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羽阳经白鹜一番指点,受益匪浅,不仅对掌握的《真阳剑诀》理解更深刻,而且对君玄境的种种不同也更加了解。

  少年所学的《真阳剑诀》博大精深,乃当世数一数二的武学,从天人境的灵术算起共有六式,与君玄玄术不同,灵术主要依靠武者运用灵识引动术法,而玄术则需要灵识与真元相通融合后成为的灵元才能驱使,所谓天地人桥即是指丹田识海上下两通,这些唯有在君玄境才能做到。

  所以那日周羽阳在二阶沙傀内,便是打通天地人桥才及时修炼成第七式的君玄玄术,但也仅粗略掌握。

  用灵元催动剑诀前六式虽说比不得真正的玄术,但在灵元催动下威力肯定比以往要大的多,所以周羽阳在与白鹜切磋时才不断锤炼前几式剑诀。

  另外,周羽阳也从白鹜那边知晓了任务,用中年院师的话来讲,年纪轻轻就要多经历,多打,扭扭捏捏别整成个娘们,在帝院有他罩着,何况比试擂台上也死不了人,还要怕什么?

  不管赢还是输,都要把四大分院走一遍。白鹜给的要求是,五天之后从朱院开始,打到他满意为止。

  有了这样的要求,周羽阳自然要好好准备,五日时间用来苦修一番,一是要根据白鹜给出的指导加以完善自己的招式,而是把剑诀第七式彻底融会贯通。

  在此之前,周羽阳还去了趟青衣师兄那边,关于演戏一事他想问问清楚,结果青衣道童装傻充愣硬是屁都没放一个,听闻周羽阳要开始比擂,他才好心提醒,几日前的突破之举能获得一百贡献度,让周羽阳前去功勋殿换些有用的物件,哪怕是有助修炼的灵药也好。

  周羽阳欣然答应,告别青衣后,就去了趟功勋殿换了瓶养元丹,正适合刚突破君玄境的武者。回到自己的小院后,他揣着瓷瓶打开瞧了瞧,大概十五粒左右。

  原本想直接开始修炼,但转念一想还有件事悬在心头,尽管知道两位皇子在演戏,但难保五皇子借此发难,所以周羽阳在院门上贴了一张闭关苦修,暂不见客的纸条,好在帝院规矩严明,这样明令告示下再有人闯院受罚程度可谓非常严重。

  周羽阳刚把门关上,忽然又惊叫一声,“我怎么把秦绝义的约定给忘了!”算算日子刚巧也是今天,无奈之下周羽阳只能先把门上的纸条揭下,回到屋子边养神边等候秦绝义前来。

  傍晚时分,秦绝义果然履约而至。周羽阳颇为惊讶,心想若是这种时刻如何避开他人打一场。

  秦绝义依然一袭紫衣,紫谓尊贵,以他牧州王的皇族身份而言倒也相称。秦绝义见屋门大开,周羽阳正站在椅子前望着他,于是上前道:“周师弟,今日一战怕是打不成了。”

  周羽阳愣了下,回道:“师兄为何?”

  秦绝义抱拳致歉道:“约定本是我提的,反而我要爽约,实在不该。至于原因,我不方便透露,只能往后再战。”

  闻言,周羽阳还想问些什么,不料秦绝义直接转身离去。

  目送秦绝义离去,周羽阳沉思片刻,猜测是不是因为两位皇子的原因,可看起来秦绝义似乎与两位皇子关系也不一般,甚至有些敌意,如此就说不通谦让皇子颜面或者受胁迫之类的原因。

  思来想去一番后,周羽阳最终决定暂不去理会,管他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可,于是他重新把纸条贴上,彻底关闭院门。

  如今在周羽阳丹田内,一座地炉正熊熊燃烧,地炉之下是一片巢湖,湖面上不时有剑气扫过,不过巢湖中央的那枚涡眼依旧如故,缓缓旋转。但凡从外界吸纳入体的天地灵气,都会汇入地炉中,几番熔炼后被吐出流入下方巢湖里,而后自涡眼生出更多的如牛毛的剑气。

  周羽阳不确定何时才算第一境圆满,武学不同进阶便不同,照白鹜的说法第一境圆满时会有异象在丹田显现,而那时正是突破进第二境的最佳时期。

  同修《真阳剑诀》和《涅槃经》后会有何异象周羽阳不知,在他想来既然不知,那就尽管修炼,就如幼年时练剑,一遍不熟就用百遍千遍万万遍,直至深入骨髓。

  周羽阳倒出一粒养元丹,吞入腹中,全身心修炼起来。在养元丹相助下,修炼速度提升了近一倍。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过去,五日时间一晃而过。

  在这期间,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过,周羽阳担心的五皇子也未有动静。

  K看H正P版pk章L节f"上_y酷匠网0e.

  今日,周羽阳推开房门,伸了个懒腰。五日苦修,他把养元丹尽数用完,结果即是巢湖涡眼的旋转速度比之前稍微快上一丝。

  周羽阳试过,如果把丹田的剑气用去一部分,那么后来生成剑气的速度要快上一些,显然现在的修为交战更能持久。

  整理梳洗一番后,周羽阳离开别院往白鹜住所而去,一路上并未遇见其他人,包括那位经常有意撞见他的张垒。

  周羽阳刚到庭院前,白鹜已经在那等候,他上前打招呼道:“白院师,好。”

  白鹜把周羽阳从头到尾打量番,平淡道:“五日修炼结果如何?”

  周羽阳回道:“白院师放心,稍有精进。”

  白鹜点点头,“走吧,去比试擂台。”

  周羽阳跟着白鹜一路到了比试擂台,然后他便见到不可思议的一幕,只见白鹜跳上比试擂台,敲响鸣钟。

  很快,擂台下聚集不少学生,白鹜大声道:“从今日开始,我执教的弟子周羽阳要挑战所有君玄第一境的人,一个个给我排好队,谁都不准逃避。”

  周羽阳目瞪口呆的望着白鹜,而身旁一些弟子已经不怀好意的盯着他。

  白鹜连珠带炮,“不是我瞧不起你们,就你们这些人,没一个是我学生的对手,一个个给我趴下吃屎。”

  这位中年院师,直接帮周羽阳嘲讽了整个分院弟子。

  周羽阳知道要挑战,但从没想过是以这样的方式,他默默的低下头,结果肩膀传来一阵力道,眨眼他就站在了擂台上。

  最后,他听到一句话,“喏,这就是我弟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