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凤洞内,四周都是涌动的岩浆,火色的世界中心有一座如峰而立的石柱峰。其上瘾瘾可见两道身影,处在一个阴阳阵法中,手心对手心,面对面而坐。

  这是一男一女,男子位于阳眼处,女子位于阴眼处,在阵法力量下不停的旋转,身上更是流转着奇特的力量,以阳滋阴。

  冷,一股仿佛来自地狱的寒冷袭来,侵入骨髓,遍布全身。

  咔咔咔!

  我的牙齿已经忍不住上下打架,而且身体的阳气被阵法抽走,根本没有半点抵抗的能力。

  这种魔寒之毒相当可怕,就连体内的气都能够冻结,还好有天阳灵血在体内不断化解这种力量,否则沾染哪怕是一点足以要了我的性命。

  我现在,也算是体会到师姐毒发时的那种痛苦了,难怪师傅说一旦魔寒之毒爆发,师姐必死无疑,这种毒没有逆天之力根本解决不了。

  “不愧是天阳之体,以阳辅阴,逆转乾坤,夺天地之造化!只是可惜了不凡,同样的天赋绝伦,惊才艳艳!”

  &酷s(匠◇☆网q正w版,~首)发☆0R

  阴阳阵法之外,秦岚主持着大阵,额头布满汗水,这种逆天的阵法,他也只是勉强能够坚持着。不过看着琴儿面色渐渐好转,他心中十分高兴,同时,对于另一处痛苦的周不凡心有歉疚。

  其实,这是一门邪阵,夺他人之造化,颠倒乾坤的东西,若不是因为琴儿的原因,他发誓是永远不会动用此阵法的,身为强者,他也是有自己的底线的。

  阵法确实邪恶得可怕,能够清晰看到,在周不凡身上的天赋甚至是气运都被转移嫁接到秦琴身上,为其洗礼,重铸肉身躯体。而秦琴身上的魔寒之毒被移转到周不凡身上,侵蚀他的躯体。

  这阵法的启动也是有严格要求的,非一阴一阳不可,所以只有拥有天阳之体这类的特殊体质才行。

  火凤洞如今就像是一个大融炉,炼化周不凡,而成就秦琴!

  三个月后,这逆转阴阳的阵法终于有了新动静,阴眼处凝结的地狱之莲成型,缓缓收敛于秦琴体内,那是天生灵物,对修炼有十分强大的帮助。

  反观另一旁的周不凡,身体呈暗黑色,全身笼罩着一层冰霜,若不是体内中心一团红火的灵血在发热,他怕是早已经没了生机。

  “不凡,快祭出天阳灵血,化解魔寒之毒!”

  师傅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但是我却没有反应,因为害怕,心中的唯一能发热御寒的东西,这时候祭出去会不会要了自己的小命。

  忽冷忽热,我很痛苦。

  最后,一咬牙,我调动体内最后一丝力量逼出天阳灵血,从口中吐出,化而为一团火焰似的东西,光芒刺眼,犹如小太阳。

  对师傅的信任大过了恐惧,所以,我选择祭出去。

  果然,灵血一离体,我便直接被魔寒之毒完全侵入,心脏骨骼被冻,没了意识。

  天阳灵血在阵法的力量下朝中间飞去,化为祭阵品,结束阵法,最后化为两个光团分别射入秦琴和周不凡体内。

  边境丰州,神将城依旧热闹繁华,可是神将府却显得有些萧条,没有了往日的神色,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一个月了。

  倒不是神将府没落了,而是神将之子周不凡出事了,不过这消息倒是在外界没有传开来,在周府内也只有最核心的人才知晓。

  一个月前,周不凡被一位神秘老者悄悄带回来,却是昏迷不醒的样子,让神将和神将夫人惊慌失措。

  “前辈,我儿怎会……”

  周侯十分恭敬,眼前的老者正是周不凡的师傅秦岚,也算是周侯的师傅,当然,这是周侯在心里自己认为的,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曾经受过秦岚的指点。

  “周侯,不凡全是为了琴儿才会如此,不过你放心,他性命还在,只是想要清醒过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秦岚没有隐瞒什么,他现在觉得愧对周不凡一家,做出任何事情都不足以弥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有,我答应他会终身守护你周家,这点绝不会食言!”

  “不凡他……唉!罢了,罢了!”

  周侯还想说些什么,可最后话到嘴边却吐不出,只是觉得喉咙哽咽得难受,眼睛也有些肿胀感,他明白秦岚的意思,也清楚了周不凡醒来后的情况。

  “难道是我错了?父债子还?”他心里充满后悔,他欠的恩情让儿子还清了,用的是一身的前途和天赋。

  旁边的林慧趴在周不凡床边,已经哭得不省人事,才见过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笑过一次便要分离,回来时却是一具不能动弹的尸体,这老天对她这个母亲还真是一点怜悯都没有。

  周侯见妻子如此,那一直雄姿英发的脸庞也暗了下去,仿佛一瞬之间沧桑了许多。

  秦岚悄悄离开,这一家三口的样子,他真心不忍看下去,这一切残忍的罪魁祸首却是他,一种久违痛,出现在他内心里。

  “小姐,老奴的使命到此也算是结束了,主人在东域之地曾经留下一方最忠诚的势力,送你到那之后,我便会回来实现自己的诺言!”

  秦岚单膝跪地,在他面前的,赫然就是秦琴,原来,他们根本不是什么爷孙关系,而是主仆关系。

  那道倩影没有回答,只是眼眶有些微红,那晶莹剔透的泪水亮光闪闪,划过精致的脸颊。

  “不凡师弟,是我害了你,是我害了你呀!”秦琴大吼,清醒过来后,她就知晓一切。

  “小姐,你不能如此,主人留下的遗愿还没有完成,那些可恶的叛徒更是还在嚣张的活着,毕竟,你活着的本身,就不是你自己。”秦岚没有客气,他知道这是个痛苦的过程,却也是不得不经过的过程。

  “小姐欠他的恩情,就代有老奴一人来还吧!”

  小姐身负重任,必须忍受的东西,比常人要多出太多,不管是人心还身体的痛苦,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出选择,和不得不承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