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癞子的孙女?那又怎么样吗?”我好奇的问到。

  “张癞子可是我们的仇人啊。”爷爷沉思的说到。

  “仇人?”我惊讶的问到。

  “嗯,几年前的事情了。当初张癞子刚刚搬来我们周家村的时候,人生地不熟的,当初我爸爸,也就是你的太公,当时还健在,看在张癞子一家老小的,挺不方便的,就过去帮帮忙什么的。几个月下来,太公就跟张癞子混的挺熟的了,常在一起喝酒。”爷爷脸色微微的一变,略有悲伤的感觉。

  “后来呢,他们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会变成仇人呢?”我好奇的说。

  “唉,有一次,你太公和张癞子正在喝酒时,冲进来几个人。”“张癞子,欠我的钱你应该还了吧。”带头那个恶狠狠的说到。

  “刀哥,不是我不想还,是我真的没有钱,就剩下这些了,你都拿去。”张癞子边说边拿出十几块钱递给了那个叫刀哥的人,(当初的十几块钱也不算少了。)

  “妈的,那么少,这笔账你拖了很久了,次次你都是说没有钱,妈的打死你这个狗日的。”刀哥冲过去就是一脚,脚刚伸到半空时,太公手疾眼快,也踢出一脚把刀哥的脚给踢了下来。

  “周大哥,不要还手,让他们打我们,要不他们就会去弄我的家人了。”张癞子哭着说。

  “难怪你敢不还钱,原来找了个帮手,行,等着给你家人收尸吧。”刀哥大声的说到,边说边往门口走去。

  “站住,他欠你多少钱啊?”太公在他们背后说到。

  “呵呵,你帮他还吗?”刀哥打量太公的穿着冷笑到。“不多,也就两百六十块。”

  “哪有那么多,我当初也是借了200。”张癞子大声说到。

  “妈的,利息不用给啊。不给利息,我们吃啥。”刀哥说到。

  “周大哥,你就先替我还先,好不,我写张欠条给你,我以后慢慢还给你,好不好,求求你了。”张癞子哭着说。就差没跪下来了。

  当时太公一时心软就同意了,就把家里的积蓄拿出来,还问邻居借了一些才够。张癞子也从身上拿出纸和笔写欠条给太公,太公当然已经感到有些奇怪了,但也没多重视,到了一个月之后。

  一个月之后,太公要还别人一些钱,手里的钱不够,只能去找张癞子还一些钱先。刚去到张癞子家就看见张癞子在院子里喝茶了。“张癞子。”太公说到。“周大哥,你来了啊,来来来,快快请坐。”

  张癞子便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太公便坐了下来,说“张癞子,这次我来找你是有些事想和你说。”

  “周大哥,有事就说,婆婆妈妈的,不像你的为人啊,哈哈。”张癞子心情很好的说。

  “我想,嗯,我想上次借你的钱,你方不方便先还我一点,我最近手头比较紧啊。”太公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酷:?匠¤M网R首\发%

  听到这话,张癞子的脸色立马沉了下来,说“什么还你的钱,我什么时候借你的钱了?”

  “张癞子,你这可不是耍赖吗?你当初可是写了欠条的。”太公气愤的说到。

  “欠条,拿过来看看,有欠条我立马还你的钱,保证不耍赖。”张癞子很是淡定的说到。

  “好,张癞子,你等着,我现在回家拿欠条,你准备好钱吧。”太公气愤的走回家拿欠条了。一回到家,去到放欠条的地方,看到欠条,顿时就傻了眼。

  欠条还在,可欠条上的字全都没有了,太公突然想起用咸鱼汁浸过的毛笔写出来的字会在一个月内消失,瞬间太公明白这一切都是一个局,所有的都是在演戏。噗,太公被气得吐出了一口鲜血,还断断续续的说到,“张癞子,我跟你没完。”

  然后太公就不省人事了,口中不断的念念叨叨的说“张癞子,张癞子。”后来我们找了很多医生去看太公,坚持了几个月之后,太公最终郁郁而终。期间我们也找过几次张癞子,可他死都不肯承认。从此我们就跟张癞子立下了不共戴天之仇。爷爷说完,还小声的哭了起来。“以后不许你跟张癞子家的人有所来往,否则,你就不要认我做你的爷爷。”爷爷很是气愤的说到。

  唉,原来太公是这样子去世的,难怪爷爷如此的气愤,自己的爸爸给别人气死了,给谁也会很气愤吧,听了太公的往事,我也无比的悲痛,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所发生的,感觉就像梦一场,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以后的路又该怎么走,张癞子,何月明,太公,一晚上都无法入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花开花落说:

努力更新中。。。并不是每天都只有一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