓缓的开口道。

  卓伟浑身痛麻难耐,但他还是站了起来,“喀秋莎,我冲一下等会出去。”

  卓伟又拧开沐浴花洒,冲了冲身上的汗渍。

  卓伟出来的时候,喀秋莎站在客厅里。

  “五千呢?”卓伟皱眉道。

  “薛天佑今天磕住了,五千和薛姐送薛天佑去医院缝针去了。”喀秋莎道。

  “怎么磕住的?”卓伟有些意外道。

  “薛天佑那个情况你也知道,陌生人接近他,他总是会反应过激,今天静甜姐给他看家人的照片,他突然大叫坏人坏人,然后从床上滚了下来,额头磕碰在了床头柜的抽屉把手上,流了血。”喀秋莎道。

  “他们已经去了一个多小时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喀秋莎又道。

  “卓伟,那东西你放到谢彥锋车上没有?”喀秋莎问道。

  “弄上去了。”卓伟道。

  “三四天之内,最迟五天,你们要的东西就能发过来,卓伟你好好准备一下吧,接下来可是一场硬仗了。”喀秋莎提醒道。

  “这个我明白。”卓伟点了点头。

  “还有你拿到那半张地图后,得去军区一趟,老首长让你把那半张地图亲自送过来。”喀秋莎道。

  “好。我也好长时间没见到这个死老头了,过去的事情我得和他絮叨絮叨。”

  要不是死老头阴他,他能无法调动内息?

  “卓伟啊,你见了老首长,也和气点,老首长也算对你网开一面了。”喀秋莎意有所指道。

  “网开一面?要不是他,我能报不了我父母的仇?”卓伟倒是乐了。

  “叔叔阿姨的事儿,老首长也不是没操心,只是线索太少,就算是我也查不到什么。”喀秋莎看着卓伟,卓伟心里的事儿,喀秋莎清楚。

  或许不是因为他父母的事儿,不是因为父母的媒妁之言,他不会接保护田嘉欣的任务。

  但喀秋莎也是无能为力,这个世界上不是没有悬而未解的案子,卓伟父母的事儿,她努力了但查到的线索,实在称不上什么进展。

  “这件事,我自己会处理的。”卓伟开口道。

  父母的事儿,卓伟肯定会深究到底,而且卓伟感觉父母的事儿恐怕和田贯中的死因有些关联。

  但田贯中真正的死因,暂时还无法揭开。

  卓伟得先将保险库里的东西拿到手。

  过了半个多小时,五千薛静甜他们才回来。

  薛天佑的额头缝了针。

  薛静甜将薛天佑安顿好后,下了楼。

  “静甜姐,薛天佑没事吧?”卓伟问道。

  “做了脑部CT,片子很正常没事。”薛静甜道。

  但薛静甜的脸上泛着愁色,她踌躇了一下开口道:“卓伟,像是我弟弟这种情况,他能恢复正常人的智力水平吗?”

  “不太可能,但能恢复一些,好点的情况就是认识人生活能够自理。”卓伟实话实说道。

  “那卓伟你有办法治疗他这种情况么?”薛静甜道。

  “办法是有,但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需要静甜姐你来做。”卓伟道。

  “什么办法?”薛静甜看着卓伟,薛静甜为弟弟发愁,要是哪一天她不在家,薛天佑发生这种情况,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我可以用针灸疗法,逐渐的让他恢复一些,但认识人知道事儿,这得静甜姐你每天不断的教授他,这就好像对待一个三岁牙牙学语的小孩一样,得有耐心。”卓伟解释道。

  “这个我可以做到。”薛静甜毫不犹豫的说道。

  “而且每天你得给他捏腿,我有时间我亲自来,但我要是没时间,这个就得静甜姐你自己来了,但方法我可以教你。”卓伟道。

  薛天佑的情况不好治,需要持之以恒和耐心。

  酷*匠(网OV正●☆版首="发O

  “卓伟,我可以学的,万事开头难,但我学会了也就不用难为你了。”薛静甜表情很坚定道。

  “等白天吧,我给他捏捏腿,静甜姐你在旁边看着。”卓伟想了想道。

  薛静甜说万事开头难,其实薛天佑这种情况,难的可不只有开头。

  薛静甜和卓伟闲聊了一会儿,她上去睡了觉。

  薛天佑有薛静甜这样的姐姐,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而卓伟吸了一支烟,查找父母死亡真相的事情,卓伟得等到拿出那半张地图见到老头子以后,再想办法下手。

  卓伟需要恢复两年前的巅峰状态,这样他才能以完全的状态,处理这件事。

  白天,卓伟去给薛天佑捏了腿。

  卓伟上手的时候,薛天佑挣扎反抗了起来。

  而薛静甜则用尼龙绳捆绑住了薛天佑。

  薛静甜现在也不会再暗自神伤流眼泪了,流眼泪没用,一点一点的做事,将弟弟的身体恢复好才是硬道理。

  “静甜姐,就这么做就可以了。”卓伟道。

  “好的,我先做一遍,卓伟要是有毛病了,你说出来。”薛静甜模仿着卓伟的动作给薛天佑捏腿。

  “这样不行,下手太轻了。”卓伟摇了摇头道。

  薛静甜闻言,加重了力道。

  “还是太轻了,你这样做基本上没什么效果。”卓伟道。

  “那我再使劲儿。”薛静甜咬着牙用了全身的力气,她按摩着薛天佑的腿。

  “反复做这个动作,坚持最少五分钟以上。”卓伟道。

  “不能偷懒,力度一定要够。”卓伟提醒道。

  “我不会偷懒的。”薛静甜给薛天佑按着腿,她几乎用上了浑身解数。

  几分钟后,薛静甜的胳膊开始酸痛了起来。

  但她咬着牙坚持着,一点都没敢松懈。

  卓伟则走到了薛天佑的面前,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薛天佑的瞳孔。

  薛天佑的双腿似乎感受不到知觉,他看着卓伟:“坏人!”

  “坏人叔叔要给你治病了。”卓伟拿出了四根银针。

  他一根一根的插在了薛天佑的头皮上。

  “疼!”

  薛天佑咧了咧嘴。

  “疼就对了!”

  卓伟将四根针全部下完,他时不时调动针的深浅。

  这种下针的手法能够刺激薛天佑的神经末梢,多番刺激下,薛天佑的自我意识能够逐渐的清醒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