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天眼神平静,像是事不关己的从座位上站起,他走向武哥,左手抬起,一根指头戳着他的脑袋道:“你认为你很屌?!”说着抓住一把黄毛用力的一扯。

  武哥怎么也想不到他眼里胆小如鼠只会龟缩在女人背后的吴天竟敢这么做,不及防下被扯了个踉跄,心中大怒,怒吼一声:“你妈个*!”就想抽出插在裤里的手打吴天一个耳光。

  然而吴天面无表情,扯了一把黄毛的同时右腿狠狠的一脚踢在他肚子上,武哥啊呀一声惨呼,只感觉肚子疼的要炸,肠子乱成了一团,手还没出裤兜就无半点力了,他现在忍不住想吐胆汁,可见吴天这脚有多狠。

  不过武哥好歹也打过架,急忙大叫:“绿毛,你们他妈的快点给老子打死这混蛋!”叫完便身子缩起来,一张脸疼的紧紧往一起拧。

  武哥三个小弟一见吴天动手就懵了,被老大一吼,马上反应过来,大怒的用手指点吴天并齐声大骂:“去你妈,杂种,放开我老大!”说完便向吴天冲去。

  吴天嘴角弯出一个冷漠的弧度,左手五指紧紧抓着那把黄毛,拖着武哥的脑袋身子就往后急急倒退。

  缩起来的武哥吃痛,感觉头皮发麻,肚子疼的厉害,双手一时发不了力,被迫跟着一起往‘前’跑。

  这时在班里的同学都惊呆了,王靓也是,她想不到吴天会主动打何武。

  吴天在武哥三个小弟追赶下退到了开阔的教室后面,这时右手袖子突然一松,一根四根手指粗的棍子从中滑了下来,直接被他握在了手中,在全班同学的惊呼尖叫声中一棍子砸在了武哥身上。

  “啊!”武哥惨嚎,身子一下子就软了,立刻倒在了地上,他只觉腰间剧痛,像是被打断了几根骨头,双手赶紧抱着小肚,因为那里更疼了,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不是武哥不想用手还手,而是手一用力,肚子更痛,而肚子一痛,运起来的力马上就散了,他并非练家子。

  “砰砰砰!”

  吴天冷漠的狠狠几棍敲下去,打的武哥“啊啊”数声狼嚎,声音响彻教室,他虽然也干过架,但那是徒手的,哪里真见过这种阵仗,而且受害人是他自己,胆儿都吓破了。

  他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耍帅的那股劲早跑没影了,现在不停的喊饶命,他不管疼痛大叫道:“天哥,天哥,我错了,请你手下留情!哎呦,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天哥,还请天哥网开一面呐!”

  此时的何武尊严碎了一地,哪还有那日的嚣张。

  “你们这帮杂碎,再过来一步老子就敲碎他的脑袋!”吴天没理武哥的求饶,左手青筋暴起,牢牢抓着瘫软武哥的头发,目光平静深隧,用棍子指着刚搬起凳子的绿毛三人冷冷开口,话语没有丝毫感情,让人听了觉得他不是在开玩笑,而是随时可以做到。

  绿毛三个见吴天那一棍下去心里就胆寒了,不敢想象他会这么狠,搬起凳子是怕他拿棍子来打自己防御用的,他们跟武哥一样胆都破了,再看吴天那平静的不像话的眼睛,太过深隧,顿时背后寒气陡升,觉得吴天突然有一种威慑群狼的气势,不敢在靠前。

  出了这么大的事,此刻班里却没有人上前阻止,只是喧哗不已,就像之前武哥嚣张时没人过问,只是这次不同的是,都在议论吴天。

  这一切发生在十秒中,王靓在绿毛等追吴天时就反应了过来,此时跑到吴天身边,根本没管武哥的死活,白皙的脸微红,眼睛在吴天身上一阵检查,关心问道:“吴天,你没受伤吧?”

  抓着武哥头发的吴天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用棍子点指绿毛三人,脸色冷冷的。然后他眼睛微眯的看着武哥轻声道:“欠我的我会亲手拿回来!今天你得见血!”说完又一脚踢在了他痛苦不堪的肚皮上,左手一松,任其倒地呻吟痛叫。

  武哥心中暂时暗松了口气,虽然疼痛让他难受,忍不住哎哎叫,但还是赶紧道:“多谢天哥宽容大度!”

  他真被打怕了,没有了嚣张,根本不敢拼命,真怕吴天敲碎了脑袋。骂也不敢骂,觉得这人现在绝对不是软饭,自己刚才是找死。

  与此同时,教室走廊上,五个人惊骇看着教室里面,从站法来看,隐隐以中间那个胖子为首。

  他的脸白白胖胖,留着个鸡公头,打着发腊,头发几根几根捏在一块,堪称一把一把的,颇为风骚,穿的时尚潮流。

  此刻胖子旁边一穿着时毛的光头少年惊道:“胖哥,这吴天在我们班可是出了名的好学生,今儿个怎么变了个人,像是被阴神上身,我看着心里都打突!”

  “你懂个屁,这是气势!”胖子脸上肥肉抽搐,斜着看了光头一眼。

  “有气势的人都不是凡人,将来必定会称雄一方,金鳞岂非池中物,天哥未来成就不可限量!”胖子喃喃几句,说话声充满了敬佩向往。

  “胖哥,你说的气势是不是香港影片中黑道老大一样的气场?!”光头摸了摸秃顶,觉得吴天真有这种气场。

  “呵呵,你小子这回聪明了一次!”胖子大嘴一咧,也摸了摸他光头。

  旁边另外三人也均点头,认为胖哥与光头所说属实,其中挨着光头的一个平头少年也想摸他秃顶,但被光头拍掉,骂了句:老子这么锃亮的脑袋是随便能让人摸的?!

  “兄弟们!像我们这样在学校小吵小混是没出息的!现在机会来了,出人头地的时候到了!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去和天哥混!而且王靓这人不简单,胖爷我的选择是不会有错的。”胖子郑重说完,大步走向教室。

  “我们愿意,胖哥跟谁我们就跟谁!”光头平头四人应道。

  “嗯?我说学习委员你去哪儿啊?”胖子刚走到走廊中间,突然向走廊右边一小心翼翼想从他旁边过去的瘦弱眼镜少年问道。

  “我…我…没去哪,就是想上个厕所。”眼镜少年心中一颤,赶紧脑袋一低的吱唔说道。

  “胖爷我劝你把刚才看到的东西都烂在肚子里,老师要是找了天哥的麻烦,我拿你是问!”胖子狠狠的一瞪眼镜少年,理也没理的就进教室去了。

  “胖哥说的话你可知道了?我敬爱的学习委员!”光头带着三人也赶紧走向教室,不过在途中顿一下后对着眼镜少年不阴不阳的说了句,然后才进教室。

  眼镜少年心中恨自己软弱,大骂无用。同时也想吼叫:“陈小胖,刘刚强!老子才不怕你们!”但是他不敢真吼出来!

  ‘Q酷匠i网R永{0久!'免费看J小#说

  他确实是想向老师报告吴天打架,吴天表现一直是班里第一,不管是学习还是其它,他早嫉妒了,此刻正是落井下石的好机会。但是面对胖子这些坏胚子,他真不敢去打报告,不甘之极的小心退走。

  教室里吴天没看到这一幕,他现在还有几笔帐没拿回来,这事得慢慢算!

  “谁说要饶你了?!”吴天对着地上疼的死去活来的何武就冷声道。

  “吴天,你早该这样啦,对这样的人就不应该手软!”王靓想起那天吴天被这几人打就心中愤愤,要不是他不让自己收拾他们,这几人早住院了。

  吴天点头,他现在根本不知道留情二字怎么写,冷脸冲上去不停狠踢何武,他穿的虽然是便宜的皮鞋,但绝对很疼,武哥弓身果真痛嚎不止,他现在是怕到家了,这个恶魔。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况且那天这个杂碎抽了自己耳光,吴天停止踢他,身子蹲下,左手毫不留情的左一下右一下的啪啪啪重重打了武哥几个耳光,直抽的他嘴角血直流。

  几步之外的绿毛三人搬着凳子迟疑不决,一脸的犹豫与惧怕,不知道要不要上前‘拯救’武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