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羊躲在一块巨石之后,看着远处的木屋,心中说不出的复杂,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如今却要与其相离,换作谁也会忍不住的难受。

  他留恋的看了最后一眼,检查了一下周围并无狼群的动静后,就撒着腿朝着南边跑去。

  一路上,他都万般警惕,晚上是狼群活动最活跃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发出太大的动静就会引起耳朵灵敏,眼神惊人的恶狼注意,那时候,算他有万般技巧,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之上,只有死路一条。

  就这样走不远就观察一阵子,随后还要休息,整整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才精疲力尽的找到了一棵茂密的大树,检查并无任何动物留下的痕迹后,三下两除就爬了上去,闭上眼睛睡了起来。

  待太阳刚升起,才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李牧羊才睁开了眼睛。至幼他就和动物猛兽打交道,生的一副早睡早起的习惯,眼如灵猫,耳像狡狐,动如惊兔,和普通的士兵比起来,身体素质好上了很多。

  他更为出色的其实是他的大脑,否则也不可能在孤身一人的情况下,生活了十年还安安全全的,没断胳膊少腿。

  李牧羊随手摘下树上结的果子,鼻子一闻便知可食否,确认后也不客气,道了一声树爷爷早安就吃了起来,好一会后才满意的拍了拍肚子。

  就在他饱足欲满后,耳朵一动,听到了下方沙沙作响,他低头放眼看去,这里虽已出了草原的范围,可危险丝毫不弱于草原,越是风平浪静,就越是暗藏杀机。

  昨夜赶路过苦,疲惫乏身,并无仔细去看,如今精气神满,又乃阳光明媚好天气,树林缝隙中照射下的一缕缕阳光,才让他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地表湿润,又属常年少照阳光之处,实阴暗之地,泥土隐隐约有翻动痕迹,许多树上还有泥痕,李牧羊暗道一声不妙,这可乃那冷蛇所藏之地。

  ◇P酷匠网正Yw版b/首%+发='

  何为冷蛇?这冷蛇学名阴蛇,毒性猛烈,咬上一口血液便从温热变成阴冷,若不用火疗又或是其他土法子,很难救治,平时躲在阴暗处歇息,喜在早晨猎食,晚上黑灯瞎火,居瞎打误撞,来到了一个土皇帝的地盘休息了一晚。

  难怪此处不见有其他猛兽的痕迹,原来都被这冷蛇给吓跑了。

  就在他准备跳下树赶紧离开此处之时,一条蛇鳞显暗蓝色的长蛇从大树之下的一个洞中爬了出来,吐着蛇信子,阴寒的目光在周围徘徊着。

  李牧羊在心中大骂一声晦气,他隐下身影,平下心跳,有节奏的呼吸,只能祈祷这万恶的冷蛇看不见自己。冷蛇是蛇类中的另类,是群行动物,惹上一条,就相当于惹上了好几条。

  他也不奢侈就此逃跑,因为这一块都是比较湿润的泥土,冷蛇的移动速度说的上是,疾如闪电,先不说冷蛇能否追上,自己是否会滑倒这还是个问题。

  就在他躲藏之时,殊不知背后露出了一个蛇头,正对着他冷眼看着。要知打蛇打七寸,可知背不能向蛇,正眼对视,毫不胆怯还能吓跑凶蛇,可背后一旦露出,蛇类就会腾空上前,一口咬向。

  也就是这么一刻,那冷蛇蛇尾起卷,腾空一跳,张开毒嘴,露出那狰狞之牙,就朝着李牧羊肩膀咬去。

  李牧羊忽然感到背后冷风一阵,心神不宁,头颅向后,斜见冷蛇惊来,连忙反应,反手抓住冷蛇的头颅下方,往下方扔去,开口大骂道:“嘿,鄙那恶蛇,心真乃毒狠,竟想偷袭于我置我于死地,可知天高地厚,痴心妄想。”

  他早知已经暴露,不在躲藏,大喊一声恶蛇,就从大树上凌空越起,在一泥坑中打滚一圈,减去冲击,回头撇见那些冷蛇追了上来,直接就迈开了脚,疯狂的跑了起来。

  路上专挑群石密布,干裂光照的地方跑,只要一出这阴寒之地,那冷蛇便不会继续追赶。

  只瞧他脚步稳当,落地平稳,步伐紧凑有序,在地上奔跑几步就跳来跳去,口呼鼻吸,双掌朝后,身影看似猎豹,那冷蛇竟在地利之上生生是赶不上李牧羊的步伐。

  “喝!”李牧羊身子腾起,落在前方阳光照射的一片大地,转过身来,眼带挑衅的看向在后方的数条冷蛇。

  “哼哼,宵小小蛇,有通天本领就继续追我,我定好生迈步,与你比一比。”李牧羊看着已经不敢在向前的冷蛇们,出言嘲讽道。

  也不知这冷蛇是通人性还是怎么,嘶嘶作响了几声后,在阴冷和阳光的结界处徘徊了一会,便慢慢退去,眼神始终不离李牧羊。

  李牧羊见冷蛇退去,也是一松口中气,看着自己一身烂衣泥身,道了一句狼狈后,苦笑一声,抬头看着太阳所处分辨了一下方向,往南边继续前去。

  也不知李白现在如何了,一个晚上会出现很多结果,那些扶桑忍者和李白不知,可他李牧羊清楚,他那放羊圈羊之地可谓是数多狼群虎视眈眈,昨晚他们这一闹,那些狼群定会认为已经有同类出手,都会一一冲上进行围剿,之后分羹羊群。

  他在路中简易的做了一个水壶,装了一些干净的流水,食了一些野生果实,靠着往南边流去的河流慢步走去。

  现在也才刚到午时,所谓时间还早,不必担心危险重重。野惯了的他,一边打着水漂,一边叼着狗尾巴草唱着曲子,就这么悠悠闲闲的走着。

  这里不是官道,人烟稀少,很难见到半个人,就连野兽们都还在打着瞌睡,他倒也是清闲,可就在他高歌之时,眼神一瞟,愣的是让他看见了河流中的一片白色之物。

  好奇心的驱使,他撸起裤管踏水而过,走上前,猛的发现这居然是个十二三岁的姑娘,看样子是溺水了,他不顾河水窜急,冲上前抱起姑娘就往岸边跑去。

  上到岸边后,他把姑娘放在地上,也不顾男女有别,做了几个应急措施,探了探姑娘的鼻息,确认还有救后才松了一口气。

  “苦了你这姑娘,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差点溺水而亡,唉。”李牧羊叹了一口气,眼睛不由自主的在姑娘湿答答的身躯上瞟着。

  一生中,他没见过几次女人,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就满脸通红,把脑中污秽的念头扫去后,他收集了一些点火材料,在一处安全之地点上了火堆,下河抓了一条鱼,一能为姑娘去寒,二还能解馋。

  至于其他的,他并没有被教导过多少知识,在救助溺水上还是有些手忙脚乱,只能在心中祈祷姑娘没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