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哥,您没事吧!”胖子一进教室就关切问道,声音充满敬意,身子对着微蹲着在那打何武的吴天微微一躬。他后面的光头等人也都敬意十足。

  吴天并没有听到他们的交谈,他打武哥时心中的狠意让他忽略了外界,这一刻听见有人说话,看了眼被打的不敢再坑声,而且眼泪直流的武哥,就站了起来,见到胖子他们这模样,眉头一皱,不知道这是卖的什么药。

  旁边王靓刚才看到了走廊上胖子对学习委员的警告,此时走到吴天身边,踮着脚在他耳边吐气如兰的说了一遍。

  吴天点了点头,陈小胖无异于帮了他一把,心中对其不禁有点看好。

  “天哥,我是小胖您认识吧!咱们可是在一个班三年了,我们现在对您的佩服可如滔滔江水,汹汹洪涛,请让我们跟您混,您就是我们老大!我等以后必定为天哥征战沙场,万死不辞!”胖子说的极为诚恳,瞬间除了光头等人外,教室里的人都被惊掉了一地下巴,嘴巴张的老大。

  胖子外号聪胖,是班里唯一可以和何武分庭抗礼的人,甚至说更厉害一些,在学校也是有一号的人,现在竟然这样甘愿跟着这个吴天混?!不是在逗着玩?!要知道吴天就是个好学生,虽然现在很不好!

  吴天看陈小胖样子,不像是开玩笑,要是假的,这可比电视演的还要真,此子绝对可以胜任一位好演员。

  吴天心中有数,要不想被欺负,凭自己一个人狠是不够的,一群人一起狠才是强大!

  他有心发展势力,于是便道:“当然可以!兄弟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大家同甘共苦,冲锋陷阵也应当同行!”

  “哈哈!好,天哥爽快!”胖子大笑,光头五人嘴也咧开了。

  这时吴天旁的王靓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拿着吴天的左手看了又看,脑呆的关心问:“疼吗?有没有受伤?”

  吴天也脸上笑了,正要回答胖子几人,见到王靓这般,充满狠意的心突然一热,他毕竟年少,心里面某些想法不攻而破,自己已经做了坏蛋,坏学生。那么专心认真学习就做不到了,既然如此,也不必辜负王靓,于是,心里此刻悄悄的住进了一个人。

  刹那间,他左手紧紧握住了王靓的手,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漂亮的脸蛋道:“有你在,什么都不疼。”

  酷匠*网M、首4v发G

  王靓的心砰的一声犹如小鹿在其中乱撞,脸红耳赤,一瞬间乱了方寸,惊喜万分,好不容易嗯了一声,娇羞不已。

  “小胖你说的你可记住了,不许骗吴天!”她赶紧拉开话题,但是却把吴天的手抱在了怀中。

  “我是真心的!面对嫂子我不敢撒谎!若是假的,天打雷劈!”胖子神色一正,右手指天,犹如发誓一般道。

  “那就好!”王靓满意,又马上大羞,脸更加像是喝了酒一样通红,不为别的,就是胖子的那句‘嫂子’。她偷看了一眼吴天,见他也是脸色微微一红,心中暗喜,但娇斥道:“什么嫂子,不要乱说!”毕竟女孩子还是挺矜持的。

  胖子当即忍不住呵呵乐了,光头等人也笑了,班里同学都惊叹,说王靓这朵校花是有主了,暗恋她的护花使者心碎了一地。

  特别是躺地上的武哥,那滋味真是如坠地狱,惨然之意冲满心神,脑子一热,就想拼命了,狂叫一声:“绿毛,你们给老子打死吴天!”

  绿毛三人听了后脚步进就不敢进,萎萎缩缩,但嘴里应着道:“武哥,你就看着吧!交给我们了!”

  “去泥马,那就给老子打!”武哥是真的动不了,但他也豁出去了,冲着几个小弟怒吼。

  “天哥,我们现在就帮你收拾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胖子说道,旋即沉着脸转首看向武哥绿毛四人。

  吴天点头,这一刻他也成为老大了。而这就是因为别人觉得他狠,真心佩服,值得效劳!

  “你们三个蛋给胖爷滚过来!”胖子一声雷霆大喝,震得人耳朵嗡嗡响,他指着绿毛三人,眼中狠意十足,非常吓人。

  “胖哥,我错了!求你放我一马!”绿毛三人早被吴天那种无形气势吓破了胆,此时何武虽然叫他上,但他哪敢啊!他现在绝不敢嘴硬,仍下凳子抱手弯腰不停。

  其他二人见状也都仍掉凳子恐惧大叫:“胖哥,我们以后跟您混了,别打我们!要我们做什么都可以!”

  “老子不需要你们跟着混!光头,平头,你们去把绿毛给我拖来,胖爷我早看他不爽了!我草,我看天哥脸上的伤就有他的份,给我好好的重重的照顾!”胖子这人何其聪明,绿毛一切以武哥马首是瞻,天哥脸上并未完全好的伤肯定是他们打的,不然天哥也不会彻底爆发。当然,这红毛与杂毛今天也逃不过被揍的命运。

  “胖哥,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光头应道,他身高一米七多,绝对的高个子,比绿毛高了一截,带着少言的平头就向绿毛走去。

  “滚犊子,连天哥也敢打,活的不赖烦了!”光头刘刚强边走边骂,绿毛的眼珠早就在乱转了,这是打算溜的节奏。

  “你妈了个蛋!还想跑?!”光头突然加快脚步,冲了上去,一把就将刚跑没几步的绿毛按在桌子上,二话不说一手肘就击在他背上,绿毛顿时间痛哼一声,趴桌子上哎呀呀,大喊住手。

  光头一开打教室里便惊叫声四起,平头见此则毫不犹豫冲向红毛,因为他也要跑。

  “住手你大爷,叫你跑!”光头边说边把他弄过来,啪的就是一顿耳光抽下,打的好不爽快。

  “兄弟你俩也上,把那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杂毛给我逮住狠狠干!”胖子边说边撸袖子,马上冲上去给地上武哥来了两腿,武哥痛的狠声大喊:“陈小胖你有种,老子以后不打死你跟你姓!啊!”胖子不屌他,打儿子一样打着他。

  再说平头,别看他平时少言,这小子力气极大,一个纵跃就从后面抱住了正在跑路的红毛脖子,大吼一声硬是把红毛拽住,红毛心急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用手肘往后顶。

  但平头像是知道一样身子一侧,同时松开抱住他脖子的双手,急速抓住他一只胳膊一扭。红毛没有他那么大力,发出一声杀猪声,被平头按在了旁边桌子上,然后接着发生了光头打绿毛的一幕。

  杂毛在快跑出教室门时被另外两人急时堵住,大吼大叫一声就拼命冲了去,死也要跑出教室去喊帮手。

  于是他挥出拳头击向其中一个长相严肃的兄弟,但刹那间他眼睛就看到有另外一只拳头无限放大而来,正直击中了他这只眼睛,而他打出的一拳则被人用同样的一拳硬碰硬顶住。

  杂毛眼前金星四起,手也痛的厉害,忍不住倒退几步后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大火直顶脑门,一句我去尼大爷随之蹦出。

  “砰!啊!啊!”很快,绿毛,红毛与杂毛被光头四人捏着就是一顿暴打,他们起初还乱还手,最后被揍的鼻青脸肿拖到吴天面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